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593章 暗中观察
    .^8^1^.

    黑崖涧外,黑雾笼罩,在其中不时的有着一道道渗人的兽吼之声传出,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在那里面竟然还有凶兽?”

    将身形隐匿而起后,秦逸尘的目光遥遥的对着黑雾笼罩的区域望去,听着远远传来的吼叫之声,他不由的低喃道。

    “在流域形成以前,这片区域本来就是无数凶兽纵横的地域。”对

    于秦逸尘的疑惑,韩闰小声的说道:“虽然因为无数亡命之徒的闯入,许多地域中的凶兽都被驱除,不过,在流域中还有着不少这样的地方,让那些亡命之徒也不敢轻易涉足其中。”“

    哦?”

    闻言,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他可是听说在流域中甚至还有数尊帝境的存在,难道,那些凶兽之中,有堪比这等强大的存在不成?“

    不要小看了这片地域,这片地域之所以没人敢称霸,其中有不少原因,就是因为那些凶兽的存在。”

    似乎担心秦逸尘会掉以轻心,韩闰轻声提醒道。

    “嗯。”

    秦逸尘点了点头,对于流域中的凶险之地,从这黑崖涧他便能感受出一二。见

    到他的模样,韩闰心中也悄然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小辈并没有轰杀了向源而有所膨胀,这种心性,倒是挺适合在流域中生存的。

    而后,韩闰的目光对着黑崖涧的方向看去,在扫视一圈,沉吟少许后,他方才低声问道:“向盛那两个家伙进去了没有?”秦

    逸尘摇了摇头,他的目光望着黑雾边缘的某处区域,在其嘴角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之色。见

    状,韩闰的眼瞳微微一缩,旋即他的目光顺着秦逸尘的视线望去,在这般观察之下,他方才发现那片区域中似乎有着一种极为隐晦的波动。“

    在那里吗?”

    韩闰眼眸微微一眯,暗自低喃道。如

    果不是秦逸尘的提醒,他恐怕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点隐晦的波动。虽然他不知道后者是如何察觉到向盛他们的藏身之处,不过,这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个极好的消息。

    虽然向盛与何木来势汹汹,但是现在他们在暗中,后者没有发现他们,这般形势,对于他们而言极为有利。

    在韩闰看来,这里毕竟是享有赫赫凶名的黑崖涧,即便向盛心中再如何不甘,他也不会在此过多的停留吧?

    在这般僵持之下,两日的时间很快便流逝而过。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韩闰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低估了向盛两人的决心,整整两天时间,向盛与何木都没有流露出半点气息,若不是秦逸尘的提醒,韩闰真以为这两个家伙已经放弃了。

    而在这日,这片天地突然变得无比的寂静了起来,就连黑雾中不时传来的兽吼之声,在今日仿若也彻底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让人心中发寒的死寂。

    “韩闰,黑崖涧的邪气,一般多久爆发一次?”

    在这种寂静之下,秦逸尘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异样的状况,他眉头微微一皱,仿若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问道。

    “黑崖涧邪气爆发一般都在一年左右,最迟也不会超过两年。”面

    对他的问话,韩闰直接回答道,旋即,他的面色也是猛然一凝。

    “距离上次爆发有多久了?”秦

    逸尘眼眸微微一眯,问道。“

    一年半左右。”韩

    闰沉声回答道,在他的眸中,已经充满了凝重之色。“

    嗡……”

    而在两人交谈间,前方区域中的黑雾中,突然有着一股晦涩的波动涌动,那片黑雾,似乎有着蔓延而开的迹象。

    “糟糕,看来黑崖涧的邪气要爆发了!”韩

    闰也察觉到那片区域中黑雾的变化,他低叹一声,身躯都不由的紧绷了起来。此

    时,秦逸尘也是皱了皱眉,他从韩闰口中的消息中得知,黑崖涧的邪气一旦爆发出来,就连天境至强者都得避其锋芒,如果那些邪气在此时爆发,他们恐怕无法再继续隐匿下去了。不

    过,让得秦逸尘有些意外的是,这种情况,黑原部落的两位首领应该更为清楚才对,他们总不至于想要为向源报仇,将自己陷入这等险恶的状况中吧?

    “咦?”

    而在黑雾中传出那股晦涩的波动之际,秦逸尘眼眸突然微微一眯,口中更是不由的轻咦出声。“

    怎么了?”

    见到秦逸尘神色的变化,韩闰眼瞳一缩,连忙问道。“

    那两个家伙……”

    秦逸尘指了指黑雾边缘的某处,口中低喃道。“

    他们走了吗?”闻

    言,韩闰眼中涌现出一抹喜色,问道。

    黑崖涧中的邪气爆发,曾经有天境至强者都身陨其中,在这等危险之下,想来向盛与何木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吧?“

    他们往里面走去了。”而

    在韩闰窃喜不已之际,秦逸尘却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什么?”听

    到这话,韩闰微微一愣,在其眸中有着一抹愕然之色涌现。

    “那两个家伙疯了不成?黑崖涧邪气爆发,他们不藏回黑原部落中,竟然还敢进入黑崖涧?”

    在短暂的愣神后,韩闰有些难以置信的低喃道。

    能在流域中生存下来之人,绝对不是什么莽夫,能够建立起黑原部落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势力,向盛 他们更不是什么蠢货!可

    是,在黑崖涧邪气爆发之际,他们为何会选择往深入走去呢?

    “他们可没有疯,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黑原部落应该知晓一些关于黑崖涧的秘密。”

    而相比起韩闰的震惊,秦逸尘却是冷笑一声,沉着的分析道。“

    秘密?”

    闻言,韩闰眼瞳一缩,在他眸中也有着一抹异样的光芒闪烁。

    “走吧,我们也跟过去看看。”

    而在韩闰尚未回过神来之际,秦逸尘却突然轻笑一声,旋即身形一动,悄然的对着那片黑雾笼罩的区域掠去。“

    小心!”见

    到秦逸尘的动作,韩闰连忙低呼道,不过,后者的身形并未因此停顿,见到这幕,他也只能轻叹一声,最后咬了咬牙,紧跟而上。

    ^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