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701章 门前之辱
    随着那道充满了不屑的声音响起,血池天的脚下也是微微一顿。

    秦逸尘目光对着后方扫视而去,旋即,他的眼瞳猛然一缩。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道身披黑色长袍的身影缓步走来,在他身上并没有太过强悍的真元波动,但是,秦逸尘却敏锐的察觉到,此人比起血池天还要强大许多,或许,他已经足以铁力山这种级别的强者相比了!

    “杜碑大人,他们可不是什么玩意,那是新晋的三十六煞……血池天!”

    而就在秦逸尘打量那道身影之际,一道熟悉而又无比讨厌的声音突然响起。

    见到那道身影后面走出来的夏川,秦逸尘的面色猛然阴沉了起来,而在他身前的血池天,也是缓缓转过身来,在其脸上,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怒意。

    “哦,我还以为是哪个穷僻之地来的家伙呢。”

    闻言,杜碑似乎微微一愣,旋即淡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还未被册封,自己的老巢被人端了,结果还怪到我头上来的血池天?”

    “原来他就是血池天啊!”

    “我说此人怎么面生得很,原来他就是新晋的三十六煞强者!”

    “血池天好像混得挺惨的,听说他的册封仪式可是有史以来最为惨淡的一次呢!”

    听到杜碑的冷讽之声,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片窃窃私语之声。

    在一片嘲讽之声中,血池天的面色也是显得异常的阴沉,他不是因为旁人的风言风语,而是因为杜碑一副不承认的模样!

    “夏川,你个走投无路,去当人家走狗的废物,也有脸走这条路?!”

    见到血池天神色的变化,幽玄目光瞪着杜碑身后的夏川,怒声喝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直呼我的名字?!”

    闻言,夏川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便欲催动威压进行震慑。

    “夏川!”

    不过,就在他准备动手之际,杜碑却是伸手将其阻拦了下来。

    听到杜碑的声音,夏川心中一凉,这时他方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三十六煞之一了,如果刚才他动手,哪怕只是动用威压进行震慑,也定然会受到城主府的严厉惩罚。

    内斗,乃是流天城极为忌讳的事情,更何况,这里还是流天城的拍卖场前,到时候,就连东极仙君也保不住他!

    “血池天,管好你手下的狗,不要张口就咬人!”

    而在制止夏川之后,杜碑脸上带起一抹冷笑之色,直接对着血池天呵斥道。

    “我们走!”

    而面对他的冷讽,血池天只是深吸一口气,强行压着心中的不忿,便欲走进拍卖场。

    “血池天,你真是好大的架子,莫非你以为自己是三十六煞了,就不用遵守规矩了吗?”

    而就在血池天准备动作之际,杜碑却是再次冷喝道。

    “谷主……”

    见到杜碑一而再的为难,幽玄眼中充满了愤怒之色,他恨不得直接动手,哪怕拼着自己身死,也要让后者受城主府的责罚。

    “血池天,你是不是不记得流天城的规矩,是否要我再教你一次?”

    而杜碑只是冷眼看着他们三人,在他眸中充满了不屑之色,在他看来,如果后者不是三十六煞,他完全可以一只手就将其玩死!

    “这血池天还真是个愣头青不成?难道他不知道,三十六煞中的恶煞,见到排名前十二的凶煞,必须要以礼相待?”

    “他竟然还妄图在杜碑大人面前,率先进入拍卖会场,简直就是没大没小!”

    “唉,血池天还真是惨啊,好不容易夺到一个凶煞之位,但是却招惹上了东极仙君这尊庞然大物。”

    见到这幕,拍卖会场的无数强者中,顿时有着一片喧哗之声响起,虽然有一小部分强者知道其中的缘由,心中对血池天有些同情,不过,更多的强者眼中都是有着一抹戏谑之色。

    三十六煞,即便受到排挤,也不是其他强者所能欺辱得了的,而能够亲眼看到三十六煞之人吃瘪,可是一件不可多见的事情。

    “谷主,不要与他们争论!”

    此时,秦逸尘袖袍中的手掌也紧握拳头,因为太过用力,他的关节都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意,低声对血池天劝说道。

    闻言,血池天也是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中的滔天怒意,而后躬身退到一旁。

    “这还差不多!”

    见到血池天退步,杜碑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不过,他似乎也知晓,在无数强者的注视之下,自己不能做得太过分了,当下,他也没有继续羞辱血池天,而是大摇大摆的在三人面前缓步走入拍卖会场之中。

    “哼!”

    在杜碑身后,夏川等人也是一副趾气高扬的姿态,从血池天面前走过。

    “走。”

    待到他们消失在拍卖会场中后,血池天方才低喃道,他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了起来,而那对眸子,更是充满了一种赤红之色。

    显然,刚才的羞辱,对于血池天来说,也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

    若不是因为想要隐伏,伺机报复,恐怕他早就与杜碑拼命了!

    见到血池天的模样,秦逸尘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后者,最后,他也只能轻叹一声,跟在血池天身后,进入到拍卖会场之中。

    “唉,好戏结束了!”

    “这血池天的脾气还真好,可惜可惜,真是让人扫兴啊!”

    “呵呵,看血池天这般模样,也不知道他还能在三十六煞的位置待上几天?”

    随着两队人马消失在一侧的特殊通道中后,拍卖会场门前再次响起了一片喧哗之声,无数强者都在津津乐道着刚才的事情,毕竟,能够见到流天城三十六煞中的内斗,可是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

    在这些议论声中,绝大部分都是充满了戏谑之色,只有极为少数看不惯杜碑作风的强者,方才为血池天不忿的维护两声,旋即便被嗤笑的声浪给埋没。

    拍卖会场前的护卫见到这幕,也只能摇了摇头,虽然他们都是城主府直属的强者,但是,杜碑并未违反规定,对于这种事情,他们也不会去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