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439章 夜会恶道人
    闻声,方小宇便飞快地朝屋子里跑去。

    “闵惠,怎么了?”

    人还没到,方小宇便大声喊了一句。

    钻进屋子一瞧,只见闵惠正瞪着一只老鼠,吓得瑟瑟发抖地抱住了双肩。

    “亲爱的,好冷啊!我被冻醒了,结果起来就看到,这里有一只老鼠。”

    方小宇用脚轻轻地撩起一块石头,便对着那一只老鼠“蹭”地一下飞了出去。

    老鼠被石块击中后,应声倒地,一动不动。

    “没事了!”方小宇走过去,抱住了芝麻女王闵惠,微笑着轻轻拍了拍这美人的肩膀,安慰道:“走吧!我们先出去烤一会儿火。”

    话刚说完,便听身后传来了山妹子当中的姐姐的声音。

    “恩人,我们先到山林里去了。我们要去看一看我们家烧的窑砖,又没有被那名恶道人给下咒。”

    “等等!”方小宇朝那位山妹姐姐道:“带我也一起去看看吧!”

    “小宇,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芝麻女王一脸狐疑地,朝他和那两位山妹子望了一眼,不解地问道:“你们看上去好熟的样子,难道以前就认识?”

    “刚刚认识。”山妹子当中的妹妹笑着答了一句:“刚才,我们差点就被坏人用药,给迷得花痴了,幸好,这位哥哥救了我们姐妹俩,帮我们化解了身上的催欢毒药。”

    一听催欢毒药,芝麻女王心想肯定没什么好事,便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道:“说,你刚才是怎么和这妹子解毒的?是不是用身体?”

    她从电影里看过这些桥段,不免心中胡思乱想。

    “我哪有这等艳福啊!”方小宇笑了笑扬起自己的右手和左手道:“我用这一双妙手,为两位美女解除了身上的毒性。”

    “是啊!姐姐,要不是这位恩公,我们肯定就死定了。你想想,中了这种药就会浑身奇热无比,然后会自觉地把身上的衣服给扒了。最后会神志不清,甚至产生幻觉,连衣服都不会穿,肯定会被冻死。”山妹子当中的妹妹朝闵惠解释道:“幸好这位哥哥给我们按了摩,这才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这位恩公真是一位好人。”山妹当中的姐姐也跟着接了一句。

    闵惠不想再听下去,便打断了两位山妹子的话,“好了,不提这事了。你们现在又是要去哪里呢?”

    见芝麻女王心里,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样子。方小宇只好和他说了实话。

    一听说是要去寻找懂得雪山咒的高人,芝麻女王闵惠便激动地叫了起来。

    “太好了!我也很想见识一下,懂得雪山咒的高手。”

    “走吧!现在刚好过了子时一刻。我想如果那位恶道人来了,也应该会离这里不远。他们下了雪山咒后,肯定会回来看自己施的咒效果怎么样。因为施了雪山咒后,不久窑里的火,便会自动熄灭。”山妹子当中的姐姐答了一句,便朝方小宇和闵惠二人使了个眼色道:“两位快点跟上吧!”

    两人飞快地跟了上去。

    一行四人,从驿站后边的屋子,里沿着后山的山路走去。

    众人刚走到路口的时候,便听耳边传来了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

    两位山妹子闻声,飞快地朝前跑去,走近一看,只见一名中年男子正抱着一棕树,正一个劲地摩蹭着,做出一些猥琐的动作。

    “啊……这里有一个疯子。”

    “有鬼啊!”

    两名山妹子大声呼喊起来。

    闻声,方小宇飞快地跑过去,微笑着朝两位山妹子安慰道:“没事,这是一个混蛋而已。你们刚才吃的烤肉里有催欢药,就是这家伙调配出来的。这家伙故意借三轮车坏了的名义,把我们骗到这里,幸好被我识破了……”

    方小宇把自己的遭遇如实告诉了两位山妹子。

    两名山妹子一听,是这三轮车司机下的药,折了一根竹条,便朝这名男子的身上,猛地招呼过去。

    细细的竹条,击打在这名男子的身上,发出一阵“呼呼”的响声。

    男子不仅不叫痛,却一个劲地叫着:“爽!”

    忽见这家伙傻笑着,朝两位山妹子的身上扑过来。

    “变态!”

    “滚远一点。”

    两位山妹子见了,吓得丢下竹条便走人。

    三轮车司机抬起腿要追,却听“哎哟”一声,又往地倒了下去,很快又听到这家伙哼哼唧唧地在原叫喊起来。

    他的腿骨被方小宇给拆脱臼了。这会儿有劲折腾,是因为受到催欢药的催持,身上有劲,脚依旧走不开。

    “走吧!我们先去看一看,那位恶道人。到底有没有对你们家的窑砖施咒。”方小宇一心只想见到那位会雪山咒的高人,好会一会他。

    然而,他身旁的两名山妹子却担心地问了起来。

    “哥哥,刚才那个男的,会不会被冻死在这里啊!”

    “是啊!我看这家伙,那一副疯狂的样子。等他身上的药性散了,必定会虚脱,只怕这家伙会死在这里了!”

    方小宇笑了笑朝两位山妹子道:“你们放心吧!这家伙人虽坏,但命却长得很。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他是属于体力过旺的类型,扛得住。不过,用不了多久,就要进班房坐牢去了。我们明天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那好吧!我们走了。”

    两妹姐齐声喊了一句,便带着方小宇和芝麻女王二人,径直朝前边的山野里走去。

    不一会儿,便进入了一片山林里。

    方小宇远远便看到,在山林的中间,立着一尊的像房子一样的土窑子。

    他用远眼,已经看到那一窑子的砖已经熄了火,便不由自主地朝一旁的两位山妹子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是真的猜对了。那一窑砖只怕是凶多吉少啊!我看上边连烟都没冒了。”

    “啊!不会吧!”山妹子当中的妹妹哭了起来:“完蛋了。回去我们肯定会挨骂的。”

    姐姐却狐疑地朝方小宇问了一句:“哥哥,你一定是在骗我们对吧!这里隔前边这么远,你怎么可能看得到冒不冒烟嘛!”

    见两位山妹子如此的难过,方小宇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

    他只是摇头叹了口气:“我也希望是骗你们的。”

    声音落,很快便听前边的林子里传来了一阵得意的笑声:“年轻人,好眼力嘛!”

    众人抬头一望,只见一名身着红色道袍的男子,慢慢悠悠地从林中走出来。

    方小宇将手落在了腰间的法布袋上,同时,聚目凝望着这位道人,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份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