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710章 防不胜防
    方小宇没有作声。他朝四处环顾了一圈,很快便在心中感叹起来:“果真是个风水宝地,只是不明白,这等风水宝地,为何会阴气太重了。先看看寻龙金表再说。”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那一条条像龙形一样,冒出的气纹,缓缓升向半空,最终又像雾一般轻飘飘地往东南方向坠去。

    “龙气!这是龙气。”方小宇激动地叫了起来:“这寻龙金表里藏有龙气,而这附近的磁场与龙气十分的接近。想必,附近一定有与龙有关的气场信息。”

    方小宇扫视了一圈后,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龙形气纹坠落的地方,朝一旁的路丽喊了一句:“走,前边有一个地下暗道,我们过去看一看。”

    “走!”路丽点了点头,有些惊讶地望着方小宇道:“喂!小子你到底是做哪一行的?”

    “种田的。”方小宇随口答了一句,便飞快地跃过一堆灰烬,然后用手推开了一道暗门,钻进了暗道里。

    路丽也猫着腰跟了上来。

    见到方小宇带着路丽,往前边一个黑洞洞的墙体里钻了进去,不远处的宋平有些不爽地骂了一句。

    “妈的,我看这小子,准没安好心。把路警官往黑处带,到底想干嘛呢!”

    说着,他便跟了上去。

    方小宇开启夜视眼,有如白天一般,在暗道中飞快地朝前走去。

    身后的路丽,走得有些吃力,便朝他喊了一句:“喂!能不能慢一点,这里头这么黑,你就不怕摔跤吗?”

    “没事,我习惯了黑暗。”方小宇微笑着答道。

    话刚说完,他便用灵力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鄙视的声音。

    “妈的,这小子准不是什么好人,带路警官到这么黑的地方,他想做什么嘛!”

    方小宇停了下来,淡淡地朝身后扫了一眼,很快便认出,暗中骂他的人,正是那名吃醋的男警官宋平。

    想到此,他有意伸出手,朝一旁的路丽使了个眼色道:“来,路警官,我带你。”

    说着,便牵起路丽的手,往前走。

    透过路丽手电筒的余光,宋平看到方小宇牵起着路丽的手,心里更是恨得牙痒。

    他在后面,一边暗骂,一边咬牙切齿:“色狼!”

    “骂吧!小子,你爱吃醋,就干脆让你喝个足。”方小宇会心笑了笑,朝身旁的路丽喊道:“走,我们加快进度。里边一定有重要线索。”

    方小宇带着路丽,飞快地跑了起来。

    “喂!你能不能慢一点。这么黑,看不清楚啊!”路丽只觉身子一阵轻飘飘,整个人被方小宇带着跑了起来。

    然而,奇怪的是,方小宇带着她在暗道中奔跑,却怎么也不会碰壁,更不会摔跤。

    两人在黑暗中穿梭,时不时便能听到黑暗中传来蝙蝠的唧唧声,那真叫一个刺激而又惊险,令女警路丽的心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

    跟在身后的宋平可就苦了。

    他见方小宇带着路丽跑了起来,自己也跟着小跑,然而,跑了一阵后,不是撞墙便是摔跤。

    宋平忍不住破口大声骂了起来:“妈的,这小子的运气怎么怎么好,他怎么就不摔跤呢!”

    话刚说完,便听“突”地一声,整个人撞在了旁边的土墙上,痛得宋平“哎哟”一声,便叫了起来。

    好在暗道没多远,又跑了一阵后,终于进入了一片昏黄的甬道当中。

    甬道中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材料,墙壁上竟然透着夜光,可以清晰地看到甬道中的景像。

    此时的方小宇,与路丽二人也放缓了脚步,而宋平则快步追了上去。

    就在这时,忽见一道身影,从方小宇的身后蹿出。

    只见一名身穿运动服,整个人瘦得像猴子,一样的男子,飞快地从路丽的身旁掠了过去,拼命地向前奔跑。

    “站住!”

    还不待路丽反应过来,宋平便大声喊了一句,说话间,人已经追了上去,并掏出了手枪。

    “喂!先稳住,别着急开枪。”路丽大声喊了一句,也跟着追了上去。

    方小宇并没有急着追赶,而是用天眼神通,仔细打量着那名瘦个子。

    其实,他早就发现那名瘦个子,藏身在甬道旁的一个暗门背后。

    他没有惊动瘦个子,是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可这会儿,却见这家伙,主动从暗门里钻了出来。

    这更加的引起方小宇的怀疑了。显然,这小子是有意引开他。

    看来,暗门附近一定有更有价值的玩意儿。

    方小宇来到了先前瘦个子藏身的地方,仔细在附近搜寻了一番后,果真见到在几块板砖的下边压着一只布袋子。

    “我靠,果真有好东西!”

    方小宇将那一只布袋子拎了起来,只觉里边沉甸甸的,打开布袋子一看,一股药香味儿扑面而来。

    “我去,这里头竟然是药。天材地宝自然少不掉,先拿回去再慢慢研究。”方小宇心中一阵狂喜,二话不说,便将袋子里的东西全部收进了法布袋里。

    他边走,边想,这暗室里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突然,从前边传来一阵“哎哟”的叫声。

    方小宇抬眼一看,只见宋平已经将瘦个子给扑倒在地。

    “别,别,警察大哥,别,别打我。我全召了。我来这里,不过是想弄一点吃的而已。真的!这是枯木大师的地窖。我知道里头藏了好酒。对了,我之前在他家干过厨师,有一次和枯木大师来这里搬过酒,所以我知道,于是就摸着黑进来了。”

    “果真是个贼啊!难怪,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宋平从身后取出一副手铐“咔嗒”一声,便将这小子给铐了起来。

    这时,方小宇也过去了。

    宋平一脸得意地望向了方小宇,冷笑道:“路警官,幸好这小子,不是什么悍匪,要是刚才这小子拿个刀子,什么之类的偷袭你,那可就麻烦了。以后选择同伴的时候,可得谨慎一些。要选择有安全感的。”

    说这话的时候,宋平的目光中充满了优越感。

    这意思是说,他才有安全感,方小宇不行。

    然而,就在宋平的话刚说完时,却听“滴答”一声,瘦个子手中的手铐,突然间脱落下来。

    方小宇隐隐觉得背后有股暗力,自觉地向前跳了一步。

    可就在这时,忽见瘦个子用力推了宋平和路丽一把,得意地笑道:“进去吧!”

    二人冷不防,被推向了前方,紧接着,便听身后一阵轰隆隆作响。

    从甬道的两边自动生出两道重重的石门,正快速地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