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982章 苏醒
    约莫过去了半日的时间,雾雨殿的大门终于是缓缓打开,一道修长的身影自其中缓步走出。

    在这道身影身上并没有太过强横的气息波动,不过,如果细看,便是会发现,在其轮廓鲜明的肌肉之中,有着一种恐怖的力量酝酿在其中,仿若只要他一有所动作,便会爆发出出来一般。

    “咦,都哪去了?”

    这道身影,赫然正是秦逸尘,经过半日的静修,他已经将状态恢复到了巅峰。

    不过,走出石殿后,他的目光扫视一圈,却是发现在外面空无一人,在低喃一声后,他也是微微摇了摇头,旋即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径直对着祭坛之处走去。

    在刚走到祭坛前的广场上时,秦逸尘的面色陡然一凝,他的目光直射向祭坛的石台上,,只见得那里原本如同磐石一般纹丝不动的身影,此时竟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眸。

    “轰!”

    在他双目睁开的瞬间,一股浩瀚的真元风暴,陡然在这片空间之中成型,可怕的威压,令得秦逸尘的身体都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察觉到这股威压,秦逸尘脸上并未惊惧,反而是有着一抹喜色涌现而出。

    雾之门门主……雾啸,终于是苏醒了过来!

    “门主!”

    见到突然苏醒的身影,一直守护在祭坛下方的雾山等人连忙是跪伏而下,在他们脸庞之上,都是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喜和激动。

    雾之门门主闭关几十年,在这段时间之中,虽然由雾山和雾扬掌管着事物,但是,他们的主心骨和精神支柱,却一直是雾之门门主!

    望着那道伟岸的身影,雾山他们眼眸中充斥着喜悦之余,还有着一抹如释重负之感。

    “雾山,雾扬,雾菱……”

    那道身影的目光缓缓扫过祭坛下方的三道身影,一道如若梦呓一般的低喃之声,自其口中缓缓传出。

    最后,其目光落在了远处的秦逸尘身上,他感觉得到,后者并不是他们雾之门之人。

    “秦小友!”

    见到那正缓步走来的修长身影,雾山他们眼中也是有着一抹感激之色。

    “晚辈秦逸尘,见过门主。”

    走到祭坛之下,秦逸尘对着那道身影拱了拱手,轻笑道。

    “是你救了我?”

    望着那道修长的身影,雾啸眼中似乎有着一抹隐晦的骇然之色闪过,一道轻声自其口中传出。

    “是前辈意志坚定,否则的话,谁都救不了你。”

    秦逸尘轻笑一声,并未否认。

    听到这话,雾啸的面色却是不由的微微一变。

    对于他神色的变化,雾山他们都是尽收眼底,只是,他们都有些不解,为何雾啸会是如此反应,难道门主体内的隐患还未彻底的解决吗?

    “和我说说现在的情况。”

    片刻后,雾啸并未对秦逸尘多说什么,甚至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他的目光突然落在雾山的身上,淡淡的声音,悄然的响起。

    “水之门的畜生肯定是蓄谋已久,自门主带我们离开之后,我们雾之门和麾下的势力在极短的时间中被他们尽数摧毁……”

    听到那道声音,雾山连忙是将雾啸闭关之后,水雾皇族中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而听着雾山的叙说,雾啸脸上的神色却并未出现太大的波动,他似乎对于这些情况早就知晓了一般。

    “因为资源不够,前天我率弟子冒险去抢掠,不料却是中了水之门的圈套,如果不是秦小友的及时出现,我们恐怕就回不来了……”

    说到此事,雾山不由的轻叹道。

    他们雾之门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太过于艰难了,如果不是秦逸尘,雾山肯定会是凶多吉少,对于缺乏中坚力量的他们而言,这无疑将会更是雪上加霜。

    “门主,也是秦小友的帮忙,才让您……”

    在一旁,雾扬也是将之前这片祭坛的情况说了一遍。

    而雾啸则是一直在静静的听着,并未开口,甚至,他的神色一直都没有什么波动,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你们先离开吧,我和他单独说几句。”

    良久,雾啸突然开口道。

    “是!”

    闻言,雾山等人都是恭敬的行了一礼,旋即快步退去,在祭坛周边,只剩下了秦逸尘一人。

    “是你解除了我体内的血种?”

    望着消失在视线中的三人,雾啸的目光才是落在秦逸尘的身上,一道低喃之声,也是自其口中传出。

    “我也是运气好,才能解决梦魇一族的血种。”

    秦逸尘轻笑一声,道。

    “你还知道梦魇一族?”

    听到他淡淡的话语,雾啸的眸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如果我没猜错,现在主宰着水雾皇族的水之门,已经沦为梦魇一族的傀儡了吧?”

    秦逸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

    雾啸并未否认,在其眼中不由的闪过一抹心悸之色。

    当初接触的那个神秘之人,原来是梦魇一族的!

    如果不是他察觉得及时,恐怕,他也逃脱不了沦为梦魇一族傀儡的命运。

    “门主体内的隐患已经解除了,想来,要重振雾之门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秦逸尘轻笑一声,突然开口道:“水之门的手段虽然狠辣,不过雾之门的传承底蕴肯定不止表面上的这般简单,而且,只要门主将水之门的真面目说出来……”

    “小辈,你很聪明。”

    听着秦逸尘的话语,雾啸眼中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些赞赏之色。

    “不过,你能那么巧合的救下雾山,还冒险将我体内的血种抹除,你应该也是有所目的的吧?”

    不过,在下一瞬,雾啸的话锋突然一变,声音之中突然夹杂着一种极为威严的波动。

    随着其话音的落下,在祭坛周围的空间之中,突然被一股磅礴的波动所充斥,那种波动足以将至强者之下的任何强者给轻易的抹杀了,而且,那些波动竟然有着直指秦逸尘的趋势。

    见到这般变故,秦逸尘的眼眸不由的微微一眯,看来,这雾啸的眼光是相当的毒辣,他恐怕是看出了自己属于人族的真实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