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99章 直接动手!
    各方宾客一阵议论,很快便将秦逸尘等人昨日的光荣事迹传遍,顿时,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都泛起了戏谑。

    唯有夏雄和两位团长看在眼里,不禁放下碗筷,面露担忧,三团长更是道:“团长,怎么办,待会若真动手起来,咱们要帮秦大师么?”

    夏雄也很为难啊!这任何一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只得讪讪道:“不急,以秦大师的实力,咱们出手反而是累赘……”

    事到如今,夏雄也只能这般宽慰自己。

    而宾客间的议论,终究是引起了樊太康的注意,没办法,坐在首座,想看不到秦逸尘都难。

    顿时,樊太康便放下酒杯,银眉微蹙:“韩长老,这是哪一出?”

    韩井顿时笑容一僵,他也想知道这是哪一出啊!

    旁人都以为是他和韩荣商量好的,可他根本不知情啊!

    韩家家主韩文与几位长老也都是投来目光,无奈之下,韩荣只好沉着脸训斥道:“老五,今天老夫大寿,樊大人更是亲自赏脸,你怎么迟迟才到!”

    话虽如此,但几人并不在意,甚至还悄悄传音,告诉韩荣事情经过,说这几人不过是老五抓来扬自家威风的!

    听到此,韩井的脸色才稍作缓和,但却不见韩荣却一脸难看。

    他也想早点过来,但被这几位猛人抓住,他一晚上连合眼都不敢!

    不过一见到首座的樊太康,韩荣心底的惧怕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得意。

    有樊大人撑腰,你们算是踢到铁板了!

    当即,便见韩荣拱拳道:“回大长老,这几个家伙,是……”

    然而话音未落,便听一道冰冷的声音响彻全场。

    “是替韩闰给你这条老狗贺寿的!”

    此话一出,可谓是满堂皆惊,尤其是韩家诸多高层,那都是脸色骤变。

    就连韩荣都没有想到,这几位猛人,居然是替韩闰那丧家之犬而来!

    樊太康也是脸色微变,要知道当年斩杀那位天境至强者又故意放跑韩闰,就是他亲自出手!

    一些知晓韩家往事的宾客们,也不禁惊呼出声。

    “这几个家伙不是被韩荣抓来当众问罪的么?怎么是替韩闰来贺寿的?”

    “传言韩闰勾结外人,背叛家族,又畏罪潜逃,幸亏韩家得赫大人赏识,这些年才没衰败,到底怎么回事?”

    “这么多年了,怎么不见韩闰踪影?难道其中真有猫腻?”

    听得众人的议论,韩井双眸微眯,能坐在这个位置的他并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来秦逸尘几人能胁迫韩荣来此,又敢前来报仇,肯定有所实力!

    但正因如此,才令韩井杀意涌现。

    当着樊大人的面,若不将这几人杀掉,以后怕是更加麻烦!

    当即,便见韩井拍桌而起,怒喝道:“哼,韩闰那叛徒的名字还有脸在老夫面前提起?他人在哪,让他滚出来!”

    韩文也是跟着冷喝道:“那叛徒害死我韩家上下多少族人,畏罪潜逃多年,正愁找不到呢,今天居然主动送上门了!”

    韩家众人,也是叫嚷道:“叛族之人,安敢放肆!”

    “让韩闰滚出来!你们几个居然敢找上门送死!”

    听得众人的怒骂,秦逸尘本就淡漠的脸色更是泛起抹杀意,果然正如他所猜测,韩闰刚刚逃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但几十年的时间,足够将所有罪名都强加在他头上。

    毕竟韩闰背负的罪名越多,韩井等人的位置才坐的越稳!

    血池天也是眸光泛红,他多么想带着韩闰一起回来将冤屈洗刷,可始终未能如愿……

    “咯崩!”

    猛然握拳,血池天率先踏出一步:“韩家老狗,老子问你,当年你们究竟是如何陷害我兄弟的!”

    韩井脸色一沉,暗道怎么陷害的难道还能告诉你?

    “哼,信口雌黄!我看你就是替那叛徒来颠倒黑白的!”

    就连樊太康也是一把将酒杯捏为齑粉,沉声威慑道:“韩长老大寿之日,你们几个跳梁小丑来扫兴,是当老夫不存在么?”

    幽玄闻言,亦是沉喝道:“谷主,何必跟他们废话,韩闰的冤屈,只能用拳头才能洗刷!”

    血池天微微颔首,既然说不通,那就用实力来为韩闰正名!

    “秦兄弟,你且不必出手,这帮货色,交给我们就行!”

    说话间,三人对视一眼,动作整齐的取出枚丹药塞入口中,霎时间,血池天浑身杀气大盛,席卷韩家上下!

    “老周,韩家那几条老狗交给你,幽玄,给我看好了,哪个敢替韩家出头,就给我废掉哪个!”

    “是!”

    下一瞬,几人身影骤然闪烁!

    秦逸尘站在原地未动,也用不着他出手,便见血池天身影一闪,真元便猛然向着樊太康两人袭去!

    “你们…放肆,可知道老夫是谁!?”

    “我等可是赫仙君赫大人派来给韩家祝寿的使者,你想找死不成!”

    樊太康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家伙动手起来竟然这般干脆!

    最令他感到错愕的是,这家伙居然和自己一样,也是天境后期!

    要知道当年韩闰才不过地境而已,这点微末实力,逃出韩家后,怕是连立足都难,为何会结识这等强者!

    不仅如此,交手的刹那,樊太康便是清楚的感受到血池天爆发出的实力,还要在他之上!

    这并非境界的压制,而是真元以及力量的浑厚,摆明了是那丹药带来的提升!

    一己之力,直接将仙君麾下的两人压着打!

    这一幕,令得诸多宾客惊慌逃窜,从未见过如此狠厉的场面!

    “这帮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连樊大人都不放在眼里!”

    “他们疯了么,连仙君大人的麾下都敢动!”

    “何止是疯了,你看那家伙的实力,居然连樊大人都只能被动防守!”

    韩井一众也是看傻眼了,没想到血池天这般凶残,他们引以为傲的靠山,在对方眼中根本没有半点忌惮!

    然而韩家众人并不知道的是,他们要迎接的命运,远比樊太康更惨……

    “韩家老狗,拿命来!”

    冷喝响彻,杀意暴掠,正是周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