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269章 自取其辱?
    九星大会,在星狮皇族之中,也是一场享有赫赫声名的盛会。不

    过,因为其参赛者年龄的限制,这场盛会的最高水准,一般也都是在顶尖巨擘的巅峰层次。

    即便放眼悠久的岁月之中,出现过至强者存在的九星大会,也是屈指可数!

    但凡在九星大会上出现过的至强者,最后都获得了星狮皇族的青睐,成为了星狮皇族地域中的一方霸主。不

    过,想要突破至至强境何其艰难,不知道有多少大能,被困在顶尖巨擘级别,终生都无法突破,最后只能抱憾逝去。

    能够在一千岁以内成为至强者的,即便放眼整个万族大陆,也是屈指可数,他们能获得如此待遇,也让人心服口服。而

    在这一次九星大会上,居然有着这样一尊存在的出现,这自然让得无数强者震惊不已。

    在震惊之余,无数强者也都猜测到了,为何这一次九星大会如此的苛刻,原来,那些魔兽阻碍,几乎都是为了让狮血空展露手脚而布置下来的。只

    是,星狮皇族可能也没有料到,暗星和蛟狮一族的那个家伙,居然也能够登临山顶,不过,在所有人看来,即便如此,这次九星大会的冠军,也非狮血空不可!“

    至强境吗?”望

    着那道宛如神祇一般的身影,暗星脸上不由的有着一抹绝望之色。

    虽然他被誉为暗狮一族中,最有可能刷新最年轻至强者记录的妖孽,但是,他毕竟还没有突破成为至强者!在

    面对狮血空这样的存在时,暗星感觉到原本笼罩在自己身上的无数光环都黯然失色。“

    怎么?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望着那张苍白的面庞,狮血空冷笑一声,眼中的戏谑之色没有丝毫的掩饰。

    然而,这一次在面对他的嘲笑时,暗星即便心中愤怒,在其脸上却也没有再表露出来,因为他知道,后者有这个资格嘲笑他!

    面对一尊不可抗衡的存在,暗星只能无奈的掏出那块象征着参赛者身份的玉符,最后,在无数惋惜目光的注视下,将其捏碎,身形也是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山顶之上。

    “唉,可惜了,如果是在平时的九星大会上,暗星足以夺得冠军之位。”

    “是啊,谁能想到血狮一族居然诞生了这样一个妖孽?”“

    看来血狮一族足以昌盛万年之久了!”“

    这场九星大会,应该也要落幕了吧。”望

    着那道流光的消逝,一道道轻叹之声,也是在九星城内域中响起,虽然狮血空之前的手段有些让人不齿,不过,在强者为尊的世界上,众人反而将他那种行为,当成了是善意的劝告,让暗星和秦逸尘知难而退。要

    怪,也只能怪秦逸尘和暗星自己不识趣,居然还想和狮血空这样的存在去抢夺冠军之位。“

    嘿嘿,还好还好,那小子能拿到第二名也不错了。”而

    在看到狮血空的境界时,蛟狮一族的大长老等大能们,心中却悄然松了一口气。

    对于没有获得冠军之位,他们丝毫不惋惜,反而,想来那个小辈在看到狮血空的可怕实力时,能够知难而退,也可以避免其身份的暴露。这

    对于蛟狮一族而言,其实是一件好事!随

    着暗星的自己离去,狮血空也是自半空中落了下来,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圣旗上,最后,在无数仰慕的目光注视之下,他脚下微动,径直对着那座插着圣旗的石台走去。只

    要拿下这面圣旗,他便是本届九星大会的冠军,也能够得到星狮皇族那个神秘的奖励!至

    于在山巅上的另外一道身影,在狮血空的光环之下,早已被无数强者们所遗忘。“

    等一下。”而

    就在狮血空即将靠近石台之际,一道淡淡的声音,突然在山巅之上响起。

    听到这道身影之际,狮血空的身形微微一滞,虽然圣旗已经触手可得,不过,他还是停了下来,旋即缓缓转过身形。

    “怎么回事?”在

    九星城中的无数强者们,见到这幕都是微微一愣,当随着狮血空的视线,看到在其对面那道身影时,众人的眼中都是有着一抹玩味之色涌现。这

    个时候,他们方才是想起来,在山巅上,还有着一人!而狮血空之所以停了下来,想来也是与他有关!“

    怎么?你也想和我抢这面圣旗?”

    狮血空的目光望着对面那道略显消瘦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嘲讽道。在

    九星城中的无数强者,眼中都是有着一抹疑惑之色涌现,难不成,这个蛟狮一族的家伙,真有这样的想法?

    “是有点兴趣。”面

    对狮血空的问话,秦逸尘并未否认,反而是点了点头,淡笑道。“

    哗!”

    见到秦逸尘的举动,九星城中顿时响起了一片讥讽的哗然之声。原本还有些敬重的目光,此时都变得讥讽了起来。

    秦逸尘能够登临山巅,说明他的实力的确不凡,但是,在无数强者看来,他还是太不理智了,根本分不清如今的形势,要知道,在其对面的,可是一尊货真价实的至强者啊!也

    不知道这样鲁莽之人,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哦?看来你觉得有和我抗衡的资本?”

    听到秦逸尘的回答,狮血空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在其嘴角那抹玩味的弧度,也是变得更为浓郁。“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面

    对狮血空的注视,秦逸尘没有半点退色,反而是缓步对着山巅中央走去,在其脸上布满了笑容。“

    试试?就凭你这顶尖巨擘的可怜实力吗?”狮

    血空嘴角的讥讽之色愈为浓烈,旋即,他缓缓的一步踏出,一股惊人的威压自其身躯之中席卷而开。“

    咚!”在

    这种威压之下,秦逸尘一步落下,却宛如顶着万钧之力一般,将地面都踩出一个深坑,而他的身形,也是生生的停滞了下来。

    “自取其辱!”

    见到这幕,九星城内域的无数强者们,脸上都涌现出了一抹讥讽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