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624章 血池天
    走进山谷中,秦逸尘方才发现,虽然从远处看来,这里有着一座城市的轮廓,不过,现在他才发现,这与城市相比起来还是相差了很远。

    在这里面,连城墙都没有,只不过那些建筑比起黑原部落的帐篷,要显得大气了许多,不过,充其量也只能算做一个不小的村庄部落罢了。

    在韩闰两人的带领,秦逸尘也缓步走入这座小型城市,而在刚踏入之际,他便感应到众多强大的气息。

    “这便是化血谷么?”

    感受到那些强大的气息,秦逸尘眼中也闪过一抹震惊之色,在他的感应之中,地境巅峰的至强者至少有着五六尊之多,而地境至强者更是有着十余尊,这股可怕的力量,若是放在万族大陆上,恐怕足以横扫除了神级种族之外的任何势力了。

    即便底蕴悠久的星狮皇族,与化血谷相比,也是显得那么的不堪。

    “谷主让我们直接过去。”

    而在这时,韩闰似乎收到了什么讯息一般,他眼中光芒一闪,说道。

    “嗯。”

    闻言,秦逸尘也是点了点头,在知晓韩闰如此对自己的目的后,他对后者也放心了不少,所以即便是去见天境至强者,他心中也没有太过的担忧,毕竟,韩闰想要复仇,就不可能在这里加害与他。

    “韩闰队长,你们先过去吧,我还有事要准备。”

    而在一旁,杜惊则是拱了拱手,笑道。

    虽然他的实力比起韩闰要强不少,不过,化血谷之人都明白,在这里韩闰的地位仅次于谷主,虽然韩闰并不喜欢狐假虎威,也从未主动说过谷主是他结拜的大哥,不过,谷主对他的态度,足以让所有人知晓,韩闰在他心中是何等的重要。

    所以,即便身为护法的杜惊,在平日里对于韩闰也极为有礼。

    “多谢杜兄来接我们了,你去忙吧。”

    韩闰也是点了点头,笑道。

    其实他也明白,谷主是担心自己出什么意外,所以让杜惊出来接他们。

    而后,在韩闰的带领下,两人穿过两条像是街道的道路,最后来到这座小城的中央位置,在他们面前,有着一座看上去气势比较恢弘的石殿。

    “走吧,谷主就在里面。”

    来到这里,韩闰对着秦逸尘轻笑一声,而后推开石殿的大门,缓步走了进去。

    见状,秦逸尘犹豫少许,最后也是深吸一口气,迈起脚步踏入其中。

    这间石殿极为宽敞,不过,在其中摆放之物却极少,秦逸尘的目光微微扫视,最后落在了正前方,在石殿的首位之上,盘坐着一道魁梧的身影。

    这道身影虽然只是背对着他们,但是,从其身躯中,秦逸尘感到了一股极端危险的感觉。

    此人,应该就是化血谷谷主……血池天!

    “大哥。”

    韩闰缓步走到石殿中间,对着首位上的身影行了一礼,轻声叫道。

    “回来便好。”

    而随着他话音的落下,那道魁梧的身影也是缓缓转过身来,这时,秦逸尘方才发现,这位让得方圆数千里的众多凶狠之人忌惮的化血谷谷主,看上去相当年轻,在其眉宇间透着些许漠然之色,不过,即便如此,也难以遮掩其容貌中那份英俊。

    这道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但是秦逸尘却感觉得到,他仿若成了这片空间的中心一般,无数的天地真元,都在其身下变得安静不已。

    “这就是天境至强者吗?”

    感受到那种可怕的压力,秦逸尘深吸一口气,心中低喃道,旋即,他也微微弯腰,对着血池天行礼道:“晚辈见过谷主。”

    “你就是那个击败了向盛与何木联手的家伙吗?”

    血池天的目光在秦逸尘身上扫视一番,在他眸中,充满了饶有兴趣之色,一道淡笑之声也是从其口中传出。

    “侥幸取胜罢了。”

    秦逸尘也是淡然一笑,不惊不惧的回答道,那般淡然的模样,仿若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呵呵,向盛在我眼中虽然算不上什么东西,不过,在地境巅峰中,他也算是极为强大的存在了,你能够在他们二人的联手之下,轰杀向盛,可不是什么侥幸啊。”

    闻言,血池天大笑一声,道,在他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赞赏之色。

    或许,地境巅峰对于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不过,血池天很清楚,黑原部落能够存在那么久,与向盛可脱不开干系,秦逸尘能够做到这一步,定然不像他说的这般轻松。

    “谷主过誉了、”

    秦逸尘苦笑一声,道。

    与向盛的一战,完全就是他想要尝试自己突破之后的实力,只是,他也没有想到,这种事情,居然连在如此遥远之地的化血谷谷主,都得到了消息。

    “如此年轻便有这等本事,更为可贵的是你的心性,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不骄不躁,真是难得……”

    见到他的模样,血池天淡笑一声,旋即对着韩闰点了点头,道:“韩闰,你这次倒是结识了一个了不得的家伙啊。”

    “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冲动了。”

    闻言,韩闰轻笑一声道,他每每想到,面对地境巅峰强者的威胁,秦逸尘不仅没有半点惧怕,还欺身而上的姿态,他心中便有些心有余悸。

    和这个家伙待在一起,他整日都得提心吊胆,毕竟,他也说不好,什么时候秦逸尘哪根脑筋不对了,突然又去招惹一尊他根本不敢去得罪的存在。

    “哈哈,年轻人不冲动,就不叫年轻人了!”

    血池天大笑一声,那看向秦逸尘的目光中,充满了赞誉之色,那般模样,他似乎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一般。

    被一尊天境中级的至强者如此夸赞,即便秦逸尘心中也不禁有些缥缈,不过,他心中很是明白,后者之所以赞赏他,不过狮因为看到了他的潜力而已,但是,他现在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了。

    虽然他的境界已经到达了地境巅峰,但是,在这种天境至强者遍地有,甚至还有帝境存在的地域中,地境巅峰,可什么都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