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999章 治肾病
    “爸,别砍!他是我请来给我试戏的。”冉盈盈大声喊了一句,冉盈盈的父亲,冉俊生愣了一下,旋即便气急败坏地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刀,做了一个吓人的动作,朝方小宇吼道:“就算是试戏也不能这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手腕便让方小宇给紧紧地拿住了。

    “大叔,别这样!我俩真的没什么。”

    冉俊生低头朝方小宇的小腹处瞄了瞄,生气地“哼”了一声:“试戏都试出反应了,还没什么,再这么下去,都要得逞了。兔崽子,看我不把你劈了。”

    “爸,别乱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爸不是他的对手?你爸我当年在部队里可是侦察连的尖子兵……”

    话还没有说完,他手中的刀已经被方小宇给夺下来了。

    “嘿嘿!大叔,你手中的刀已经放下来了。”方小宇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拿住了冉俊生手上的麻穴,以致令他手中的刀被夺了都毫无知觉。

    “你……”冉俊生气得嘴唇发抖,颤声道:“你个流氓,别以为力气比我大,就可以为所欲为,要是当年刚退伍那会儿,我一拳就能把你摞倒。”

    说罢,他扭头朝外边大声喊道:“孩子他妈,快,报警把这流氓抓了。”

    “爸!够了!这事是我主动的。再说,我俩又没怎么着。我脱了衣服,人家穿得严严实实的,就算警察来了,我自愿的还能怎么着。”冉盈盈生气地答了一句,气得胸口直发抖。

    冉俊生见自己女儿只穿着个底裤,还在那里晃来晃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朝她大声骂了起来。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蓄牲。还不快给我先把衣服穿上。爸是白养你了,男人一哄,啥都给人家了。”

    听了这话,冉盈盈这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立马扯了一条裙子,连内衣都没有穿就套上了。

    这时冉盈盈的母亲进来了。

    一看沐室里多了个陌生男人,她便猜想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可为了自己孩子的声誉,她特意压低了声音,小声道了一句:“好了,孩子他爸,这事小声一点。”

    “妈,其实我和小宇啥也没有。真的!他是我请来试戏的临时工。”

    “好了,不说了。既然是请来试戏的。没什么事的话,那快让人家回去吧!”冉盈盈的母亲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只盼方小宇快点离开。

    “好吧!那我先走了。”

    方小宇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冉盈盈母亲的左耳上,起了一道健康纹。耳朵起了健康纹,多半对应部位在膀胱和肾上。

    他试着用透视眼,仔细朝冉盈盈的母亲打量了一番,很快便发现在冉母的左肾里头,起了结石。

    “阿姨,你是不是经常会感觉到腰痛?”

    方小宇特意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冉盈盈的母亲,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冉俊生见方小宇这么问,便朝他冷哼了一句:“小子,别装神弄鬼了。我们家不欢迎你这样的人。还不快给我滚!”

    方小宇没有理会他,而是铁口直断地朝冉盈盈的母亲道:“阿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左肾上患有肾结石,而且数量很多,常常会有隐痛。”

    “你会看病?”冉盈盈的母亲,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感叹一声道:“唉!我这肾结石扰我多年了。治好了又复杂,苦不堪言啊!”

    “阿姨,如果你放心的话,我可以试着帮你治一治。”方小宇微笑着答道。

    “你小子少来这一套,还想和我女儿好是吧!没门,快出去。”冉俊生推着方小宇要赶他出去。

    “爸,方小宇可厉害了,他不仅会看病、算命看相还会看风水,功夫也了得。你让他试一试呗!”冉盈盈相劝道。

    冉盈盈的母亲也跟着叫了一句:“俊生,算了,既然来了,那就让他试一试吧!”

    “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冉俊生生气地答了一句,没有再理会。

    方小宇气定神闲地,从法布袋里摸出了一根银针,朝冉盈盈的母亲轻声道了一句:“阿姨!先闭上眼睛吧!”

    说话间,他已经提起体内雷气。冉盈盈的母亲“嗯”了一声,本想闭上眼睛,却又觉得好奇,扭头朝后边望了一眼。

    只见方小宇手中的银针,正燃着蓝色的火焰。冉母不由得吓了一跳,尖叫起来:“不要啊……”

    话音未落,方小宇已经将她的衣服撸起,对着她的后背发了一掌,随着一缕雷气入体,冉盈盈的母亲只觉一阵神清气爽,先前的恐惧消失。

    冉俊生见方小宇手中的银针,突然间就吐起了火焰,也被吓了一跳。

    他狐疑地道了一句:“小子,你这是在变魔术吧?”

    方小宇没有理会他,大声喝了一句:“鬼门十三针之第七针,化解针。”

    音落针入,冉盈盈母亲的身子猛然一颤,不一会儿,便感觉腰部一阵奇热,紧接着有一种莫名的轻松感。

    方小宇用透视观望着她体内的结石,一点一点被化成了血水,好一阵才将银针收了起来。

    “搞定!阿姨,没事了。今晚早点儿休息。”

    方小宇将用过的银针丢在了垃圾筒里,旋即洗了手,准备离开。

    冉盈盈的母亲用手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后腰,旋即便激动地叫了起来。

    “神了,我的腰一点儿也不痛了。真是神医啊!”

    见方小宇一针下去就搞定了妻子多年腰痛的病,冉俊生对方小宇不得不高看一眼了。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来来来,快坐。”

    “我叫方小宇。坐就不坐了,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诶!今晚就住我们家吧!我们家有客房。我想和你好好聊聊。”冉俊生一把拽住了方小宇的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大叔,你就不怕,我和盈盈……”方小宇有意这么问了一句。

    冉俊生还不待他说完,便直接打断了:“怕啥,年轻人的事。我们做父母的看得开。你们把握好尺度就行了。嘿嘿!”

    见识过方小宇,银针治病后的冉俊生心里再也不担心,方小宇把他女儿给办了。他觉得如此牛逼的人物,就算真的把女儿许配给他也值了。

    他笑了笑道:“小宇,听说你还会看风水,你看能不能给我们家布个局,让我家盈盈成为大明星啊!”

    方小宇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那一只邪气的木偶娃娃上,特意问了一句:“大叔,这一只木偶娃娃是不是从降头师手里买来的?这木偶有问题。”

    “有问题?不会吧,他们说这木偶娃娃能够借运呢!”冉俊生一脸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