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乱清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你没有错
    记者们大哗,最强烈谴责这种粗暴践踏新闻自由的疯狂行径,并推举代表,找到关总司令,要求西部战区收回成命。

    关总司令对记者们的遭遇深表同情,但遗憾的是:爱莫能助。

    因为:“我和谢尔曼将军是有分工的,新闻宣传这一块,他管。军队的事情,呃,你们懂得。”

    另外,“据我所知,谢尔曼将军的命令直接下到了宪兵团,宪兵已经受命行动,军令如山,呃,你们也懂得。”

    最后,“好汉不吃眼前亏,来日徐图吧。”

    记者们只好一边对谢尔曼破口大骂,一边收拾行装。

    谢尔曼愿意唱这个黑脸,是有原因的。

    和关卓凡、格兰特不同,谢尔曼没有政治上的企图,他只对军事感兴趣,舆论民意什么的对他一钱不值。更重要的是,关卓凡是外国人,格兰特出身低微,谢尔曼家族却是地道的美利坚政治豪门,树大根深,自己也是典型的太子党脾气,根本不在乎有几个苍蝇嗡嗡叫几声。

    谢尔曼家族发达于罗杰?谢尔曼,美国开国元勋之一,其母是英王爱德华一世的后人,在北美殖民地算地道的贵族。谢尔曼家族和出了两任总统的亚当斯家族世代通婚,枝连叶蔓,势力遍布整个美国。再往前推,谢尔曼家族和后世的丘吉尔家族、布什家族有着同一个祖先亨利?谢尔曼,说是全球最大政治豪门也不为过。

    到了威廉?谢尔曼这儿,老爸是俄亥俄州最高法院**官,虽然死得早,年少的谢尔曼兄弟被迫分居,但家族的人情脉络都在,谢尔曼的养父尤英是美国第一任内政部长和参议员。弟弟约翰?谢尔曼是现任的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日后更加做到了国务卿。

    前文说过,战前谢尔曼混得也挺蹉跎的。但和格兰特那种做小生意赔光本钱的性质完全不一样。谢尔曼是先做银行家再做律师,只是发现自己都不是那块料。最后当了大学校长,才算适得其所。

    这种履历,格兰特只能望着流口水。

    因此,谢尔曼既愿意也有这个底气替关卓凡出这个头,处理掉全美国的记者。

    还有,现在是战争时期,只要你能打胜仗。记者们不论在报纸上骂得多厉害,总统和国会都会装看不见的。

    整个世界清静了。

    处理完这一摊子麻烦事,关卓凡来到了婉儿的卧室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里面传出微弱而颤抖的声音:“请进……”

    关卓凡推开房门。坐在床边的婉儿站了起来,满脸惊恐,眼睛已经哭得又红又肿。

    看见关卓凡,婉儿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老爷,我错了……”

    关卓凡那颗坚硬的心被刺痛了。

    他走过去。拉着婉儿的手,一起坐在床边,然后用最温柔也是最坚定的语气对她说:你没有任何错。

    你看这些玫瑰花,生得多好看啊,可是终有一天它们会凋谢。会零落成尘。

    咱们人也一样,终有死去的那一天。

    明天走上战场,不知道哪一颗子弹就会把我打死——但是,我还是得走上战场啊,因为,这是我应该做、必须做的事情。

    那两个年轻人,也做了他们认为自己应该做、必须做的事情。

    仅此而已。

    婉儿扑在关卓凡的怀中,哭得声嘶力竭。

    搂着这个柔软的、娇小的酮体,慢慢地,关卓凡觉得自己的心和身体都开始变热了。

    他警告自己,不可以,不可以。

    怀里的哭声终于渐渐低了下去,小小的酮体的温度却一点点高了起来。

    关卓凡继续警告自己,不可以,这个时候,不可以。

    两个人就这么搂着,坐着。

    夜未央。

    西部战区全力备战。

    格兰特、关卓凡、谢尔曼商定,这一次东、两线同时发起进攻。

    以前没有统一的协调,东边打东边的,西边打西边的,各不相干。结果常常是东边开打,西边休息,或者倒过来,西边开打,东边休息。南军因此得以东西互相支持,东边开打了就把西边的部队调到东边去——反正西边没事;西边开打了就把东边的部队调到西边去——查塔努加战役朗斯特里特部就是这么个情况,反正那个时候东边没事。南军兵力不足的劣势便相当程度上被抵消了,北军的兵力充裕的优势难以得到完全发挥。

    这一次,必使南军东西不能相顾,而且,一经发动,便不停止,再不给南军任何喘息的机会,直到邦联彻底崩溃,举手投降为止。

    为此,在后勤军需方面,关卓凡向华盛顿提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要求:必须为西部战区南下的两支大军备足六个月的器械粮草。

    确实,从来没有一支联邦军队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三个月就是极限了;但在此之前,也从来没有一支美**队,深入敌境,连续运动几千英里的。

    关卓凡可不打算“因粮于敌”。

    不是不愿烧杀抢掠——北军此次南下本来就是去做拆迁队的,而是不能把时间精力浪费在找吃的、穿的上面,影响了拆迁的进度。美国北方既然工业能力强大,就要充分利用。

    原则就是:不再需要二次补给。

    对关卓凡的这个要求,谢尔曼举双手赞成——谢部本来就特别重视后勤。谢尔曼还加上一条:补给不完全到位,绝不出兵。

    林肯总统亲自批示战争部和军械部:全力满足西部战区的所有要求。

    军械部还是很给力的,斯潘塞连珠枪的新货、备件和弹药已经全部到位。撞针步枪方面,虽然欧洲新下的订单赶不及亚特兰大战役,但军械部自行山寨出合用的弹药——当然枪支本身暂时还生产不了,经西部战区试用,达到了欧洲同款弹药性能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可以投入实战,基本不影响战斗力。

    关卓凡正在和桌子上的一大叠物资分配表一张张地较劲,战区总军需官德雷德.史密斯准将进来报告:战争部发来的一批物资有一点状况,我们和华盛顿方面的人员交涉不下来,是否请总司令移步现场一观。

    关卓凡吩咐图林带上一队近卫团的卫兵,和史密斯一起打马来到了火车站。

    跳下坐骑,进入栈场,迎面几个战争部军需处的人迎了上来。为首一个高大肥壮,满面堆笑,上唇打理的油光水滑的小胡子神气地两头翘起。此人是战争部军需处的副处长约翰?麦克道尔,战争部西部战区军需供应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军衔上校。

    麦克道尔给关卓凡敬礼,关卓凡微笑还礼,然后一起走进货栈。

    “有一点状况”的是一批鞋子,确实“有状况”——不分左右脚。

    关卓凡隐约记得历史上的美国内战打到后来,物资消耗过甚,生产不及,南北双方出现了这种情况:南军士兵大多没有鞋子穿,打赤脚行军作战,北军有一部分鞋子不分左右脚,靠士兵自己穿久了把它撑出“左右脚”来。

    怎么,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吗?

    平心而论,战争部军需处的工作还是过得去的,大部分的物资已经到位,换一支同等人数的部队,后勤补给早就足额了,但关卓凡要的实在太多。

    麦克道尔用的也是这个理由,说工厂实在是生产不及,这种鞋子,其他部队都在用,挺好穿的,很快就能适应。

    而且,关总司令用兵如神,恐怕这批鞋子还没派上用场,战争就结束啦。

    说完,自己先呵呵地笑了起来,唇上的小胡子欢快地颤抖着。

    *

    〖傲宇阁亚博游戏网址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