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619章 击杀向盛
    向盛与何木的联手,的确强大,甚至让得向盛具备了堪比天境至强者的力量。从他所施展出的神通,便不难看出,那种力量,已经超越了地境巅峰的极限程度!

    不过,这种力量终究只是借助何木的帮助,暂时凝聚出来的,在秦逸尘伏魔武魂的攻势之下,那道神通的劣势毕露无疑。

    “呯!”

    随着血魔修罗枪的爆裂,伏魔武魂所化的那道光芒,依旧去势不减的轰在了那道庞大的血色身影身上,随着一道巨声响起,那道充满了恐怖波动的血色身影,竟然直接爆裂而开。

    “噗嗤!”

    在神通被破的一瞬间,一口鲜血自向盛口中狂喷而出,他的身形如受重创,猛然对着下方跌落而去,在其身上气若游丝,气息也是变得无比萎靡。

    而何木见到这幕,面色陡然苍白了起来,在他眸中充斥了浓浓的惊骇之色,恐怕,他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两人的联手,都没能奈何这个小辈,甚至,还败得如此干脆。

    “唰!”

    天际之上,漫天血芒陡然被撕裂而开,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带着可怕的波动,猛然对着下方的向盛暴射而去。

    “轰!”

    向盛的身影尚未落地,那道光芒已经轰然而至,随着一道巨声响起,他的身躯陡然爆裂而开,化为一堆血肉倾洒而下。

    “好狠毒的家伙!”

    见到这幕,何木身躯一颤,旋即,他没有丝毫犹豫,一咬牙,在其身上燃起血色光芒,旋即,直接快速的对着远方遁去。

    “倒是挺识趣的。”

    见到何木的动作,秦逸尘嗤笑一声,在他眸中闪过一抹寒意。

    “唰!唰!”

    而就在秦逸尘准备斩草除根之际,突然自远处天际上,有着一道道急促的破风之声响起。在何木离开的方向,有着数道身影快速的飞掠而来。

    “嗯?这么快就有人来了?”

    见到那些身影,秦逸尘眉头微微一皱,他并未继续追杀何木,而是站在半空之中,静静的望着那些身影。

    “唰!”

    不过短短片刻,三道身影已经呼啸而至,这些身影身上尽皆有着强悍的气息波动,他们赫然都是地境巅峰级别的强者!

    “小友,你没事吧?!”

    而在这些身影出现之际,秦逸尘身后也有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秦逸尘侧目看去,赫然正是之前暂时与他分开的韩闰。

    “没事。”

    秦逸尘摇了摇头,淡笑道。

    韩闰目光扫视一圈,他之前感觉到这边有着极为可怕的波动传出,他也是待到那种波动逐渐消散,方才敢靠近过来,而看到秦逸尘时,他已经猜测到了,刚才交手的,恐怕正是这个家伙,只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在这里似乎没有见到向盛两人。

    “向盛与何木呢?”

    韩闰目光看向秦逸尘,有些疑惑的问道。

    “何木跑了,向盛留在下面了。”

    秦逸尘指了指染成一片血红之色的下方,淡淡的说道。

    “你……你把向盛杀了?!”

    闻言,韩闰的身躯猛然一颤,这时,他方才发现,在下方有着不少的碎肉,而从那些衣袍的碎片隐约能够看出,陨落在此之人,应该就是向盛!

    “嗯。”

    秦逸尘淡淡的点了点头,仿若只是做了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一般。

    见到他如此淡然的模样,韩闰不由一阵苦笑,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样的妖孽?

    向盛虽然不是天境至强者,但是,他的一身实力极为可怕,即便放眼整个流域,在地境巅峰级别的强者中,他也算得上是靠前之列。

    也正是因为向盛,黑原部落方才能够霸占一方。

    然而,如此凶悍的家伙,竟然死在了秦逸尘的手下?!

    “你……你突破到地境巅峰了?”

    旋即,韩闰眼瞳一缩,低声问道。

    这时他方才察觉到,后者的气息已经变得更为悠长,即便秦逸尘没有刻意的散发出气息波动,但是,自其身上依旧有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压力传来。

    “嗯,在黑崖涧中得到一个老家伙留下的精血。”

    秦逸尘点了点头,并未有太多的隐瞒,道。

    听到这话,韩闰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苦笑,不过,他明白,后者虽然说的极为淡然,但是,能够从向盛与何木面前夺得黑崖涧中的机缘,这绝不是什么简单之事。

    “那些家伙是什么人?”

    秦逸尘目光看向天际之上,那里有着三道身影凌然而立,不过,他们似乎在忌惮着什么一般,并未主动靠过来,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我也不认识他们……”

    闻言,韩闰的目光也对着对面天际看去,不过,很快他便摇了摇头,道:“不过,他们应该是附近一些势力的强者。”

    “黑崖涧的邪气提前退散,方圆数百里的强者都察觉到了这种异状,这些家伙应该就是那些大小势力派来之人。”

    虽然并不认识那些家伙,不过,韩闰的见识还算不浅,在稍稍推测之下,便能猜出那些家伙的用意。

    “哦?”

    闻言,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也并未多说什么。只要那些家伙不主动来冒犯他,他自然也没有兴趣去招惹。

    虽然以他的实力,对于寻常地境巅峰的强者,完全能够做到横扫,不过,在流域这种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天境至强者赶来此处,现在,还是先离开此处比较好。

    “喂,小子,刚才那个逃走的,应该是黑原部落的何木吧?”

    而就在秦逸尘准备离去之际,天际之上突然有着一道雄浑的声音响起。

    那道声音在真元的包裹之下,宛如惊雷一般滚滚传开。

    听到这话,秦逸尘眉头微微一皱,他感觉得到,那个开口之人,是在故意震慑他,不过,对此秦逸尘却并未理会,只是对着韩闰示意一眼,而后身形不紧不慢的对着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这小子,竟然敢无视我?!”

    见到秦逸尘的动作,那开口之人的面色顿时变得涨红了起来,在他眼中有着一抹恼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