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35章 狡辩!
    “石阳!!”

    一道血影闪过,正是暴怒至极的血池天!

    在血征寨周围,一道道目光也是对着这个方向投射而来。

    而原本正与三狱凶貅厮杀的戴生见状,眸中凶芒一闪,掌心真元滚滚,凝成一柄战斧,竟生生将那三只头颅都斩断!

    俨然,戴生刚才也在保存实力。

    只见戴生连魔核都顾不上拾取,身影下一瞬便出现到了血池天面前:“石阳,你怎么样?!不要紧吧?!”

    石阳捂着独臂,摇头道:“死不了,就是可恨这畜牲竟然偷袭秦大师……”

    此话不说还好,话音刚落,便见血池天盛怒道:“戴生,当着我的面动秦兄弟,你莫非真当我怕你不成?!”

    话音落毕,却见戴生心底冷笑,但脸上却带着几分被冤枉般的怒意和憋屈:“血池天,你这话什么意思,想要栽赃嫁祸就直接说!”

    “我栽赃嫁祸?!”

    血池天怒极反笑:“戴生,你莫非当我是傻子?石阳原本在寨前抵御,好端端的为何会将妖兽引到这里!”

    说罢,血池天的眸光几欲杀人,他倒要看看石阳能如何狡辩!

    然而既然选择了借刀杀人,那石阳自然早就想好了措辞,当即反驳道:“血大人,你这话未免太诛心了吧?难不成我哪怕是死在寨前,也不能先和妖兽周旋!?”

    血池天脸色更加阴沉:“周旋?你能从寨前周旋到这里,还真是好手段啊!”

    到了此时,石阳也干脆不遮掩了,狞笑反驳道:“我原本也想让戴大人出手相助,但血大人你也看到了,这波妖兽最厉害的三狱凶貅都是我家戴大人在抵挡,怎还有空帮我?”

    这话不可谓不狡猾,令血池天难以反驳,是啊,这一战他本想给戴生下马威,故此将他放到最凶险的寨前。

    可谁成想此时却反而被石阳当做狡辩的借口!

    最可气的是,谁都能看出来,无论是石阳还是戴生,都留有余力!

    但血池天也无法反驳,毕竟戴生一己之力抵挡妖兽首领三狱凶貅,这借口完全能站住脚!

    “你少放屁,谁看不出来你要比那妖兽实力强横,怎会被追着打!”

    血池天眸中寒芒闪烁,直接冷声呵斥道。

    石阳闻言,却是冷冷一笑:“煞星大人若是这么说我也没办法,难不成我境界比这妖兽略强,就要一出手便全力斩杀?”

    “何况诸位也看到了,这妖兽可是天境中期,就算是我躲闪不及,也会被创伤!”

    说罢,更是直视着血池天:“血大人,我倒要问一句,难不成你的人都是各个悍不畏死,连命都不要了?”

    闻言,血池天一怔,咬牙之余,却无法反驳,是啊,别说是戴生等人,就算是他和幽玄等人,也不会轻易动用杀招,谁还没有点后手了?

    更何况,就算戴生承认没出全力,又能如何?就算流天城也不能让每一位强者都豁出去性命啊。

    而戴生见状,更是展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冷笑:“血池天,差不多就得了,我的人也痛失一臂。何况妖兽当前,难不成你们煞星麾下之人的命值钱一点,而我们的命就一文不值?!”

    顿了顿,戴生又望了眼深坑方向,见毫无动静,冷笑更甚:“万妖兽潮有多凶险你应该知道,秦大师是你的兄弟,你自己却不照顾好。区区地境,在天境妖兽面前,本来就不堪一击,怪得了谁?”

    戴生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要不是忌惮煞星的身份,他一个人就能捏死秦逸尘还有血池天,如今做这场戏,在戴生看来,已经够自降身份了!

    此时,血池天与戴生怒目相视,前者愤怒至极,而后者却浑然不惧,偶有在旁调息的强者见状,脸色也是一阵变化。

    甚至,除却周青山的几位心腹死守在深坑周围抵挡妖兽外,一时间竟没人愿意上前帮忙。

    原因很简单,若是秦大师死了,那血池天的煞星之位根本坐不住!

    甚至若非秦逸尘圣阶丹师的身份,早在几月前的拍卖会,血池天都已被东极仙君抓住把柄严惩。

    而且不乏有心思缜密之辈隐约猜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摆明了是有东极仙君的暗中示意。

    可以说,秦逸尘死后,必然是树倒猢狲散,血池天的处境又将与以前一样岌岌可危!

    血池天冷眼望着这一切,双拳紧握,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沉喝:“秦兄弟若是真有不测,我保证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戴生对此只是耸了耸肩,威胁我?秦逸尘若是死了,恐怕你也活不了多久!

    血池天向着深坑走去,想到了种种后果,步伐不禁有些凌乱,而戴生看在眼里,暗中对石阳竖起大拇指,传音道:“干的漂亮,石阳,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一件!”

    石阳也是颇为得意:“大人客气了,为您和仙君大人收拾敌人,本就是分内之事……”

    两人对视一眼,不禁望向深坑方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对于石阳这一手,戴生颇为满意。

    毕竟天境中期和地境巅峰的差距,他可是再清楚不过,哪怕是随意一爪,也足够令秦逸尘殒命!

    不少强者见到这幕,也是暗暗议论。

    “我连秦大师的气息都感受不到,看来真的凶多吉少了……”

    “是啊,秦大师若是出事,血池天的好日子怕也到头了!”

    “可惜了那些极品丹药,不过这也算是和东极仙君作对的下场了,就算是圣阶丹师也有的是办法整死!”

    诸多强者最多只是略有感慨,根本就没多少同情的意思,甚至已经暗暗思索该如何巴结戴生了。

    此时,血池天也快速掠到下方的深坑边缘,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他的身躯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在深坑之中,秦逸尘的身形已经陷入了坑洼当中,周围岩石碎裂,其浑身更是鲜血淋漓,最为可怕的腹部的伤口,已经深可见骨,险些被一爪拦腰斩断!

    天境中期的妖兽之威毋庸置疑,若是寻常地境巅峰,怕是被拍成肉泥,就算血池天深知秦逸尘肉身强横,但看来最多也是死相好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