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730章 方老板拍板
    不一会儿,兰丽端来了一碗肥皂水,方小宇则用冬雷之气,为戴德财探测了一番后,断出病情还不算很严重,便将肥皂水灌进了他的嘴里,随着一阵像杀猪声一样的“嗷嗷”叫后,戴德财把肚子里,所有吃下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方小宇让其漱了口,又给他喂了一颗补气丹,戴德财的精神状态,才开好转。

    “嫂子,你把这里收拾一下,我先走了。”方小宇朝兰丽打了一声招呼,又微笑着朝戴德财叮嘱了一句:“哥们,你也太会玩了。”

    “小宇,这事千万别和同学们说吧!”戴德财有些不太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放心不会说!走了!”

    方小宇转身便带着宾梅凤离开了同学家,往会堂里走去。

    “唉!这两口子还真会玩。”宾梅凤微着道了一句。

    二人正说着,便来到了会堂的门口,只见段局长的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老远便喊了一句:“宾书记,水!”

    宾梅凤走过去接过了水,段局长又递了一瓶水给方小宇。

    他的眼睛看方小宇时,眼神里不由得多了一份羡慕。

    “看什么?我俩不过是到村子里走走罢了。”宾梅凤见段局长一脸惊讶地,望着自己和方小宇,生怕误会了,便没好气地朝段局长吼了一句。

    段局长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走吧!巴东川夫妇一定还在会堂里等着我们呢!”

    宾梅凤道了一句,便径直朝会堂里走去。

    三人回到会堂,村民们还在议论着。大部分人,都站在了村长的这一边,同意按一千五百块钱按亩征地。

    戴村长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多数人同意我的这个方案,那我们就按照方老板的意思去做吧!到时修路的方案审批下来,我们就正式签署合同。”

    牛二挺身站了出来,反对道:“这事我不同意。你们爱怎么玩是你们的事情,但我家的农田,这个价肯定不会卖。”

    “我家的也不会买。”

    “我的也不买。”

    牛二一开口,他的两个弟弟也跟着反对。和牛二同一个祖辈下来的牛家人,也都一个个唱起了反调。

    原本那些观望的村民,见牛家兄弟唱反调,也都动摇了。

    戴村长一看这架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便朝牛二喝了一句:“牛二,你家那几亩地,都全部荒废了,留着也不干嘛,你这么做不是存心捣乱嘛?”

    牛二冷笑一声道:“村长你是不是拿了别人什么好处啊!要不然,你怎么总向着外人说话啊!”

    此话一出,会堂里的人,便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一看这情形,方小宇便知道村长失控了。

    他便站了出来,朝牛二问道:“这位兄弟,如果按照我们的线路归划,你们家到底有多少田?”

    牛二见方小宇开腔,以为他要给自己涨价,便得意地笑了笑道:“不多。若按照村长的意思,在村子里修一条六车道的路的话,我牛二家也就占三四亩田的样子。”

    “那你想要多少?”方小宇问道。

    “不多,一万块钱一亩总要吧!”牛二不以为然地答道。

    方小宇本想适当提一点价,但这家伙一开口就是一万,这让他心里十分的不爽。

    想到此,他便笑了笑道:“既然你们都不肯把地征了的话,那我们就考虑另外一个方案吧!到时这桥也不修了。把线路牵到隔壁的中田村去,我们在那里建一座大桥。”

    一听这话,村民们都急了。

    “啊!要改线路了。”

    “这不行啊!一改线路,我们村子里又要回到解放前了,这村子更没有发展了。”

    “唉!也别闹得太过份了啊!”

    当村民们得知方小宇要改变路线后,一个个开始坐不住了。

    他们也知道,方小宇设计的路线,所占的都是一些荒田和荒山。这些地本来就是荒着的。

    麻田村靠近云城,地处山界,地方大,修路所占的田算并不是很多。

    现在方小宇要改线路了,自然一个个比谁都急。

    “我看算了吧!差不多就行了。”

    “我同意把地征给方老板。”

    村民们一个个开始松动了。

    方小宇清了清嗓子,朝众人道:“如果按照一千五一亩征地,的确便宜了。我给你们再涨五百一亩。其实修路所占的地不多,之所以要征三百亩,是因为绿化带也算进去了。这些地事实上是可以用来种树的。我打算在公路的两边,移植一些风景树。到时这些树长高了可以用来卖。”

    “卖树的钱是你们的。但在征地时,这面积却会算在我的头上,也就是说,我把地买下来,然后给你们种上树,这树归你们。你们如果愿意,过阵子等手续批下来,我们就可以按照现在的方案签订合同进行赔付。不过,有一个前提,种的树必须卖给我。按市场价走。”

    听了这话,村子里的人一个个激动地叫了起来,纷纷表示同意。牛二也不敢再吱声了。

    一旁的宾梅凤朝段局长,叮嘱了一句:“你这边加快进度,与市里沟通,这路争取早点修起来。”

    “好!听宾书记的。”段局长高兴地答道。

    宾梅凤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时巴东川夫妇也过来了。

    “方先生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司机已经准备好车子了。”巴东川夫妇过来了。

    “巴东川先生,你先带宾书记和段局长回去吧!我还有点儿事情,稍后我借辆摩托车骑回来就成了。”

    方小宇想到了还要去后山会一会那位道士,便决定先让他们回去。

    巴东川先生,只好带着众人先行离开了麻田村。

    方小宇来到后山,道士已在山上等了许久。

    “把我的驴宝交出来,还有驴鞭。否则,你体内的五雷掌一发作,必死无疑。”道长冷冷地朝方小宇瞟了一眼。

    “道长,你还是先解开衣服,看一下你胸口的掌印再说吧!”方小宇笑了笑道。

    听了这话,道士根哈哈大笑起来:“吹牛不上税!你不过是一名毛头小子,强雷境都没有进入,怎么可能伤得了我。哈哈!”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解开了道袍,低头一看,只见胸前浮现出乌青的掌印,顿时面如灰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