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2196章 奇异的波动
    “人族,不是被万族嫌弃的种族吗?他身上怎么会有这种浩然之气?”

    感受着从那修长身影之中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的气息,魔腾心中忍不住咆哮道。

    虽然在他眼中,秦逸尘与蝼蚁没有什么两样,随手便可将其捏死,但是,这种气息,让得魔腾极为的不舒服!

    “秦逸尘,你快离开这里!”

    而见到下方秦逸尘的动作,阁老眉头一皱,连忙是开口喝道。

    如今的魔腾,已经能够稳压他一头,如果后者要对秦逸尘出手,恐怕他也难以阻止!

    不过,对于阁老的提醒,秦逸尘却仿若没有听见一般,他依旧站在那片狼藉的大地之上,而其目光,则是直视着那道散发着滔天威严的身影。

    “小子,能够抗衡血华子,还承受那人的一掌不死,你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啊。”

    魔腾眼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过,旋即,在其眸子深处便是涌现出了一抹森冷的寒意,一道充满了杀意的声音,也是悄然响起:“难道这些,都是因为你想死在我的手下吗?”

    “嗡……”

    随着话音的落下,天地间的无数真元都是猛然暴动了起来,自魔腾的身躯之中,一股狂猛的风暴更是席卷而开。

    “秦逸尘!”

    见到这幕,阁老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他的身躯也是紧绷而起,随时准备应对魔腾的突然袭击!

    “吸!”

    而在此时,秦逸尘依旧没有离开,而且,他一步踏出,在其身躯之中,有着一种奇特的波动散发而出,旋即,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猛然自其身躯之中席卷而出。

    “嗡……”在这股吞噬之力下,无数的天地真元几乎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对着秦逸尘所在之处汇聚而去,而他的身体,在这一刻仿若化为了一个黑洞一般,竟然将那种磅礴得恐怖的真元给尽数吞噬,而且其身体没

    有半点要被撑爆的膨胀之感。

    “这小子,难道是要突破了吗?”

    见到这幕,阁老的眼瞳微微一缩,在其眸中不由的有着一抹深深的诧异之色涌现。

    对于秦逸尘的修炼速度,无人不为之钦叹,寻常之人花上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岁月都难以跨出的境界,对于他而言似乎并没有太大的阻碍。

    不过,阁老之所以如此震惊,是因为后者现在可是圣级巅峰啊,他若是再突破,那岂不是能够成为至强者了?!

    圣级巅峰和至强者,虽然只差了一步之遥,但是,两者的差距,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在圣级巅峰之时,秦逸尘便是展现出了恐怖的越级作战能力,甚至,至强者之下皆为蝼蚁这句话,也是被他惊人的战绩给彻底轰碎!

    而一旦他突破到至强者,战力又该变得何等的可怕?!

    在圣级的时候,便击败过地境至强者的血华子,而一旦突破到至强者,恐怕,秦逸尘足以和雷妖老祖这种级别的地境至强者正面相战,甚至,还会对阁老这种巅峰的存在造成威胁!

    仅仅只是想想,阁老都觉得有点不寒而栗!

    幸好这个小子是他的盟友,如果作为秦逸尘的敌人,恐怕,谁都会显得坐立不安吧?

    “嗡……”

    对于阁老的震惊,秦逸尘却并未有什么神色波动,他的眼眸缓缓闭上,心神则是彻底的沉入了自己的血脉之力中。

    随着无数天地真元的涌入,在其体内血脉之力中的那些金色能量不断的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而随着被炼化,秦逸尘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正在突飞猛进!

    虽然他丹田之中没有一丝真元,让其不知道如今自己是什么境界,但是,体内充斥的那种磅礴力量,让得秦逸尘知晓,如今的他,正在快速的接近着至强者这个境界!

    “真是奇怪,难道是那一掌把我的真元和识海中的精神力都抹杀了吗?”虽然好奇自己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在这个时候,秦逸尘显然没时间去细想这些,他不断的吸收着那种暴涌而来的天地真元,而他的身躯,仿若是一个填不满的黑洞一般,根本没有半点要饱和

    的感觉。

    “想在我面前突破?可笑!”

    然而,在这个时候,魔腾的冷笑之声却是陡然响起,旋即,滔天威能弥漫而开,将这方天地都给笼罩在其中。

    而在这股威压的笼罩之下,那种对着秦逸尘汇聚而去的无数真元也是陡然停歇了下来!

    如今的魔腾,距离天境至强者都只有一步之遥了,在他的大道之中,就连阁老这种存在都受到极大的压制,秦逸尘虽然手段不少,但是,在后者的大道笼罩之下,他也无法吸收天地间的能量。

    “这个魔物!”

    见到这幕,阁老的面色也是猛的一沉。

    本来见到秦逸尘居然有着突破的趋势,他心中还有些欣喜,不过,面对魔腾这般霸道的手段,即便是他,也无法帮到下面那个小子。

    “嗡……”

    不过,就在阁老有些担心秦逸尘的处境之际,他突然察觉到,魔腾所在之处,似乎有着一些异样的波动传出。

    旋即,阁老的目光投射而去,却是见得魔腾脸上的狞笑已经僵硬了下来,而那种波动的来源,赫然正是在其上方,那个暂时平息下来的血色巨嘴之中!

    而且,阁老感觉得到,自那个血色巨嘴之中的波动,并不是魔腾炼化所引起的!

    现在魔腾根本静不下来炼化,而且,以他现在的实力,也无需急着炼化,便可掌控这里的局势。

    “难道是……”

    蓦然,阁老的身躯微微一颤,他仿若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陡然对着下方投射而去。

    在那片狼藉的大地上,秦逸尘的身形已经盘坐在地,而他仰头望着上方,不知为何,阁老感觉得到,那张血色巨嘴的异动,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这只蝼蚁,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他能引起那东西的异动?!”

    而此时,在魔腾心中也是一片骇然,在他动手镇压秦逸尘的一瞬,他察觉到有着一缕浩然之气靠近自己。而在那一缕气息之下,在其神通中的金色血液,正在不断的躁动,似乎想要突破他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