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11章 推波助澜
    本来北极仙君还想过,若血池天能立稳脚跟最好,就算不能,被赶下来后,也可以像夏川那样,投奔到自己麾下,但是现在,还是算了吧。

    今天敢辱骂黑阳,哪天若是嘴欠说了几句城主大人的坏话,岂不是在给自己惹祸上身?

    而东极仙君的包厢内,却是传出阵阵狂笑。

    “哈哈哈哈……黑阳老弟这次,也是帮了本仙君一个大忙啊!”

    东极仙君满脸戏谑,嘴角阴冷,就算是他都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收拾血池天!

    而且还是对方主动送来的把柄!

    甚至说来,血池天就算是背后骂他东极,顶多也就是刁难一番,毕竟后者再如何也是三十六煞之人,明面上他也不好太过于为难。

    但黑阳就不同了!

    得罪了黑阳,他有的是办法让血池天付出后悔成为恶煞!

    在旁,王动也是嗤笑道:“这个血池天看来真是活腻了,仙君大人,如此良机,必须要好好收拾他才行!”

    “嗯。”

    东极仙君颔首,随即冷笑道:“你去告诉杜碑他们,该怎么做,应该清楚吧?”

    王动当即拱拳:“大人放心,您就等着看好戏吧!”

    说罢,王动便推门离去,而就在拍卖行气氛怪异之时,却见包厢之内,血池天和幽玄脸色阴晴不定,甚至都有几分慌乱。

    “谷主,这下怎么办?黑阳当众指出来咱们,绝不会轻易罢休啊!”

    血池天也很绝望啊,他能怎么办?

    “实在不行,咱们就抵赖吧?反正谁都知道东极仙君和咱们势同水火,依靠这点,或许还有机会蒙混过关……”

    话虽如此,可血池天自己都知道,黑阳既然选择当众呵斥,那肯定不会因为三言两语而息怒。

    何况就算黑明肯罢休,东极仙君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而望着那依旧立于包厢前俯瞰,甚至隐约还能看到笑意的修长身影,血池天可谓无语至极。

    秦兄弟,这次可是被你坑惨了啊!

    但是,再怎么无奈,血池天也没想过将秦逸尘推出去顶罪。

    因为他所说的肝胆相照,同舟共济绝不是戏谑之言。

    何况,就算一个秦逸尘,根本不够东极罢手的!

    而此时,秦逸尘透过包厢迎着黑阳那双戏谑目光,他的神色却并没有那般慌乱,甚至,他的反应,安静得有些可怕,那般模样,仿若是在看待一只小丑般。

    本来秦逸尘还纠结自己是不是太心直口快了,但是在这种场合,黑阳站出来找自己麻烦,这梁子还真结下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整出什么花样。”

    俯视依旧,任凭气氛越发怪异,秦逸尘依然不动,静待台上小丑的表演。

    而一阵沉默过后,黑阳展露出几分怒意,声音也略显阴沉:“怎么,堂堂煞星,却只敢在背后诋毁老夫么?”

    话音落毕的同时,便见一处包厢顿时传来阵阵附和声。

    “不错!身为三十六煞,却只会在背后诋毁大师,岂不是让人觉得我流天城管教不严?!”

    听到此话,诸多强者顺着目光望着,那正是杜碑的包厢!

    不仅如此,还传来夏川的冷笑:“敢做就要敢当,莫非堂堂恶煞就是个说话和放屁一样不敢承认的货色?”

    说话间,便见展台身影一闪,杜碑赫然出现。

    “大师。”

    杜碑微微拱拳,而黑明也是颔首回礼,前者是东极仙君的心腹,他自然是知道。

    “大师,诋毁你丹药的人,是不是三十五煞血池天?”

    黑阳一愣,随即嘴角却是露出抹戏谑的弧度,但脸上却故作大度道:“倒不是血煞星,老夫听闻,只是他的一位手下出言不逊罢了。”

    这话听起来大度,可两人目光对视间,杜碑又何尝不领会其意?当即便是脸色一沉,怒喝道:“那就是确有此事了!怎么回事,现在一方恶煞,连如何管教手下都不会么!”

    “若不是他纵容,凭区区一位手下又岂敢对大师您出言不逊?我看,这怕不是血池天暗中授意的!”

    三言两语,便是将矛头对准了血池天!

    而诸多强者虽然不傻,也知道杜碑话语间的意思,但却无人敢戳穿,反而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更有甚者还暗中嘲弄:“这血池天也够倒霉的,人在包厢坐,祸从天上来!”

    “要是我的手下敢如此不懂规矩,早就废他修为了!”

    “哼,谁让他胆敢招惹东极仙君,这次我到要看血池天如何解释!”

    “就算他是三十六煞,但也别想轻易糊弄过去……”

    而杜碑将众人的脸色尽收眼底,脸色怒意更甚,干脆以训斥的口气吼道:“怎么,血池天,事到如今,你还想装聋作哑么?”

    好似是早有预谋般,随着杜碑话音落毕,其他几处包厢中,也纷纷传来了怒喝声。

    “好大的架子啊,难不成是想让咱们去请他出来?”

    “血池天,你刚刚跻身煞星便敢诋毁黑阳大师,今日若不严加惩戒,岂不是乱了流天城的规矩!”

    “这等害群之马,必须严惩才行!”

    一声声怒骂,犹如一记记重锤般,充入血池天耳中,令他双拳紧握格格作响,却只能将满腔怒火强压下去。

    没办法,如今黑阳既占道理,又占了大势,想怎么拿捏他,就怎么拿捏他!

    幽玄也是满脸焦急:“谷主,还请速速决断吧,这事我看是躲不过了。”

    “实在不行,只能先委曲求全了,若是再拖下去……”

    “哼,我乃城主册封的煞星,还轮不到他们这些外人来欺辱!”

    闻言,血池天却是冷哼一声,眸光泛着一抹冷厉之色。

    他自然知晓,那些起哄的煞星,几乎都是暗中投靠在东极仙君麾下之人,东极仙君的此举,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如我去道歉吧。”

    幽玄闻言,不禁低头:“在这里他们虽然不敢太过分,但是我担心的,这帮家伙绝不会放过秦兄弟啊……”

    “他们敢!”

    血池天咬牙,目光瞥去,一拍秦逸尘肩膀:“秦兄弟,骂就骂了,何况我也忍了很久了,这狗屁黑阳的丹药,和你给的比起来,就只配垃圾二字!”

    秦逸尘闻言,竟是淡然一笑,舒展一番筋骨,嘴角上扬:“谷主能这么说,秦某就放心了。”

    “走吧,看来某些人背后骂他还不乐意,非得指着他鼻子告诉他垃圾二字怎么写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