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609章 骨骸中的血脉之力
    “你真以为凭借这种精神力,就能将本座的意念抹灭不成?”

    听到那道冰冷的声音,老者的面色一沉,也是冷声喝道:“小子,不要把本座逼急了,大不了我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是吗?”

    而对于他的威胁,秦逸尘只是淡笑一声,在他脸上似乎没有丝毫的担忧之色,仿若,他有把握将后者给吃下一般。

    “这小子,究竟在想什么?”

    听到这话,老者的眉头微微一皱,不知为何,他心中有着一种强烈的不安之感,然而,他目光微微扫视一圈,却并未发现下方的精神力海洋有什么异动。

    “嗡……”

    而就在这个老者惊疑不已之际,在他上方陡然有着一抹异动出现。

    在精神力海洋上方,暗金色的光芒涌动,似乎有着云层出现在这片识海空间之中。

    见到这幕,老者的面色顿时变得更为凝重,他的身躯紧绷而起,似乎随时打算与秦逸尘拼命一般。

    “吼!”

    在他目光的注视之下,一道威严的声音陡然在这片虚无的空间中响彻而起,旋即,只见得在云层之中,似乎有着一道庞大的身影在其中涌动。

    “那是什么?!”

    听到这道威严的吼声之际,老者的身躯猛然一滞,在他心底竟然涌起了一抹久违的畏惧之感。

    “你自己送上门来,可怨不得我。”

    秦逸尘低喃一声,旋即目光锁定在那道苍老的身影身上。

    “吼!”

    随着他目光的转移,上方的云层陡然被撕裂而开,一道充满了威严的龙影自其中呼啸而出。

    “这……这是真龙?!这怎么可能?!”

    当看到那尊庞然大物的真容之际,老者脸上的神色陡然大变,在他眸中更是有着一抹深深的惊骇之色涌现,那般模样,仿若看到了极为恐惧的东西一般。

    “这家伙,竟然知道真龙?”

    听到老者口中的惊呼之声,秦逸尘的眼眸微微一眯,在他眸中有着冷厉的光芒一闪而过。

    “吼!”

    云层之中,那道充满了威严的龙影咆哮一声,巨嘴一张,庞大的身躯呼啸而起,对着下方那道苍老的身影轰然而去。

    “这定然是假的,想要摧毁本座的意念,没有这么简单!”

    面对呼啸而来的龙影,老者的身躯都显得颤抖不已,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口中疯狂的喝道,在他身躯之中灰气涌荡而出,似乎打算要拼死一搏!

    “在我体内,还轮不到区区一道残魂来猖狂!”

    见到他的动作,秦逸尘冷哼一声,威严的龙影没有丝毫停顿,猛然呼啸而下。

    “轰!”

    随着它的动作,精神力海洋之上都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而两者刚一接触之际,那些充满了晦涩波动的灰气,竟然宛如冬雪遇见了烈阳一般,飞速的消融,根本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这种威压……这怎么可能?!”

    望着自己的底牌竟然没有起到半点作用,老者脸上涌现出了一种深深的绝望之色,在其眸中,更是有着一抹浓浓的不甘。

    “吼!”

    不过,对于想要抢夺自己身躯控制权的残缺意念,秦逸尘没有半点留手,随着真龙之影的呼啸而过,老者的身躯已经荡然无存。

    那种让他心中很是不爽的气息,也彻底消失不见。

    “终究只是一道残念罢了。”

    秦逸尘低喃一声,旋即心神在体内扫视开来,虽然他对伏魔武魂有着极强的信心,不过,后者毕竟是一尊半只脚踏入帝境的存在,他也担心后者会在其体内留下什么隐患。

    而在片刻之后,秦逸尘终于确定,自己体内已经再也没有丝毫异样的气息存在,此时,他方才深吸一口气,那双紧闭的眼眸也是缓缓睁开。

    此时,他的视线已经恢复了正常,在其面前不远之处,一具骨骸瘫坐在地,在它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晦涩的波动,显然,这是因为在其中的那道残念已经被抹除的缘故。

    “本来不想打扰你的,这一切,只能怪你自己了。”

    望着那具骨骸,秦逸尘摇了摇头,轻叹道。

    原本在发现这具骨骸之际,他已经想要退出这片古老祭坛的区域了,不过,谁也没有料到,这具骨骸的主人,竟然对他心生不轨,甚至,他的意念作死一般的强行闯入秦逸尘识海中,最后被后者直接抹灭。

    “咦?”

    秦逸尘摇了摇头便欲准备退去,不过,就在此时他的眼眸突然微微一眯,其目光再次落在那根黑色柱子下方的骨骸之上。

    秦逸尘感觉得到,那个自称寒冰君王的老者,意念已经彻底消失了,但是,那种让得他血脉之力有些颤动的感应,却并未就此消失,而其来源,似乎正是眼前的这具骨骸之中。

    “这具骨骸,似乎有点不同寻常啊。”

    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而后缓步走到那具骨骸之前,旋即,他袖袍一挥,手掌轻探间,一股吸力自其掌心中暴涌而出。

    “嗡……”

    随着他的动作,那具骨骸猛然一颤,旋即,一道道泛着灰色的液体,自其中呼啸而出。

    “这是……血脉之力?!”

    望着那些灰色的液体,秦逸尘眼瞳猛然一缩,忍不住低呼道。

    在万族大陆上,除了凤族之外,哪怕在星狮皇族大能的身上,他都没有感觉到过这种力量。他没有想到,那个自称极寒君王的老者,骨骸之中竟然还蕴藏着这等力量。

    旋即,秦逸尘脸色一喜,直接将那种暴涌而出的血脉之力给尽数吞噬。

    如今,极寒君王的意念已经彻底消除,这些血脉之力对于他来说,乃是一种大补之物!

    “嗡……”

    随着这些血脉之力的吞噬,秦逸尘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正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增长着。

    极寒君王虽然冲击帝境失败,但是,他所留下的后手,将血脉之力完整的保存了下来,这也让得他有机会重铸肉身。

    而这些血脉之力中的能量,几乎在瞬间便让得秦逸尘的境界冲击到了地境巅峰,而且,这种增幅并未就此停下来,甚至,还有着继续暴涨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