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10章 诋毁?
    环顾四方宾客后,才见黑阳缓缓开口道:“是这样的,老夫刚才在幕后听到些许流言蜚语,竟直言老夫炼制的丹药为垃圾!”

    “哗!”

    此话一出,整个拍卖行都沸腾了!

    所有强者都是愕然无比,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在流域当中,居然有人敢说黑阳大师的丹药是垃圾?!

    这是何等猖狂与无知?!

    虽然黑阳大师的丹药价格很贵,但是,其功效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是谁如此有眼不识泰山,敢如此诋毁黑阳大师!”

    “不错,如此奇丹,竟被视为垃圾,我倒要看看,是谁口出狂言!”

    “黑阳大师是何等尊贵的存在?是谁这么不开眼胆敢在背后诋毁?”

    别说是一众宾客了,就连诸多包厢当中的煞星们,都感到惊诧不已。

    “谁敢说这些话?活的不耐烦了吧?”

    “关键还传到黑阳大师耳中,怕是活腻了吧?”

    “黑阳大师是何等身份,再加上和东极仙君交情颇深,是谁这么大胆?”

    别说是诸位煞星了,就连几位仙君的包厢中,都因为黑阳刚才的话而感到震惊。

    原本闭目养神的西极仙君赫然睁眸,而在其身旁的铁力山,也是揉着脑袋,咧嘴道:“乖乖,是谁不识天高地厚,连黑阳大师的丹药都视为垃圾?”

    虽然在他眼中,黑阳大师的丹药,价格确实很坑,但要价黑和垃圾,完全是两码事吧?

    就算是有嫉妒之辈,也只有那些不开眼的蠢货敢抱怨几句价钱坑人,但胆敢用垃圾二字评价的,就连铁立山都未见识过!

    西极仙君淡淡一笑,也不再闭目凝神,而是微微倾身,俨然是来了兴趣:“这场拍卖会,有点意思。”

    而另一包厢中的北极仙君等人,也是错愕不已。

    雨润田回过神后,不禁道:“大人,是谁这般莽撞,敢如此诋毁黑明大师?”

    北极仙君也是揉着下巴:“现在还没弄清楚,不过这种事,可是够少见的!”

    仿若想到什么,北极仙君露出抹莫名的笑意:“何况是谁说的不要紧,关键是传到了黑阳的耳朵里,而黑阳又公然站出来质问。”

    “这件事,若是不给黑阳一个交代,怕是没那么容易罢休啊……”

    一时间,可谓激起千层浪,而刚松了口气的血池天两人,身形如遭雷击,脸色顷刻间煞白不止。

    他们最为担心的还是发生了,黑阳大师居然真的是出来算账的!

    而不待两人有所反应,便见展台上的黑阳大师叹了口气,故作惋惜道:“若是一些宵小之辈在背后作祟,老夫还不至于为这点小事打扰诸位的雅兴。”

    “但诋毁之人,却能久居流天城,长久下去,必然会影响老夫的名誉啊……”

    叹息过后,黑阳大师赫然抬头,直勾勾地望着秦逸尘等人所在的包厢,眸中戏谑之余,更是闪过抹直欲看穿的精芒。

    小杂碎,就算是十二凶煞,都不敢如此诋毁老夫,更何况你这连脚跟还未站稳,就四处树敌的废物了!

    而一阵沉默过后,在场所有宾客,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来黑阳大师所指的究竟是谁!

    新晋恶煞,血池天!

    察觉过后,不少势力强者都是闭嘴了,毕竟在没看清楚形势之前,还是不要贸然公开得罪一位恶煞比较好。

    但饶是如此,诸多强者心中几乎是同时惊错。

    怎么又是血池天这家伙?!

    刚刚上位的同时得罪了东极仙君,化血谷又被屠杀杀尽,居然还敢作死?

    这家伙的脑袋不会是受了太大的打击,而变傻了吧?

    然而诸多强者不敢开口,却见几位仙君的包厢中,却是惊愕连连。

    “居然是血池天那家伙?”

    西极仙君微微一怔,按理说,血池天这种在流域厮混多年的强者,不可能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啊。

    而在旁的铁力山也是蹙眉道:“会不会是搞错了?血池天他们都举步维艰了,还敢得罪黑阳大师?”

    西极仙君思索过后,却是摇头道:“不会,虽说黑阳和东极关系不错,但这种事若是子虚乌有,是绝不敢当众造谣的。”

    “黑阳敢站出来,应该是确有其事。”

    分析过后,西极仙君却又感到些许荒诞,哭笑不得:“这下好了,换做其他煞星,没准还有周旋的余地,但血池天不同,这可是东极求之不得的把柄。”

    “这件事,怕是难以善了了!”

    铁力山眉头更蹙:“大人,那咱们要不要出面缓和?”

    其实说起来,他对秦逸尘还是颇有好看的,至少比其他人顺眼多了,尤其是前者力挫古弑锋后,展露出的实力也让铁力山颇为欣赏。

    但碍于大势,他也不好和秦逸尘走的太近。

    然而西极仙君仅仅是瞥了他一眼,便摇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小子能战胜古弑锋,确实潜力不错,血池天他们能踩着夏川上位,也算是一方人物。”

    “但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这种人到哪都活不长,何况煞星虽有城主大人统御,可就算是城主大人,也没给他们权利将黑阳的丹药诋毁为垃圾吧?”

    就连北极仙君等人,脸色都是一阵变化,雨润田更是蹙眉道:“血池天那几个家伙疯了么,都快无处立足了,还敢公然得罪黑阳大师!”

    北极仙君亦是脸色莫名,说实话任他都想不到,辱骂黑阳大师丹药为垃圾的,居然是血池天他们!

    按理说以血池天等人的处境,是最不该得罪黑明的!

    “公然造谣,东极还没这般鲁莽,恐怕确有其事!”

    西极仙君揉着下巴,叹道:“这下好了,东极正愁找不到收拾他们的借口,反而主动送上门!”

    “等着瞧吧,血池天这次别想好过,本仙君就不明白了,他们哪来的勇气?敢这时候招惹黑阳?”

    “化血谷能坐镇一方,那家伙不该如此愚蠢的啊!”

    雨润田犹豫后,试探道:“大人,那咱们……”

    话未说完,便被北极仙君打断:“咱们怎么?帮他出面?”

    “去见君使之前,本仙君已经很清楚的告诉血池天,等他能立稳脚跟,我才会考虑一二,现在……让他自生自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