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36章 没死?
    “秦兄弟!”

    悲愤之下,血池天根本顾不得那么多,跳至深坑中,却没有注意到,坑洼中的那道身影虽然颇为凄惨,但还是有一抹生机气若游丝!

    “噗……”

    血池天发狂一般的搬开岩石,好似牵动了秦逸尘的伤口,令后者口鼻中飙出一道血箭,气息更显萎靡。

    “咳咳,天境中期的妖兽,实力果然可怕……”

    “秦兄弟?!”

    这等声音一出,令在场所有人都是身形一怔!

    幽玄和戴生几乎是同时闪身至深坑边缘,而先前冷眼旁观的诸多强者,也是急忙围了上来。

    只见秦逸尘浑身浴血,踉跄着起身,任由血池天搀扶,仿若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取出丹药……

    戴生见状,不禁脸色骤变:“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么!”

    石阳也是有些慌乱:“大,大人,我也不知道啊,谁知道这小子居然没死!”

    那可是天境中期的妖兽啊!

    要知道哪怕是天境初期的妖兽,对付地境巅峰,几乎也能一击秒杀,何况石阳为了确保偷袭成功,更是特意选择了天境中期!

    至于再厉害的天境后期?

    要知道,石阳自己也不过天境后期,而先前为了找机会,必须要先找一只妖兽缠斗周旋,若是同等境界的话,他是真怕一个不慎自己有所闪失……

    可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秦逸尘为何没死?!

    别说是戴生,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地境巅峰的防御,会强到这等地步!

    秦逸尘确实没死,但是伤势也是严重到了连挣脱岩石都不能。

    而且这也是幸亏是他最后关头取出了万道神甲,以及伏魔武魂,两者缺一,恐怕都要当场陨落!

    饶是铠甲挡住了那一爪,但贯穿的余威冲击,也令秦逸尘筋骨尽断,血肉碎裂。

    戴生看在眼里,阴沉的脸色才闪过抹得意:“还好,这么重的伤势,就算这家伙的丹药厉害,恐怕也保不住性命!”

    他可以肯定,就这等伤势,不用任何人动手,再过片刻秦逸尘就得生机全无。

    而在戴生看来,那些丹药虽然是疗伤至宝,可疗伤和救命完全是两码事!

    伤势重到一定地步,丹效根本就无济于事!

    “哼,就算你小子命大,可现在也没人能救你!”

    戴生冷哼刚落,却见身旁的石阳惊呼道:“大人,那小子手上的丹药,貌似和拍卖的不一样!”

    “什么?!”

    戴生定眼看去,果然如石阳所言,秦逸尘颤抖的掌心那枚被沾染鲜血的丹药,和拍卖行时拿出的完全不一样!

    而且就算戴生不懂丹道,也能从这枚丹药散发的丹香,感受到磅礴生机!

    这枚复合丹,可是真正的高档货!

    哪怕是在万族大陆,也只有和人族以及飞乐商会交好的势力才有资格购买,在黑市中更是有价无市!

    不仅是戴生,就连血池天等人都察觉出了此丹的不凡。

    “秦兄弟果然藏了一手,快服下去!”

    “这难道才是秦大师的真正珍藏?光是这丹香,都能令我有所恢复……”

    “这枚丹药,难不成真能令严重到濒死的伤势痊愈?”

    只见血池天夺过丹药,塞入了秦逸尘的口中,而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后者腰间的断骨便开始愈合,足以震伤内脏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出肉芽。

    当戴生回过神来时,秦逸尘已经有了站起来的力气,而前者更是错失了斩草除根的绝佳机会!

    “秦兄弟,你……真的没事!?”

    血池天又惊又喜,而秦逸尘却是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放心,死不了!”

    此话一出,戴生惊骇难平!

    这小子,居然活过来了?!

    他精心谋划的借刀杀人,居然失败了?!

    不难想象,秦逸尘不死,到时候东极仙君一定会责怪他,但是,眼下戴生也很凌乱啊,谁能想到区区地境巅峰能抵挡住天境中期妖兽的一击?!

    而且谁又能想到,这小子留给自己的丹药和出手售卖的,完全是天壤之别!

    连那些丹药都被炒到天价了,可想而知秦逸尘刚才服用的那枚那枚……

    戴生甚至觉得,就算是自己的全身家当都买不起!

    最令他恼怒的是,一次失败,秦逸尘等人必然会有所防备,恐怕再难找到下手的机会了……

    “秦大师果然福大命大,就算是天境中期的妖兽也奈何不得!”

    “谁说不是,像秦大师这样的天骄,岂会轻易陨落?”

    “秦大师没事就好,若是有什么闪失,杀光这帮畜牲都不够泄愤的!”

    诸多强者前后态度的变化也可谓判若云泥,对此秦逸尘只是微微颔首,他刚才只是没力气动弹,又不是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倒是血池天惊喜难平,细细看去,那赤红的双眸中,竟还残留着一抹泪痕。

    而站于深坑边缘,脸色阴晴不定的戴生并不知道,随着秦逸尘伏魔武魂的展露,好似有一道无形余波,不仅扫彻血征寨,更是令遥在其他据点的妖兽,都有所感知。

    “奇怪,难道是我感知有误?那帮畜牲刚才明明愣了一瞬。”

    一处煞星台前,北极仙君周身有数柄飞剑漂浮,然而面对远超血征寨数倍的茫茫兽海,一瞬的错愕根本不值得多想,便手掐剑诀,继续御敌……

    其他几位仙君也有同样的感觉,甚至就连左使老者都是一样,但电光火石的变化,转瞬便被他们抛之脑后。

    然而放眼流域东侧,跨过那遮天蔽日的煞气,仿若是流域的边疆之处,一道直冲天际的煞气好似感受了什么,变得越发狂暴!

    不仅如此,这道煞气之可怖,简直就是整座流域无尽煞气的源头,仅仅目视都可吞人心魂一般!

    而随着煞气的狂暴,其中仿若还有着无数凶残的虚影咆哮怒吼,欲要挣脱出世,但最终却是止住了,但原本正在各处据点厮杀不断的无数妖兽,恢复正常过后,却仿若感知到了什么,凶戾的目光,齐齐望向了某一处……

    那里,正是血征寨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