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2025章 狐之泪
    方小宇被冉盈盈耍了一阵流氓后,才出了林子。

    “小宇哥,今天你的表现还不太自然。要是再入戏一点就好了。”冉盈盈一脸认真地朝方小宇道。

    “靠,再入戏一点,我恐怕就真的把持不住了。”方小宇有些哭笑不得,被这美人一番调戏后,此时的他,早就是各种反应都有了。

    二人说着,已经出了林荫小道。

    冉盈盈低头朝方小宇的小腹处瞄了瞄,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笑了笑道:“啊!小宇哥,你不会真的对我有那种想法吧?”

    “靠,刚才那一副如狼似虎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真的想把我给上了呢!要说没有想法就怪了。”方小宇无奈地叹了口气,望着眼前这小美人,嘟着嘴巴一脸可爱的样子,还真有点想把假戏真做了。

    冉盈盈朝他吐了吐舌头,红着脸道了一句:“那妹妹下次,换个地方戏试吧!这地方太不安全了。”

    “你的意思是……”方小宇不由得往歪处想了。

    冉盈盈没好气地在他的胳膊上轻轻地拧了一下,嗔怪道:“明知故问!算了,不和你说了。我回去了。前边来了一辆的士,我先走了!”

    说完,便见这美人招了招手,伸手去拉开了出租车的车门。

    “喂!你就这么走了?”望着这小妖精离去的背影,方小宇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冉盈盈却笑眯眯地朝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道:“下次吧!下次我爸不在家的时候,我带你去我家试戏。”

    说完,这小美人便朝他摆摆手,钻进了小轿车里。

    方小宇独自一人在林荫小道上走着,忽听耳边传来了白灵的声音。

    “哥哥!你先歇一会儿吧!找个阴凉的地方打坐,妹妹我要从你的身体里分离出来。”

    “好吧!”方小宇点了点头,旋即便朝四处张望了一阵,最终他选择了一处阴凉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提起体内雷气,暗自运起功来。

    就在这时,一前一后,两道人影跟进了林中。正是庞大师和他的徒弟广乾坤跟了上来。

    “师父!你看那小子,好像就在前边练功呢!要不,我们过去把这小子给宰了,将狐晶抢回来。”

    “不行!这小子的道行在你我之上。盲目偷袭,弄不好会被小子发现,到时来个反杀就麻烦了。我看这样吧!我们对着他的人影子放蜮。我把我阴坛里那一只,养了十年的赤砂毒蜮放出来,让这小子得重病。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再到这林中来收尸,他体内的狐晶也跑不掉了。”

    “还是师父高明。”

    庞大师和广乾坤偷偷的在方小宇的身后,开始施起了黑巫法。

    月光洒落在林中,将方小宇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在影子的另外一头,则有两名男子正鬼鬼祟祟地摆弄着。

    只见庞大师从包里取出一只漆黑的阴坛,轻轻拆开阴坛上的符纸,从里边放出一只赤红如火的蜥蜴。

    “朱砂赤龙,为我所用。吐出毒沙,点中为蜮,蜮困人魂,五更索命!……”

    庞大师一边念着咒,一边从包里取出了朱砂粉,在地面上画了一只,火红色的圈圈,旋即便开始施降。

    不一会儿,便见那一只赤红色的蜥蜴,张开嘴巴对着方小宇的影子,开始吐出一颗颗像细砂一样的东西,不停的击打方小宇的人影。

    这蓄牲每吐一下,方小宇的人影,便会自觉地晃动一下,紧接着变得黯淡。直到最后,人影薄如烟雾,很难看清楚。

    “搞定!”

    庞大师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他朝自己的徒弟乾坤使了个眼色,微笑着叫了一句:“走!我们两个小时后,再给这小子收尸。到时再把狐晶给取了。哈哈!”

    说完,二人便把那一只亦红的朱砂蜮收进了阴坛,得意地离开了林子。

    已经进入冥想状态的方小宇,对于先前发生的一切,全然无知。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人魂已经被人暗中施了降,中了蜮毒。

    此时的他,正冥想着白灵从他的体内分离出来。

    “妹妹!你出来了吗?”

    方小宇冥想了许久后,睁开了眼睛,狐疑地问了一句。

    他不经意地抬头朝前望了望,陡然间见前边出现一道雪白的人影,不由得惊了一跳。

    雪白的人影,悠悠地转过身,紧接着便听白灵“咯咯”地笑了起来。

    “哥哥,怎么啦!是不是我把你吓着了?”白灵用手轻轻地捋一下及腰的长发,笑盈盈地凝望着方小宇。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白衣胜雪的妹子,心中早就被这妹子身上,所表现出的气质给迷住了。

    “妹妹,你真漂亮,像仙子一样美。”

    “是吗?是不是比以前多了一点什么?”

    “多了一点仙气。”方小宇发自内心地赞叹了一句。

    此时的白灵站在林间的一座小桥上,双手扶着栏杆,微微挺着胸,轻风掠过她白如雪的衣裳,那衣袂飘飞的模样,宛如仙境的仙子正迎着风赏着月。

    凝望了好一会儿,忽见白灵转过身,神秘莫测地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

    “哥哥,今晚我俩恐怕要道别了。狐晶找到之时,便是你我分别之日。”

    “不会吧!”方小宇是真的不舍得这妹子走。

    “我要去我该去的地方。”

    白灵转过身,朝迈着轻缓的步子来到了方小宇的面前,微笑着将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媚眼如丝地凝望着他:“哥哥,人世沉沦,富贵繁华皆浮云,只有仙道才是一个修行者的最终归属。妹妹的晶丹已经寻回,仙缘成熟,是时候登临仙界封仙问道了。”

    说完,她阙起了红唇,满眼含情地凝望着方小宇,轻声道了一句:“哥哥,让妹妹再吸你一回阳气好吗?”

    “嗯!”方小宇点了点头,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白衣胜雪的妹子。

    温热的唇,落盖在了他的嘴唇上,令他浑身麻嗖嗖。

    此刻的他,无比的陶醉,感觉像是冬日里受寒的流浪者,拥住了一床温暖的棉。那一份温柔,令他不舍,彼此难分。

    他沉浸在白灵的温柔中无法自拨,恨不能与她融化在一块儿。他舍不得她走,舍不得放下白灵妹妹的温柔。

    “哥哥!我走了!”

    不知何时,一颗晶莹的泪珠落打湿了他的面颊。是白灵妹妹的狐仙之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