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616章 桃花符
    保镖难以置信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颤声问了一句:“你……难道是金丹期高手?”

    这时,司马孟超过来了。

    他见方小宇将一名保镖给震飞了,便关心地问了一句:“方先生,需要帮忙吗?”

    一听这话,倒在地上的那名保镖,吓得脸色苍白。

    他原本以为司马孟超过来,是想管一管这事的。

    没想到非但没有对他的摔倒,表示关心,反倒和方小宇打起了招呼。可见,这家伙对方小宇有多么的重视。

    在燕城混的人,都知道司马孟超实力超强,不仅仅是家族背景强大,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名金丹期高手。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牛人,见到了方小宇像亲爹一般恭敬。

    可见这家伙,有多么的重视方小宇。

    另外一名保镖,也早已吓坏了。本想伸手过去扶住自己的兄弟,整个人却像是石化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方小宇见司马孟超过来了,微笑着朝他笑了笑道:“没事,刚才,不过用力稍稍过猛了一些罢了。谁知道,这位朋友,如此的弱不禁风,轻轻一碰就倒了。这里没什么事了。一点小小的误会而已,我自己会摆平的。”

    “那行,方先生,那我先过去了。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叫人喊我。”司马孟超微笑着朝方小宇点了点头,旋即又将目光落在,那名倒地的保镖上,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心道:你小子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这位牛人。

    其实,司马孟超过来问候一翻,倒不是怕方小宇有事,面是怕方小宇把两名保镖给打惨了。

    真要是,方小宇出手打死或打残人了,他们司马家也麻烦。毕竟,他们是本次交流会的主办方,要对这里所有顾客的人身安全负责。

    见方小宇只是和这两名保镖玩一玩,他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今晚,已经被方小宇这小子闹得鸡飞狗跳了,再折腾下去。他们司马家的那一点声望,怕是要在今晚的交流会上败光了。

    司马孟超一走,那名倒地的保镖,吓得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另外一名保镖,也缓过神来,飞快地跑过去,将他的同伴扶了起来。

    “哥,你没事吧!”另外一名保镖关心地,朝倒地的保镖问了一句。

    “原来,是两兄弟啊!”方小宇望着眼前这两名保镖,一脸淡然地笑了笑,说话的同时,人已经朝前靠近了几步。

    两名保镖,见方小宇靠近,吓得要命,拼命地向后退去。

    “大哥,我……我们与你无仇。你别这样逼我们好不好?”保镖当中的哥哥,用手抹了一口嘴角的鲜血求饶道。

    他的弟弟则吓得,连忙松开了自己的哥哥,两眼死死地瞪着方小宇看。

    “别紧张!我又不会打你们。”方小宇笑了笑,在那名受伤的保镖面前,蹲了下来,好奇地问道:“告诉我,你刚才说的桃花符是怎么回事?”

    他也听说过,邪派道法里的一些巫师,会用桃花符害人。不过,还是第一回见识到这玩意的威力如此的巨大。竟然让命格强硬的雪姐,胸前都荡起黑气,鼻子都起了桃花纹。

    可见,这桃花符的威力巨大。这等巫术有必要了解一下,以免以后遇到了,知道如何去破解。

    “这个……”受伤保镖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尴尬,说起话来支支吾吾。

    “说!”方小宇冷冷地朝那名受伤保镖,扫了一眼,吓得保镖连忙,苦着脸解释起来。

    “我说,我说!事情是这样的。半年前,我在燕城一个酒吧里,无意中结识了一名,自称懂得和合术的高人。”

    “那位高人,向我出售了一枚桃花符,说是只要让我的老板,也就是雪姐,戴上了这枚桃花符。雪姐以后就会听我的,任由我摆布。那段时间,正好遇上雪姐睡眠不安,说是要,去泰国求佛牌,我就向他推荐了这枚桃花符。雪姐听了我的,戴上了这一枚桃花符……”

    “于是你就成了雪姐的情人?”方小宇好奇地问道。

    “不!”受伤保镖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尴尬,摇了摇头道:“我,我那方面已经废了。在一次训练当中,受了伤,之后就废了。所以我……我只是从雪姐身上捞了一些钱财而已。雪姐,并没有成为我的女人。我只是用密咒在控制她而已。”

    “哦!这么说,便宜你弟弟了。”方小宇笑了笑,又将目光落在了受伤保镖的身旁的同伴身上。

    受伤保镖的同伴,连忙摆了摆手道:“我……我才当雪姐的保镖一个月。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闻言,受伤保镖苦笑着接腔道:“没错,我的确想把我弟弟培养成雪姐的情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奈何,雪姐似乎对我弟不感兴趣。她虽听我的,但在感情方面,似乎我也说不上话。这让我很是郁闷。”

    二人正说着,雪且已经上完洗手间过来了。

    保镖与方小宇的对话,她已经听到了。

    “好哇!你们两个原来,合着伙儿,是想来弄我的钱财啊!”雪姐气得胸口直颤,朝受伤保镖和他身旁的弟弟,狠狠地瞪了一眼,骂道:“我平时待你们不薄。没想到,你们却这般害我。你们两个白眼狼!”

    说着,她便把脖子上的一枚玉佩取了下来。

    只见那一枚玉坠的中间,透着一抹血丝。方小宇用天眼神通一看,只见那玉坠上边,荡着浓浓的黑气,中间则透着一抹血丝,像一朵怒放的桃花。

    忽见,雪姐玉手一抬,将手中的玉坠子,重重地摔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玉坠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立马碎成了几瓣。

    “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们两个了。”

    雪姐生气地朝,手下两名保镖大声喝了一句。

    两名保镖,吓得朝雪姐点了一下头,转身撤腿便朝外跑去。

    方小宇蹲了下来,捡起玉佩一看,只见从玉佩的横截面,缓缓渗出一股殷红的鲜血。鲜血滴在地上,像一朵朵怒放的桃花,不一会儿功夫,又变成了黑色的。

    方小宇心中一阵狐疑,不经意地抬起眼,朝雪姐瞄了瞄,很快,再次又见到从雪姐的胸口处,荡起了一抹黑气。

    “奇怪,按说,这桃花符破,法力也就破了。怎么还会有黑气呢!”

    方小宇心中不解地自问了一句,准备看个究竟。

    这时,雪姐正好看到了他。不由得一阵脸红,嗔怪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用手在胸口挡了一下道:“方先生,你看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