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698章 悲愤
    “韩兄,你就在九泉之下看好,新仇旧恨,我秦逸尘都会帮你讨还!”

    “韩闰,杜惊,各位兄弟们,安心上路吧,谷主和我们,定会为你们报仇!”

    周青山亦是一脸悲痛:“化血谷的兄弟们,我周某发誓,今后势必与池天兄联手,让那帮杂碎血债血偿!”

    “啪!”

    碗碎,烈风起!

    流天城,别院当中,血池天正独自在院内侧步,思索着今后的打算。

    而正当此时,却见数道身影冲进,血池天一怔,但望着秦逸尘等人的脸色,以及身后追随的强者,却不禁心弦一颤。

    “韩闰他们呢?”

    三人对视一眼,却见幽玄赫然跪地,声音嘶哑:“谷主,我,我们来迟一步,只救了青山阁的兄弟。”

    “轰!”

    血池天如遭雷击,脸色煞白,良久过后,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是夏川?”

    “是……”

    周青山低着头解释道:“池天兄,不是我不愿动手,除了夏川他们四个外,还有一个天境后期的强者。”

    “咯崩!”

    双拳紧握,指锋入肉,殷红的鲜血从指锋滴落。

    “韩闰,杜惊……”

    他化血谷的兄弟,全没了!

    那些可都是追随他多年,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们啊!

    “夏川,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血池天犹如一头发狂的雄狮咆哮着,秦逸尘三人低头不语,这笔血仇,必须要用夏川的命来洗刷!

    然而正当血池天大发雷霆时,却见别院内空间一阵扭曲,从中走出两道身影。

    两人一前一后,前者一袭青衫,身后背着一柄古剑,后者像是其随从,但展露出的气息也有天境中期。

    青衫男子原本是面带轻笑,可见到血池天这幅模样时,不禁微微蹙眉:“血池天,你这是怎么了?”

    身影一现,秦逸尘不禁眸光微颤,此人的气息,比血池天更为强大,最为关键的是,当初挑战时,这青衫男子便在北极仙君身后侍奉。

    而其身后的随从,亦是道:“这位是北极仙君大人的心腹——雨润田大人!”

    雨润田,那可是和铁力山同等的存在,仙君的心腹麾下!

    见到此人,血池天才止住咆哮,但双眸依旧赤红,颤声道:“请大人做主,我化血谷的兄弟,被夏川那杂碎尽数残杀!”

    “什么?!”

    雨润田一愣,俨然也没想到会是如此。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详细说来。”

    三人对视一眼,才听周青山讲述,片刻过后,雨润田的面色也是略显阴沉:“这夏川仗着东极撑腰,够猖狂的!”

    而周青山又叹道:“若仅有一他人,我等未必不敢阻拦,可夏川却请来一位天境后期强者相助。”

    “噢?”

    雨润田皱眉:“那人何等模样?”

    “身材魁梧,近八尺之高,展露上身,双臂有铜环加持……”

    此话一出,雨润田脸色微变,叹道:“若我没猜错,那人是十二凶煞杜碑的心腹手下。”

    话音落毕,秦逸尘等人都愣住了。

    虽然回来的路上他们便隐约猜到,可听到雨润田亲口说出时,不免脸色阴沉。

    十二凶煞,那可是在流天城都颇具盛名的强者!

    此时用脚想也该知道,夏川已经投奔了凶煞杜碑。

    而雨润田接下来的话,更是令众人脸色阴沉如墨。

    “杜碑,也是东极的人。”

    “这帮杂碎!!!”

    血池天怒骂过后,却也并非傻子,当即便拱拳道:“还请大人做主,若仙君大人能为血某一众兄弟报仇雪耻,血某自此,定当誓死追随仙君大人!”

    雨润田闻言不禁蹙眉,虽然他此番前来,确实是奉了北极仙君之命,来拉拢血池天的,可也没预料到会有此事发生。

    没办法,若是寻常恶煞被人踩着上位,跑路还来不及,是绝不敢这般报复的。

    “此事我做不了主,你还是先随我去见仙君大人吧。”

    顿了顿,雨润田又道:“见过大人后,要去面见城主大人,禀告挑战结果后,便确认册封仪式。”

    血池天也知道,此事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谈妥的,何况夏川现在已经投奔到了凶煞杜碑麾下。

    “你们先安顿青山阁的兄弟,我去去便回。”

    空间扭曲,雨润田离去前,望了一眼秦逸尘等人:“诸位节哀,只要今后你们在流天城立稳脚跟,必然有机会报仇!”

    “恭送大人!”

    待血池天离去后,院落内一阵沉默,秦逸尘三人对视一眼,才道:“此事急不得,还是先安顿诸位兄弟吧。”

    ……

    直至黄昏,血池天才是赶来,但脸色却并不好看。

    本就焦急等待的秦逸尘三人,顿时起身道:“谷主,怎么样?仙君大人答应没?”

    三人并不在意册封仪式,而是北极仙君是否愿意出面。

    然而血池天却是缓缓摇头,沉声道:“仙君大人说了,让我们先立稳脚跟,其他的再说也不迟。”

    “这……”

    幽玄明显失望不已,而秦逸尘却不禁一阵苦笑。

    其实血池天没回来之前,他便已经预料到北极仙君出面的可能性不大。

    首先,夏川杀掉化血谷上下,对北极仙君来说并不算什么,关键是册封仪式还未确定,让夏川有了可乘之机。

    而韩闰虽然是秦逸尘的朋友,但对流天城主来说,怕是根本不会正眼瞧一下。

    最为关键的是,血池天,还远远不值得北极仙君出面!

    毕竟,就算得到血池天的效忠,那也不过是一位恶煞,而夏川投靠的杜碑,却是十二凶煞!

    这笔账,不用算也知道。

    但幽玄明显不甘心,追问道:“谷主,难道城主大人就不管不顾么?!”

    血池天苦笑摇头:“我压根就并未见到城主大人,而是由一位君使宣布了我挑战成功,册封仪式,定在三天后。”

    话锋一转,却见血池天冷声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要为兄弟们报仇雪恨,必须要靠我们自己!”

    话虽如此,可冷静下来后,周青山却不禁道:“池天兄,并非韩闰他们的死我不心疼,但识时务者为俊杰,依咱们的实力,能夺得一煞之位已经实属不易,更别说抗衡十二凶煞,还有背后的东极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