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乱清 > 正文 第二四八章 兵变和宫变
    “哎,”桂俊试探着说道,“我有这样一个想头,你看……”

    “你说。”

    “你看啊,”桂俊说道,“之前,好多轩军都调到南边儿去了——这咱原先都不晓得;现在呢,又调了一支到奉天,调了一支到山东,天津‘老营’那儿,不就只剩‘白人’一支了嘛!”

    微微一顿,“现在,‘山人’又不在北京——哎,你说,这是多好的机会?如果咱们能够说动‘白人’起兵,‘清君侧’什么的,岂不是那个……‘一鼓而定’?也不用折腾教案这些麻烦事儿了!”

    “艾翁何等样人?”筱紫云说道,“何尝没有想过这一层?可是,想来想去,总觉得火候不到,现在就跟‘白人’摊这个牌,怕是太出乎他的意料,这个,逼得太紧了,怕是弄巧反拙啊!”

    “不至于吧?”桂俊说道,“你看,轩军的机密,他卖了;钱呢,他也收了——两只脚都踩进了泥淖里!再也拔不出去了!别看他叫‘白人’,这身上的污泥,他是再也洗不干净的了!他若不照咱们划出来的道儿走,咱们毁他,那不就是一抬手的事情?”

    顿一顿,“再者说了,‘白人’不是本来就对‘山人’不满吗?咱们不是可以许他,事成之后,给他做兵部尚书、进军机什么的吗?那个官儿,比他现在的这个安徽提督,可大的多啦!”

    筱紫云微微摇头,“没那么简单的——”

    顿了顿,“第一,咱们在‘白人’身上花了这么大的气力,是为了拿他来办大事,不是为了毁他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这一步!”

    “第二,‘白人’对‘山人’,不满归不满,可是,不满到什么程度,难说的很!反正,据李致远那边儿递过来的话,他没听‘白人’明着说过一句对‘山人’不满的话——怎么勾都勾不出来!”

    “哦?”

    “对了,”筱紫云说道,“李致远这个名字,今后也不能提了,也得替他想一个暗语——”

    “那——不如就叫他‘黑人’好了!”

    筱紫云一笑,“好,就叫‘黑人’——‘白人’、‘黑人’,倒是一对儿!”

    顿一顿,收起了笑容,“咱们如果现在就把话给挑明了,把底牌给翻出来了,‘白人’却觉得,并没有足够的成事的把握,那么,咱们逼得太紧了,他掉过头去,跑到‘山人’那儿出首,也说不定!”

    再一顿,“你要晓得,起兵败了,那是满门抄斩的下场!——掉了脑袋,甭说兵部尚书、军机大臣了,就给‘白人’一个辅政王,他也做不来了呀!出首呢,‘山人’倒未必一定会要他的命!”

    “什么才算‘足够的成事的把握’?”桂俊有些不以为然,“我觉得,七、八成的把握,总是有的——”

    顿一顿,“这种事情,哪儿有万全的呢?”

    “这种事情,必须万全!”筱紫云峻声说道,“不然的话——”

    顿一顿,“我一个戏子,死不足惜,可是,艾翁怎么办?”

    再一顿,“还有,你怎么办?咱们这一族,岂不是到咱们哥儿俩这儿,就断了根儿了?”

    桂俊不说话了。

    “而且,”筱紫云继续说道,“也不见得就有七、八成的把握——”

    顿一顿,“天津的轩军,其实并不是只剩‘白人’一支,还有一支什么‘军团直属部队’——当然,人数没有‘白人’的多。”

    “啊?还有一支啊?”

    “是啊!”筱紫云说道,“这也罢了,关键是,北京还有一个丰台大营啊!吴建瀛部和‘军团直属部队’拢在一起,人数不比‘白人’的少!彼此旗鼓相当,真打了起来,这个胜败之数,是谈不上‘七、八成’把握的!”

    桂俊想了想,说道,“可是,咱们是先动手,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就赚了‘先下手为强’的便宜!那边儿呢,是‘后下手遭殃’!——这就不是什么‘旗鼓相当’了吧?”

    “‘白人’打‘军团直属部队’,”筱紫云说道,“还说的上‘出其不意’,打丰台大营,怎么个‘出其不意’法儿啊?北京、天津,是通了电报的,天津有点儿风吹草动,一个电报打过去,北京马上就晓得了!”

    “先把电报局占了嘛!”桂俊说道,“或者,干脆把电报线切了嘛!”

    顿一顿,“然后——不是有火车吗?一会儿就到了北京,吴建瀛他来得及动作吗?不还是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好家伙!”筱紫云笑了,拿手指虚点了点桂俊,“你还真是运筹帷幄啊!我看,‘白人’若真要起兵,很该请你去做他的军师的!”

