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85章 起死回生?
    “这家伙,居然就给团长服用了一枚丹药!?”

    “那丹药是什么品阶?你们看清了没有?我怎么感觉就是寻常丹药啊!”

    “他不会是在拿团长的性命开玩笑吧……”

    一众佣兵虽然没看清复合丹的品阶,看清了也不认识。

    但此时三团长回过神来,也赫然意识到,哪怕如易纹大师那等丹道高人,恐怕也得是其煞费心血的得意奇丹,才有可能救回团长的性命!

    还只是有可能罢了!

    但这位秦姓青年,就这样拿出一枚丹药塞入口中,怎么看怎么像是敷衍了事啊!

    或许有着关心则乱的原因在其中,三团长见状后,不禁瞥了眼血池天两人:“你们真的能救活团长么?人命关头,希望你们不是在抓弄我们幽冥佣兵团!”

    周围的一众佣兵也是急了眼:“是啊,一枚丹药就能救治团长?你们可千万不是哄骗我们,否则我们幽冥佣兵团虽然算不上强者如云,也不是好欺负的!”

    “为了一株七彩蕴神花,若是敢拿团长的性命开玩笑,我饶不了你们!”

    血池天三人闻言,不禁微微蹙眉,尽管对方心急如焚的心情他们理解,但听到这话后难免有些不爽。

    毕竟秦逸尘的本事他们可都是亲身体会过的,这种伤势,或许别人没办法,但对前者而言,还真不过就是一枚丹药的事!

    当即,便见血池天沉声道:“你们安静点,而且别忘了刚才的承诺,若是敢出尔反尔的话……”

    话不多说,天境后期的气息一经展露,诸多佣兵顿时懵了。

    谁能想到这几人的修为,居然比自家团长还要强横!

    不仅如此,那等杀伐凝成的煞气,令刀口舔血的幽冥佣兵团都阵阵忌惮。

    毕竟,幽冥佣兵团也不过是常年和妖兽厮杀罢了,而血池天等人,不仅和妖兽斗,更和其他强者斗,甚至还和仙君斗!

    而就在双方争执之时,却见木床之上的身形一颤,只见那原本被洞穿的躯体,居然渐渐泛出肉芽。

    不仅如此,幽冥佣兵团长的脸上更是露出痛楚之色。

    秦逸尘看在眼里,却是松了口气,有痛感,说明已经从鬼门关拽回来了。

    而幽冥佣兵团长……夏雄,只感觉无比黑暗的眼前,竟然泛出一抹光亮,随着痛楚的涌彻,更便随着一股温润如春水般的潮流滋养全身!

    那潺流很快便将痛楚吞没,那等肉躯重愈的奇妙感觉,夏雄此生也不过是第一次体会!

    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那潺流不仅能愈合躯体,甚至连他枯竭的真元,都在迅速恢复!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便见夏雄那魁梧的身形一振,猛吸着久违的空气赫然睁眸时,充入眼前的,竟是一位俊逸的脸庞。

    “团长!”

    顿时,便有阵阵惊呼传来,甚至还有不少哽咽声。

    “团长,团长,你听得见么?我是老三啊!”

    “团长活了,团长真的起死回生了!”

    “太好了,团长福大命大!从鬼门关又回来了!”

    一众佣兵兴高采烈,甚至是喜极而泣,一帮平日里断胳膊断腿都咬牙强撑的汉子,此时却展露出脆弱的一面。

    然而幽冥佣兵团倒是欣喜了,秦逸尘却是不知被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给推到一旁,望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夏雄望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依旧不敢相信眼且的一切,心底茫然……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临死前闪过的回忆么?

    好在很快,三团长便是猛然回神:“特么的,刚才是谁把秦大师挤出去的!”

    一边怒斥,三团长更是连踹带扇,将人群退散,这才看到拍着衣袖的秦逸尘淡笑道:“你要是不开口,秦某还以为贵团是要恩将仇报了。”

    一众佣兵闻言不禁羞愧,救命恩人被他们晾在一旁,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好在三团长反应及时,咧嘴笑道:“秦大师这里哪里的话,我们一帮粗人不懂礼数,还请秦大师别往心里去!”

    说罢,更是对夏雄笑道:“团长,这就是把您救活的秦逸尘秦大师!”

    一众佣兵亦是热情道:“是啊团长,若不是秦大师出手,您怕是真交代了!”

    “没错,我们刚才去求易家主管,连他都拒绝了,还好秦大师在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夏雄茫然的双眸渐渐回过神来,他只记得自己最后的记忆,乃是动用最强神通的同时又不惜被妖兽撕咬也要将那朵七彩蕴神花攥在手里。

    紧接着,便是一路颠倒,嘴里不停有人塞丹药,到最后,连丹药都不管用了,他只感觉视线越发昏暗,眼睁睁感受着自身生机的流逝……

    最终,得见天日,而眼前这位俊逸青年,想必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尽管夏雄也没听说过秦逸尘的名号,但还是急忙起身道:“秦大师救命之恩,请受夏某一拜!”

    三团长见状,急忙上前搀扶:“团长,您重伤初愈……”

    话音未落,便被夏雄一胳膊甩开:“你闪开,没看老子现在好得很么!”

    的确,诸多佣兵定眼一瞧,只见团长不仅伤势痊愈,连真元气息都几近巅峰,哪有半点萎靡?

    这让诸多佣兵不禁对那神秘丹药更为惊愕……就算是易纹大师,也未必能炼制出一枚便可具备多重功效,丹效又如此浑厚的奇丹吧?

    正当此时,夏雄已然走到了秦逸尘面前,当即便想跪地行叩首大礼。

    “秦大师,请受夏某一拜!”

    秦逸尘最受不了的就是这套,顿时施展真元虚托住对方:“夏团长客气了,秦某也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然而夏雄他是拖住了,可一众佣兵见状,却是同时替自家团长行礼。

    “秦大师,请受我等一拜!”

    “请受幽冥佣兵团一拜!”

    这下好了,这么多人秦逸尘一时间根本顾不过来,还是血池天几人帮忙,才算把几十位铁骨铮铮的汉子磕头的冲动拦住……

    “夏团长无需多礼,你能大难不死,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