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04章 万妖兽潮的消息
    虽能人工凝化灵液,但有一大弊端,那便是这般作法,就是在以修行时间来换!

    秦逸尘皱眉道:“那流域的强者们,一年大概能凝聚多少灵液?”

    “因人而异。”

    血池天道:“功法不同,修行和凝化的速度就不一样,但就拿幽玄来说,一年也不过能凝化百余滴灵液。”

    “这么点?”

    百滴灵液,相当于一枚极品灵种。

    然而血池天却瞥视道:“这还算不错了,你要知道地境强者,速度更慢,一年撑死有三十滴,而人境强者,有十滴就不错了……”

    “这,如此算来,那也太亏了吧?”

    修行时间,是何等宝贵?

    血池天却露出抹苦笑:“没办法,想在流域活着,就得如此。”

    望着那抹苦笑,秦逸尘若有所悟。

    其实说起来,是他在万族大陆虽然也历练无数,但整体环境,还没这般混乱,毕竟各方种族都有所顾虑牵制。

    而以秦逸尘的财力,让他浪费一年的修行时间才换几十滴灵液,那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身为飞乐商会的幕后东家,秦逸尘绝对是躺着就能挣钱!

    别说是他,就算是其他顶尖种族的人境至强者,就算没他这般富有,但一年拿出十滴灵液来,根本不成问题。

    经过此事,秦逸尘也算明白了流域生存的残酷。

    单单是想活下去,都要付出如此代价。

    不过仔细算来也很正常,在流域中不可能时刻修行,甚至为了活命而奔波,修行时间很是宝贵。

    而凝化灵液,毕竟不是归入自身,再加上为了达到品质,还要祛除杂质……

    血池天见其沉默不语,在旁似笑非笑道:“不然你以为那些势力,凭什么收留那么多麾下?”

    秦逸尘默然,好在曾经的化血谷,还不至于如此剥削。

    总而言之,弱肉强食的法则,在流域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秦逸尘却突然感觉,貌似……万族大陆也挺好的啊!

    “对了谷主,你为什么说这次黑阳大师一定会来?”

    血池天解释道:“我若没记错的话,此次拍卖会过后,大概万妖兽潮也快该来临了,在这之前,他若是不来狠赚一笔,就对不起他黑阳的名头了!”

    “万妖兽潮?”

    闻言,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他听说过韩闰曾经就是在万妖兽潮中救了血池天一命,但是,对于这万妖兽潮究竟是什么,他还不太理解。

    血池天眸中闪烁着回忆:“太过久远的始末,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万妖兽潮,是从流域东部爆发的。”

    “在流天城没有建立之前,我猜测曾有仙君强者参与甚至陨落其中!”

    “仙君强者?”

    听到这话,秦逸尘眼瞳一缩,仙君级别的存在何其恐怖,然而,这等存在竟然也陨落在万妖兽潮之中?

    “我那招血祭铠甲,就是在万妖兽潮中得到的……”

    血池天点了点头,道。

    “怪不得被称为万妖兽潮,竟然如此凶残……”

    闻言,秦逸尘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喃道。

    血池天还在回忆:“更有可能,最初的流域,极有可能是凶兽主宰的地界,当然,这只是猜测。”

    “而从流天城建立之后,大概每过百年,万妖兽潮便会爆发一次,而每次兽潮爆发,流天城都会派出强者前去镇压。”

    血池天道:“包括三十六煞,四大仙君,甚至两位君使大人都会出手!”

    “这么说来,这次兽潮,咱们也要出力了?”

    “嗯,那是肯定的。毕竟城主大人不可能白养着咱们。”

    血池天道:“虽然兽潮凶险,但并非没有好处,斩杀的凶兽,那可浑身是宝。”

    秦逸尘颔首,凶兽虽然实力强悍,但其浑身价值的诱惑下,定有不少强者会铤而走险。

    “不仅是流天城会派遣强者,各方势力也不可能坐享其成。”

    确实,流天城主又不是傻子,怎可能自己的人在前边拼死拼活,反而便宜了各方势力?

    “想躲在流天城后边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斩杀凶兽后,战利品流天城是不会抢夺的,反而每次兽潮过后,流天城都会出面收购凶兽,也算是各方势力一笔横财了。”

    血池天话锋一转,笑道:“当然,城主大人将那些战利品拿到外界去卖,价钱肯定更高。”

    秦逸尘也是跟着苦笑,坐镇一方的仙君强者,绝对是精明至极之辈。

    “不过据说跻身三十六煞后,战利品的价格要比其他势力更高,甚至每次兽潮,城主大人都会拿出奖赏,鼓舞麾下。”

    秦逸尘自然知道这些御人之道,若没胜过外人的好处,谁甘心追随?

    “谷主,若按你所说,曾有仙君强者陨落,凭咱们的实力,会不会有何危险啊?”

    秦逸尘在顿了顿后,问道。

    战利品他倒不是太过在乎,与其相比起来,自己的性命才最重要!

    血池天闻言,却宽心道:“那倒不必担心,在流域但凡活久的强者,都能感觉到兽潮每一次要有所减弱,尤其是流天城建立后,毕竟凶兽也不是无限的。”

    “何况咱们如今又成为了三十六煞,就算抵御兽潮,可只要不作死,再谨慎一点,还不至于轻易陨落……”

    毕竟,流天城主不可能先让自己的人送命。

    但对于其他势力来说,这每百年一次的兽潮,不仅是一次发横财的机会,还会是各方势力的一次洗牌和动荡。

    “比起凶兽来,咱们更该提防的是某些心怀歹意的家伙!”

    望着血池天眸中闪烁的寒芒,秦逸尘深有体会,虽然不曾亲身经历过,但他也知道兽潮的混乱。

    到时候,仇家见面,有的是落井下石的机会,还有那些捡漏的,发死人财的,绝对数不胜数。

    这也是为何此次拍卖会如此盛大的原因,无数强者想换些保命之物,好在万妖兽潮来临时有所作为。

    初来拍卖行,却听了如此多的门道,秦逸尘还在思索,却见血池天摆手道:“走吧,大厅没什么可看的,上楼去。”

    两人缓缓走上华贵的楼梯,直到登临顶端,秦逸尘才见识到流天城拍卖行的真正奢华。

    放眼看去,一处处宾客之位,已然有强者入座,但在气派的展厅当中,却不显丝毫拥挤。

    而除却这些宾座外,最为显眼的,便是那凌驾于其上的三层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