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37章 君使的命令
    血征寨右侧,血池天搀扶着秦逸尘走出深坑后,才冷冷瞥视了石阳一眼:“下次记住了,没有实力就别逞强,否则自己丢了胳膊事小,若是连累了他人,休怪血某不讲情面!”

    石阳一怔,恼怒之余却不敢反驳,只能咬牙望着秦逸尘离去,这次借刀杀人不仅没害死前者,他反而还痛失一臂,心情可想而知。

    “秦兄弟,你没事就好,就先回寨中调养吧。”

    秦逸尘闻言,颔首道:“嗯。”

    刚才的变故,令他感到惊心动魄,在这等天境妖兽纵横的厮杀中,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危险。

    当然,秦逸尘并非主动作死之人,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然而正当秦逸尘跃向寨墙的刹那,却忽然感受到什么,猛然回首:“怎么回事?!”

    不仅是他,就连血池天都是脸色骤变。

    放眼看去,寨外的那些妖兽,都仿若发狂一般,向着寨墙扑杀而来!

    那等悍不畏死的姿态,令血征寨上下都是一颤。

    “这帮畜牲疯了么!”

    “救命,救命啊!”

    “快回寨内,这帮妖兽貌似暴走了!”

    突如其来的暴走,令血池天都猝不及防,通常而言,妖兽暴走要么是有神通,要么是首领被斩杀引起的报复……

    可是现在这情况,太令人意外了!

    但妖兽当前,血池天也顾不得考虑,而是催动血色真元抵挡之余,高声喝道:“所有人迅速回到寨墙抵挡!”

    不必他说,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诸多强者闪身之际,却见寨墙下,一具具妖兽蛮横的冲撞着寨墙,哪怕是高人所布置的殷红禁制,都一阵颤动……

    然而,血征寨的变故,仅仅是开始!

    ……

    “想逃?!”

    天际之上,面对自己的劲敌,左使老者身影一闪便是阻拦,然而刹那过后他便意识到不对。

    “怎么回事!?”

    堂堂仙君的感知,自然能清楚的感受到地面上的异动。

    “这帮畜牲,为何开始撤退了!”

    “不对,不是撤退,是想集结力量,去进攻其他据点!”

    左使老者也镇守一处据点,而且是颇为重要的据点,那远比血征寨强横的妖兽,竟然放弃了攻势,有条不紊的集结过后,向着一侧疾奔而去……

    “你这畜牲,究竟想搞什么鬼!?”

    左使老者目光冷厉,但纵然他的劲敌能清楚前者的话语,也不会回答半句,反而兽瞳闪烁,仿若算计着什么……

    这等异变,上演在每一处据点!

    “想跑?爷爷我还没杀够呢!”

    铁力山浑身浴血,却是越战越勇,而煞星台上的西极仙君望着那仿若退潮般的茫茫兽潮,却是眸光一振。

    “铁牛,别乱来!这帮畜牲不是想撤退,而是想攻打他处……”

    北极仙君所在的据点,亦是如此。

    “怎么回事,我这一剑斩杀十余具天境妖兽,居然也无法动摇它们的撤退!”

    北极仙君掐着剑诀,望向兽潮奔腾而去的方向,不禁身形一振:“不好,那个方向,是血征寨!”

    坚守在各处的煞星以及无数强者,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惊到,然而再怎么阻拦,那些妖兽都并未理会,反而如发疯一般向血征寨方向冲杀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那帮畜牲就算发疯也不该如此的!”

    “它们往血征寨的方向去了,难道是想集中力量攻击一点!?”

    “就算集中力量,也应该在兽潮来临之前就偷袭才对啊!”

    诸多煞星一头雾水的同时,却猛然意识到,血征寨,是秦大师所在的据点!

    “血征寨……”

    就连天际上厮杀的左使老者低喃过后,眸中都是精芒一闪:“不好!”

    提起血征寨,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坐镇煞星血池天,而是秦逸尘!

    那小子可不能出事!

    “所有人,立即赶往血征寨支援!”

    低喝如雷,响彻万里,诸多煞星闻言过后,顿时行动起来。

    “兄弟们跟我走,去支援血征寨!”

    “快,这等规模的兽潮,凭血征寨的实力根本支撑不了!”

    “秦大师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万兽奔腾,而天际之上,却亦有万千至强者的流光划过,这等场面恢弘至极,在流域当中也颇为少见!

    与此同时,却见一处煞星台上,东极仙君望着那茫茫兽潮,嘴角却扬起抹狞笑:“这帮畜牲,是冲向血征寨方向了吧?”

    王动在旁垂首道:“回大人,那里确实是血征寨所在!”

    “血征寨,是血池天的据点吧?”

    “是……”

    话音落毕,却见东极仙君仰头狂笑:“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连这帮畜牲都想踩死那个小杂碎!”

    在旁的王动却是脸色微变:“大人,血池天毕竟是煞星,咱们是不是多少该……”

    多少该支援一下!

    然而话未说完,便被东极仙君打断:“不必!”

    他可是巴不得秦逸尘尸骨无存!

    然而王动却有些为难:“大人,戴生他们也在血征寨……”

    东极仙君闻言,却狞笑不变:“本仙君当然知道。”

    “不过以戴生的实力,见势不妙,跑路还是不成问题的。”

    王动抬头欲言又止,如此浩瀚的兽潮,戴生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啊!

    然而东极仙君仿若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冷笑道:“别急,若是以戴生的实力都不幸陨落,你觉得血征寨还有人能生还么?”

    天境圆满都抵挡不住,更何况那地境的小杂碎!

    话音落毕,东极仙君双手负背,悠然笑道:“本仙君担心这帮畜牲有诈,故坚守不动,见机行事!”

    想让他支援血池天?门都没有!

    然而天际上突然传来的一声怒吼,却令东极仙君的笑容僵住。

    “东极,你在拿本君使的话当成耳旁风么?!”

    这道声音,赫然来自左使老者,而且其中的怒意,令东极仙君都感到惧怕!

    若是换做平时,东极坐视不管,左使老者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前者担心有诈也未必没有道理!

    但血征寨不一样!那里可是有秦逸尘!

    他可以不在乎一位圣阶丹师,甚至煞星陨落也很正常,但那具有多重功效的奇丹,绝不能葬送在兽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