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469章 滴血认蛊
    “好,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告诉你。”女子咬了咬唇,朝方小宇点了点头道:“这种飞蚊蛊,施蛊非常的简单。要使用飞蚊蛊的时候,只需要对着所布的阵法或施蛊的地方,许下自己的心愿,暗中祷告,就成了。”

    “不过,要想达到良好的施蛊效果,得事先用自己的人血供养,和这些飞蚊蛊混熟悉了以后,飞蚊蛊才能够通人意,从而为我所用。飞虫蛊能够令动物和人,按照自己的心意,做出一些令人不敢想象的事情。昨天,我在封山阵法中施了,飞蚊蛊后,不仅把封山阵法给破了,并且成功的把野牛引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女子的目光落落在方小宇的脸上。

    目光中掠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她心中在想,这一罐飞虫蛊,自己供养了二十多年,就算这小子拿去了。也没用。因为飞蚊蛊要滴血认亲成功后,才能够为我所用。没有滴血认亲后的飞虫蛊,就算到手了也会飞走,并且还会受到蛊毒的巫害。

    方小宇一看,就知道这女人还留了一手。

    他从女子的手中接过那一罐飞蚊蛊,立马便扣住了这女人的手腕,一脸正色地喝了一句:“说,这飞蚊蛊里头是不是还藏了什么秘密?”

    “没有!方总,真的没有什么秘密了。你要说秘密的话,就是这蛊以后每个月要滴一次血给它们喝。”女子一脸紧张地朝方小宇答道。

    说完,心中却在暗想,小子,你就算以后滴血伺养了,也是白养,这些蛊虫已经跟了本小姐二十年了,又怎么可能轻易易举的背叛呢!

    “行,我们现在开始治病吧!来,趴下。”方小宇朝女子使了个眼色,旋即便将那一罐子的飞虫蛊握在了手里。他已经从这女人的眼神里看出来了,这女人还留有秘密,并且包藏祸心。

    这女人比狐狸还要狡猾,想要成功套出这个秘密,恐怕要下一番功夫才行。

    他现在得好好的想办法,制一制这女人的脾气才行。要不然,这些飞蚊蛊得到了手,也等于是个废物。

    方小宇从法布袋里取出了九根银针,准备扎针。

    这时,却见女子转过身来,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道:“方总,你看先帮我治前面还是后边啊!我的腿上、后腰,还有臀部,胸口都有这种黑色的点子,你一定要帮我治干净啊!要不然,以后我都没办法嫁人了。”

    “你想治前边还是后边呢?”方小宇一脸微笑,地朝这女人使了个眼色道。

    “你还是先帮我治前边吧!后边反正也看不着。”说着,这女人便转了个身,在竹席上静静地躺了下来,并摆出了一个美人鱼的睡姿图。

    “我去,这女人还真是够荡的。”方小宇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句,他都有点儿不敢多看她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旋即便将银针落在了这女人的气海穴上,很快便听女子发出“啊”地一声尖叫,紧接着便皱着眉头,喊了起来:“痛啊!方总,不行,好痛……”

    “你如果想要你的病好,就必须得承受这一份痛苦。”方小宇一脸正色地朝女子警告道:“躺好,还有八针呢!一针比会一针痛。”

    “难道就没有别的,舒服一点儿的办法吗?”女子痛得两腿都在发抖了。

    “有,不过,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方小宇笑了笑,旋即便将手落在了这女人的小腹处,微笑着问道:“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

    随着一缕淡淡的春气,从这女人的小腹处涌入,女子很快便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开心。紧接着便忍不住激动地叫了起来:“舒服,真的好舒服。”

    “那,现在你还感觉到痛吗?”方小宇有意问道。

    “不痛了!”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副陶醉的表情,显然是被这一缕春气刺激得不行。

    “还要不要?”方小宇见这女人已经着了自己,手上这一楼春气的道儿,心中一阵狂喜。

    他知道,只要自己稍稍控制住火候,接下来,这女人什么心里话都得和他说了。

    “还要,我还想要。”女子一脸讨好地朝方小宇答道。此刻的她脸色微红,内心的情绪完全已经被方小宇给控制住了。

    方小宇将手一收,微笑着朝女子问道:“美人,如果你想要舒服的治疗法,那么你得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飞蚊蛊怎么伺养。”

    “这……”女子开始有些犹豫了。

    方小宇立马取出银针,又往这女人的膻中穴扎了下去,很快便痛得女子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妈呀,痛死我了。”

    “说吧!你选择无痛疗法,还是有痛疗法?”方小宇静静地观望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喘了一口粗气,额头都渗出汗水来了。

    她叹了一口气地朝方小宇答道:“方总,我彻底的服你了。你给我用无痛的疗法吧!我告诉你如何伺养这飞蚊蛊。这飞蚊蛊可是从小跟随我的贴身之物,我养了两罐,这一罐就当是我送给你的吧!”

    “不过,养蛊眼缘很重要。不同的人适合养不同的蛊。甚至有的人一碰蛊就会死。在养蛊之前,你要用针扎破自己的中指血。并且冥想,试着用自己的意念与蛊虫沟通。如果他们愿意当你的蛊奴,你才能够伺养。否则,就算你再厉害也奈何不了这些蛊。”

    “好吧!告诉我怎么滴血认亲。我现在就要和它们来认个亲了。”方小宇一脸认真地朝女子道:“如果这些飞蚊蛊,不认我。这只罐子还给你。认了我,就算你倒霉。不过,你也不必太难过。我会给你五十万块钱,买下它们。”

    一听五十万。女子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激动地叫了起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来,告诉我怎么滴血认亲吧!”方小宇朝女子喝道。

    “好的!”女子高兴地往方小宇的身旁靠了过来,拽住了他的手,然后用一根银针刺破了方小宇的中指,一股殷红的鲜血涌了出来。

    鲜血滴进了罐子里,这时忽见女子的嘴里念唠起来。旋即便一脸认真地凝望着那一只已经滴了血的蛊罐。

    女子微笑着朝方小宇道:“方总,如果这一只蛊罐上边的血,被这些蛊虫舔干净,直到彻底的消失了。就说明,它们已经认主了。如果这些蛊虫不认你。那么上边的血会变成紫色。要是变成黑色了,那麻烦了。说明,这些蛊虫不但不服你。而且还要祸害你。”

    方小宇点了点头,静静地观望着上边的飞蚊蛊。看着看着,便见那些血变成了黑色。

    “不好!这些飞蚊蛊对你有敌意,认不了主了。”女子一脸紧张地瞪大了眼睛,朝方小宇道:“方总,你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方小宇暗运雷气,仔细打量着罐子上的那一股黑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