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375章 羞辱!
    在这股威压之下,秦逸尘的目光扫视而开,然而,让得他面色阴沉的是,即便在这等威严的地方,墨越如此肆意的行为,却也没有一人前来阻止!

    哪怕是坐在首位上的凤元,虽然眉头有些微微皱起,但是,他也没有半点要出言喝止的意思。

    显然,在这些凤族大人物的眼中,身怀火阁令的蛟超辰,虽然有资格进入九天火阁,但是,在他们心中,他终究不是自己的族人!

    与墨瞳帝族的少主相比起来,他们肯定不愿意为了这个外族之人,去闹僵与墨瞳帝族的关系。

    而四长老即便想要来阻止,但是,碍于凤元的示意,他也没有去冒动。其实,他也很是理解,墨越的算盘全部落空,如果不让后者发泄一下,他肯定会气愤难耐,说不定会不顾及身份对蛟超辰身后的种族出手。

    或许,在四长老看来,蛟超辰在这里受点委屈,也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比让他身后的种族来承受墨瞳帝族少主的怒火,要好上许多。

    蛟超辰虽然妖孽,但是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受点挫折,也是一件好事。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神级种族!”

    见到众多凤族大人物的面色,秦逸尘的内心也是逐渐的冰冷了起来,在前不久,他们还在信誓旦旦的说,只要自己能够打乱墨越的计划,凤族将会是他的后盾。

    然而,现在看来,凤族根本就没有打算为他撑腰过,在面对愤怒的墨越时,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选择了将自己推出来。

    秦逸尘的面色逐渐的变得冰冷了起来,他知道,他无法去怪凤族的任何一人,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实力不够!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实力,方才是王道,哪怕在神级种族之中,也不例外!

    “哼!”

    而见到在自己的镇压之下,依旧还有余力去四处观望,墨越的眼中顿时有着一抹戾色闪过,他冷哼一声,那股恐怖的威压,陡然再度增强。

    “嘭!”

    在这股威压之下,秦逸尘所坐的石椅顿时被震得粉碎,他的身形也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看上去,显得异常的狼狈。

    “唉……”

    见到这幕,四长老忍不住轻叹一声,眼中有着一抹不忍之色。而其他的凤族长老们,都微微侧过脸去,当成没有看到。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跪下给我道歉,否则的话……”

    望着双手深陷入地面之中,强行支撑着自己身体没有跪下屈服的身影,墨越的面色逐渐的变得冰冷了一起来,在他眸中,有着一抹冰冷的杀意一闪而过。

    对于区区一个万族大陆的土著,居然能在自己的威压之下,坚持了这么久,墨越心中也极为的惊讶,不过,后者越是傲气,也就让得他越想要将其折服!

    面对一张张冷漠的面庞,秦逸尘的眼神中充满了漠然之色,他双臂上的青筋暴涌,支撑着自己不被那股恐怖的威压给压垮,而他的脑袋则是微微抬起,一道不屈的声音,也是从其口中传出:“道歉?我凭什么要和你道歉?!”

    “凭什么?”

    见到秦逸尘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开口说话,墨越眼中也是有着一抹诧异之色涌现。

    论实力而言,他如今已是地境至强者,完全能够碾压后者,更何况,身为墨瞳帝族之人,单凭血脉之力的威压,已经足以让得任何万族大陆的强者,为之屈服!

    后者虽然让他很是不爽,但是,这般表现依旧让他有些惊讶。

    不过,这种惊讶,也仅仅是一闪而过,很快,墨越的嘴角便是勾起了一抹狰狞的弧度,一道充满讥讽的声音,也是响起:“就凭我是墨瞳帝族的少主,让你这蝼蚁臣服,还不够吗?”

    “轰!”

    随着话音落下,那股笼罩在秦逸尘身上的压力再度暴增,顿时,他身下的地面塌陷而下,其身形也是被埋没在其中。

    “哼,蝼蚁之力,也妄图反抗本少主,真是可笑!”

    望着瘫趴在深坑之中的身影,墨越眼中充满了冷笑之色。

    在那坑洞之中,秦逸尘双拳紧握,这股威压,他并不是不能抵挡,如果将激发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他甚至能够无视这种威压,与墨越正面一战!

    但是,秦逸尘知道,在这里,他绝对不能这样做!

    如果他这般做了,固然能够逞一时之快,但是,他的身份肯定会被后者知晓!

    如今人族好不容易暂时站稳了脚步,但是还有着巨大的威胁在等着他,而如果在这种时候,再招惹上墨瞳帝族这等庞然大物,他肯定会被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秦逸尘一直在心中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冲动!

    现在的他,还不足以在墨瞳帝族的威胁下,保全人族,因为他还不够强大!

    虽然已经被那股恐怖的威压镇得趴倒在地,但是,秦逸尘的眸中依旧透着不屈之色。

    “哼,看来你还不服气!”

    而见到他眼中的神色,墨越眼眸微微一眯,嘴角掀起一抹讽刺之色,旋即大步走到坑洞之前,抬起脚便欲对着后者的脑袋踩去。

    “墨越,到此为止吧。”

    而就在他脚掌正欲踏下之际,凤元淡漠的声音突然响起。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原本笼罩在大殿中的那股威压,也是如同潮水一般退散而去。

    感受到这幕,墨越的眉头微微一皱,虽然他身为墨瞳帝族的少主,但是,与凤元这种存在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从后者不动声色将其威压抵消掉,便可看出一二。

    “这位小友是我族请来的客人,你不要太过分了。”

    凤元挥了挥手,一股柔力将墨越托着带离那个深坑之前,他轻叹一声,道。

    “哼,今日看在凤元族长的面子上,就饶了你这蝼蚁!”

    见到凤元出手阻止,墨越脸上的神色方才是缓和了一些,他也并没有再去侮辱后者的意思,当着凤族这么多大人物的面,刚才的出手教训,已经让他没有之前那般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