    “嘿嘿,嘿嘿!”

    “电报我不好说,”筱紫云说道,“火车——再快,天津到北京,也得一个半、两个时辰吧?”

    顿一顿,“再者说了,不可能一起事就直奔北京吧?打‘军团直属部队’,再怎么‘出其不意’,也得花个小半天光景吧?一大早起事,就算一切顺利,大队到了北京,满打满算的,也是向晚时分的事儿了!”

    再一顿,“大半天的光景,就不坐火车,跑死马也跑到北京了!还有,除了轩军自个儿,直隶总督行辕、天津道衙门,都会往北京送信儿,吴建瀛怎么就赶不及动作?”

    “这……”

    “还有,”筱紫云说道,“火车归轩军管,却不是归‘白人’管,天津到北京,两、三百里的路,中途折腾点儿什么花样出来,保不齐,一、两万人,就搁在了半路,前不得、后不得呢!”

    桂俊愕然,“啊?”

    “最重要的是,”筱紫云加重了语气,“就算‘白人’真的‘成事’了,咱们也只不过控制了北京一地,‘山人’本人,可是好好儿的呆在外头!——一根头发丝儿也没掉!他尽可以将奉天的兵、山东的兵,都调了回来去打‘白人’——反正,目下也还没有和法国人接上仗!”

    “还有江浙的兵,也可以往北调——甚至,越南不要了!南边儿的兵,也往回调!”

    “通扯起来,就‘白人’一支兵,无论如何,寡不敌众啊!”

    桂俊有些张口结舌了,“这……”

    “所以,”筱紫云说道,“目下,非但火候不到,就是时机——你说‘山人’不在北京是‘好机会’——其实,这并不是最好的机会!”

    “这……”

    桂俊想了一会儿,若有所悟,“嗯,最好的机会,是不是——嗯,中国和法国,已经正经打起来了,越南也好,奉天也好,山东也好,江浙也好,都接上仗了,北京就有什么事儿,外头的兵,也调不回来了——”

    顿一顿,“‘山人’本人,当时又在北京,然后,咱们突然发难,这个……‘擒贼擒王’?”

    筱紫云双手一拍,“对!正是如此!”

    “嗯……”桂俊沉吟着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那……咱们就等一等?”

    “等一等!”

    桂俊舒了口气,说道,“哎,那,颐和园那边儿……”

    “也得等。”

    “呃,好像,两宫皇太后几次传戏,都有你的一份儿啊?我觉得,‘西边儿’应该是很喜欢你……呃,你的戏吧?”

    “喜欢我的戏不假,”筱紫云说道,“可是,没得过单独说话的机会!”

    顿一顿,“也就是放赏的时候,磕个头、谢个恩,‘上头’再问两句‘跟谁学的戏’、‘师傅是谁’一类的话——照规矩,‘上头’问什么,‘下头’答什么,除此之外,一句话都不能多说的。”

    “哦……”

    “‘西边儿’爱传戏,”筱紫云说道,“可是,从没有单独传过戏,每一次传戏,都是和‘东边儿’一块儿的;德和园大戏楼那儿,太监、宫女一大堆,还有别的角儿、琴师什么的,反正,一大班人!”

    顿一顿,“她不单独召见,根本没有进言的机会!”

    “呃,那,能不能……找哪个太监、宫女,替咱们打个前站,递个话儿呢?”

    “不论递什么话儿,”筱紫云说道,“哪怕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递话儿的人,也得是个能生死相托的——这样的人不是没有,可是,不在颐和园里头啊!”

    顿一顿,“颐和园里的太监、宫女、苏拉,虽然大半也都是‘老人儿’——宫里的以及宫外各个苑囿里的‘老人儿’,原来,也都是归内务府管的,可是,这班人,都是‘山人’自个儿挑的,没经内务府的手啊!”

    再一顿,“最绝的是,挑人是暗中进行的,内务府根本就蒙在鼓里;都挑好了,才通知内务府——而且,今儿个通知,明儿个一早,就得进颐和园点卯!当时,内务府瞠目结舌,都有些抓瞎了!”

    “就是说,”桂俊说道,“内务府就想做什么手脚……也赶不及了?”

    “是啊!”

    顿一顿,筱紫云说道,“进了颐和园之后,这班人,就不归内务府管了——归什么‘颐和园管理局’管!这么着,内务府就更加鞭长莫及了!”

    “唉,可是,”“桂俊说道,“总要想法子将自己的人塞进去,才谈得上做事情啊!”

    “新塞人进去,”筱紫云说道,“是根本不可能的——颐和园人员添减,根本不经你的手啊!”

    顿一顿,“只好想法子在‘旧人’里头做文章,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可抓?不过,这个一样是急不来的!”

    桂俊叹一口气,“那……就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