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661章 流天城
    流天城,坐落在流域中央区域的位置。

    在流域之中,这流天城是一片极为奇特的地方,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流域中唯一一座城市的缘故,而是因为,在这里面,有着流域其他地方并不存在的法则约束!

    流天城城主的威名,整个流域中可谓是无人不知,他与其他仙君强者联手建造的流天城,也成为了无数流域强者心中的圣地。

    只要在流天城中,即便杀戮成性的流域强者,也不得不收敛起自己暴戾的性子,乖乖的遵守着流天城的规矩。

    ……

    在说服周青山后,秦逸尘三人也没有逗留,而是直接穿过青山阁的领地,对着流天城狂赶而去。

    有着血池天等三尊天境至强者在,一路之上他们根本没有遇见什么阻拦,因此,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青山阁势力范围的边缘。

    随着视线投射而去,秦逸尘发现,在遥远之处的天际尽头,那里的天空似乎都变得无比纷乱吵杂,无数道流光自天际上飞掠而过,将那片天空都交叉成了一片庞大的光网。

    “这么热闹!”

    望着如此热闹的一幕,秦逸尘眼中不由闪过一抹震惊之色,原来,在流域中竟然还有如此地方。

    “这里是流域中唯一有法则约束的地方,无数流域强者想要求购资源,也只能来到这里,所以才会这么热闹。”

    对于秦逸尘的震惊,幽玄在一旁为他解释道。

    闻言,秦逸尘也是点了点头,在流域中杀人越货之事太过常见了,也只有在流天城这种地方,方才有人敢将自己的宝物拿出来,与别人做交换吧?

    而且,秦逸尘也知道,流天城可是唯一一个有着拍卖会的地方,想来,在这里面有些神通广大之人,有能力从外面弄来许多罕见的丹药和资源,流域中的亡命之徒,想要获取这些东西,也只能来此。

    “我们走吧。”

    血池天深吸一口气,低喃一声,而后身形一动便是化为一道流光,对着那片光芒交织的地方飞掠而去。

    在其身后,秦逸尘三人也是紧跟而上。

    以血池天四人的速度,不过片刻功夫,一座庞大的城市轮廓,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在他们前方,一座巨型城市宛如一头远古凶兽一般,静静的匍匐在地,在城市上空,有着一层淡黄色的光罩笼罩,从那光罩之上,秦逸尘能够感觉到一股极为恐怖的波动,那种波动,远超化血谷的大阵。

    见到这幕,秦逸尘也不由的赞叹一声,这流天城的实力,的确恐怖,仅仅是这个光罩,恐怕已经足以承受仙君级别强者的攻击了吧?

    天际上交织的无数流光,在靠近这座庞大城市的周围时,便悄然的降落了下来,而后,都宛如一个个普通人一般,从城市四周的城门,排队进入其中。

    “我们也下去吧。”

    来到流天城之前时,血池天也是低喃一声,旋即身形一动,与那漫天流光一般,对着城门的方向落去。

    秦逸尘见状,也是紧随他们身后,其目光不由的扫视而开。

    这时,秦逸尘终于感觉到了流域的可怕之处,因为,他视线微微一扫,竟然发现了上百尊天境至强者!

    那些赶来流天城的强者队伍之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尊天境至强者坐镇,这种足以让得万族大陆为之颤抖的可怕存在,在这里却如同普通人一般,遍地都是!

    而且,这些天境至强者脸上没有一丝的高傲之色,在通过城门的检查之时,他们脸上都会有一抹恭维之色,那般模样,显然是在讨好流天城的护卫。

    不过,那些流天城的护卫,对此根本没有任何神色波动,他们锐利的目光不断的在一道道身影上扫视着,在他们身躯中都有着一股极端惊人的真元波动,显然,如果谁敢在此闹事的话,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制止。

    当然,流天城脚下,即便有着深仇大恨之人相见,也不敢在此闹事。

    只有到了日落时分,流天城的护卫们回到城中后,这外面方才会陷入混乱和黑暗。

    “看到墙上那些血迹了没,那就是夜晚时候,逗留在流天城外强者所留下的。”

    与其他强者一般排队前行时,幽玄的声音悄然传入秦逸尘的耳中。

    闻言,秦逸尘目光对着四周高大的城墙看去,这时,他方才发现,那些高大的城墙下方,几乎都被染成了一种暗红之色,那种色泽,秦逸尘并不陌生,因为,那是无数血液干涸后的痕迹,显然,在这些地方,曾经都有着无数强者流过鲜血。

    “看来到了晚上之后,这里的景象会发生大变化啊。”

    望着连绵不绝的城墙,居然尽皆是这种颜色,秦逸尘不由的摇了摇头,暗叹道。

    “那些想要继续在流天城求购资源的强者,到了夜晚只能在流天城外过夜,所以,这种事情从未间断过。”

    幽玄低声为秦逸尘解释道。

    闻言,秦逸尘点了点头,看来,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他们只能看向三十六煞的位置了。

    约莫片刻之后,秦逸尘四人也终于来到了城门之前,血池天熟练的掏出四块灵种递了过去,而后换来四块黑铁一般的令牌。

    “这就是进入流天城的黑铁令,只有这东西,才能让我们进入流天城。”

    血池天将令牌分给三人,道。

    秦逸尘点了点头,接过令牌后,他发现在其中有着一股极为玄奥的波动,那种波动,似乎与流天城中的阵法相呼应一般,隐隐的有着一种关联。

    不过,秦逸尘也感觉到,在令牌中的那种波动,正不断的减弱,虽然这种趋势极为隐晦,但是他依旧清晰的察觉到了。

    “黑铁令只能让我们坚持到日落,在日落之前,我们必须要离开流天城,否则,一旦这东西失效,我们还留在流天城中,那个阵法将会把我们直接轰杀。”

    血池天低喃一声,话语间,他的身形已经踏入了城门之中。

    听到这话,秦逸尘也不禁一阵愕然,原来流天城上空的阵法,不仅能够抵御强敌入侵,竟然还具备这种功能?

    不过,秦逸尘也并未过多的犹豫,他深吸一口气,便跟随在血池天身后,进入流天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