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578章 向源
    “三个地境巅峰?”

    听到韩闰那般轻描淡写的话语,秦逸尘的嘴角不由微微一抽。

    这般实力,其顶尖战力已经足以和万族大陆上最为庞大的星狮皇族相比了,而在韩闰口中,却显得平平无奇,甚至他还有些不屑。

    “没办法,其实流域也很大,所以一些地境巅峰之人抱起团来,也能霸占一方。”

    韩闰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对此,秦逸尘也并未反驳,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只要对面没有天境至强者,即便遇见一些危险,想来他也能够应付得过来。

    而在两人的这般飞掠之下,黑原部落终于完全出现在了秦逸尘的视线之中,甚至他们已经能够隐约的听到一些低声的人声。

    而在此时,韩闰已经减缓身形,最后在距离黑原部落千丈之外,落了下来,而后缓步对着部落的大门处走去。见状,秦逸尘也跟随在其身后,随着视线的扫视而开,他方才发现,其实这个部落也并不小,各种帐篷起码有着百顶之多,而从其中不断响起的喧哗之声,貌似在里面的

    人气还不弱。

    “咻!”

    而随着两人缓步靠近,秦逸尘的面色陡然一变,旋即,他的身形猛然后退一步,下一瞬,两道寒芒破空而来,最后狠狠的没入两人身前的草地上。秦逸尘看到,这两道寒芒,应该是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利箭,而此时,它们已经尽数的没入草地之中,只留下一个黝黑的深洞,显然,这放箭之人,可没有什么打算留活

    口的意思。

    而在秦逸尘和韩闰躲避开之际,从远处部落门口处,似乎响起了一道惊咦之声。

    “老夫韩闰,只是路过此地而已,朋友不用这般心狠手辣吧?”

    韩闰瞥了脚前一寸之处的黑洞一眼,而后目光冷冷的扫向部落的大门处,冷声喝道。

    “老子管你是谁,难道你连我们黑原部落的规矩都不知道吗?”

    而面对韩闰的冷喝,部落大门处,很快便有着一道冷笑之声传来,那般模样,似乎根本就没有将韩闰放在眼中。

    听到这道声音,韩闰的面色微微一沉,眼中有着一抹冷冽之色闪过。

    “桀桀,我道是谁,原来是化血谷的一条狗啊!”

    而就在韩闰面色阴沉之际,一道冷笑之声突然响起,旋即,一道身穿青色衣袍的身影缓步自部落大门后走了出来。

    “向源!”

    在看到这道身影之际,韩闰的面色猛然一沉,他的身躯不由的紧绷而起。

    “地境巅峰……”

    秦逸尘的眼眸也是微微一眯,他感觉到,此人似乎认识韩闰,而且,那家伙对韩闰,似乎有些意见。

    “这家伙曾经在我们化血谷中受辱过。”

    而在秦逸尘猜测间,韩闰的声音化为一条细线一般,传入他的耳中。

    “果然……”

    闻言,秦逸尘心中轻叹一声,看来,想要从这里经过似乎有些困难啊。

    “不用担心,交给我便可,他不敢做得如何过分。”

    韩闰对着秦逸尘低喃一声,而后缓步走上前去:“向源,许久不见,没想到你竟然突破到帝境巅峰了。”

    见到韩闰竟然认识自己的首领之一,门口的几个强者也不再多言,而是将目光看向那个青衫男子。

    “桀桀,这都拜你们化血谷所赐,如果不是当年之辱,我还真难以在这些年间,突破到地境巅峰。”

    向源冷笑一声,在他眼中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怒意闪烁,显然,对于当年之事,他依旧耿耿于怀。

    “向源,你想如何?难道你真打算引起黑原部落与我们化血谷的战争不成?”

    见到向源的神色,韩闰冷哼一声,直接将化血谷的名头给搬了出来。他知道,这个家伙定然想从他身上找回当年丢失的面子,不过,他也要提醒向源,不能做得太过分,毕竟,他是化血谷之人,而且,即便加上向源这尊地境巅峰的强者,

    黑原部落与化血谷之间依旧有着不小的差距,如果这两方势力开战,最终败亡的必然会是黑原部落。

    “韩闰,你真以为就没人能对抗你们化血谷了吗?竟然敢在我们黑原部落的地盘上威胁我!”

    不过,向源在微微一顿后,便是冷哼道,在其眸中寒芒闪烁,仿若只要后者再说出冒犯的话,他便将毫不留情的出手一般。

    见状,韩闰面色显得更为阴沉。虽然知道向源的这话是在给自己找底气,他未必真敢动手,不过,韩闰还是不想冒这个险,毕竟,在流域之中可没有什么怂包,万一这个家伙真的动手,他和秦逸尘肯定

    得不到任何好处,说不定还会葬身在此。

    韩闰之所以帮秦逸尘,可不是因为后者用武力折服了他,而是因为,从这个家伙的身上,他看到了一抹希望,或许,与这个小辈打好关系,他真有希望走出流域!

    虽然韩闰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但是,在外面他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没有了结,他必须要想办法离开流域!

    “你想要如何?”

    在沉吟少许后,韩闰并未再威胁,而是有些服软的说道。

    “哼,走狗就是走狗,这么没有骨气!”

    见到韩闰竟然直接服软,向源眼中也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对于后者的脾气,他可极为了解,后者并不像这么容易服软之人啊。

    而且,他的确也只是出言威胁几句罢了,毕竟,韩闰没有率先动手,他也不敢将黑原部落引入危险之中。

    “当年我路过你们化血谷时,可是被你们化血谷之人,狠狠的敲了一笔啊!”

    而见到韩闰服软了,向源眼中闪过一抹戏谑之色,而后声音陡然一沉,道:“我也不想太为难你,当初你们收了我多少过路费,你十倍交出来便可。”

    “十倍!”

    听到这话,韩闰的面色猛然一沉,在他眼中有着一抹冰冷之色闪过。

    这个家伙,是在故意刁难他!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我自然不会强求,不过,拒交过路费,你也不用试图从我们黑原部落这里走过去了。”向源冷笑一声,完全不担心后者拒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