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976章 变故陡生
    “嗡……”

    随着秦逸尘的前进,那片血雾疯狂的翻涌着,在祭坛中央的那个血球之中似乎有着一双赤红的眼眸隐隐的浮现而出。

    在这血雾气翻涌间,即便是隔得极远的雾菱等人,都是再次感觉到心中升起杂念,当即,他们的面色一变,身形再度退后一段距离。

    此时,站在那片血雾周边的只剩下了雾山和雾扬两尊顶尖巨擘,此时,他们的面色一片凝重,目光更是寸步不移的盯着那道被血雾笼罩的身影。

    秦逸尘接近祭坛百丈左右的距离时,他身上的气息已经有些失控的迹象,不过,雾山他们显然都想不到,他竟然如此之快的将那些气息平复而下,甚至继续往祭坛之处靠去。

    在这般前进间,秦逸尘的精神力之体中散发出了晶莹的光泽,显然他已经将不灭神诀催动到了极致。

    在那种晶莹的光泽之下,他任由那些血雾侵扰,自己只是死守着灵台的清明。

    在精神力的庇护之下,那被雾山雾扬视为禁区的百丈范围,也是在秦逸尘的脚下逐渐的缩小,虽然他的速度变得缓慢了许多,不过,在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后,他终于是来到了祭坛的边缘上。

    此时,秦逸尘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大到,在那祭坛之中,充斥了赤红的光芒,甚至,那些光芒浓郁得如同实质化一般,隐约能够见到在其中有一道道狰狞的血影闪烁着。

    秦逸尘的目光微微扫视一番,最后,他的眼瞳陡然一缩,目光落在了某处。

    透过那些浓郁的血雾,秦逸尘能够见到,在祭坛最中央的位置之处,有着一方石台,在那石台之上,一道伟岸的身影端然而坐。他身上的衣袍似乎已经被血雾染红,那一头长发,都是有着一种赤红之色,此时,在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气息波动,但是,自其身躯之中却是隐约的有着一种霸气散发出来,那种感觉,就犹如是一头匍匐的

    绝世凶兽一般,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惊天的凶煞!

    秦逸尘盯着那道伟岸的身躯,即便是被那个奇特的屏障和浓郁的血雾隔绝,他依旧是能够察觉到后者体内散发出来的威严和压迫,那种感觉,比起雷妖一族老祖雷齐津还要强!

    显然,此人应该便是雾山他们口中的雾之门门主!

    “果然很严重啊……”

    秦逸尘的目光微微扫视一番,面色便是不由的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知道,梦魇一族是通过特殊的血脉之力来控制傀儡,而眼下这道身影身上的波动,隐隐的竟然是给他一种与血叶羽差不多的感觉,很显然,这雾之门的门主,恐怕已经要被那种力量给侵蚀了。

    一旦他被那种能量所侵蚀,他就不再是那个雾之门的守护神,而会化为嗜杀的机器,彻底沦为梦魇一族的傀儡。

    而在秦逸尘的这般注视之下,那道身影似乎察觉到了一般,他的眼眸微微一颤,下一瞬,眼睛竟然是突然睁开。

    “嗡……”

    在其眼眸睁开的一瞬,便是露出了一双被猩红之色所充斥的眼眸,与此同时,两道摄人心神的猩红光泽猛的自其中呼啸而出。

    “不好!”

    见到这幕,秦逸尘心中暗叫一声,身躯陡然紧绷了起来。

    “轰!”

    在这道两道猩红的光芒之下,原本符文闪烁的屏障,竟然是被轰出了两个缺口,在里面被压抑了几十年岁月的血色雾气,更是猛的倾泻而出。

    “糟糕!”

    见状,在血雾之外的几人面色都是大变,雾扬更是直接大喝出声:“雾菱,快带其他人离开这里!”

    “秦小友,快退出来!”

    与此同时,雾山也是对着祭坛之前的身影大喝道。然而,在这个时候,秦逸尘的身影早已被那种如同洪流一般的雾气所淹没,他仿若是根本就没听到雾山的喝声一般,身影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雾山他能清楚的感觉得到,从后者

    的身上,一股如同凶兽一般的暴戾之气,正在缓缓的传荡而出。

    “我就说了他根本不可能成功,这下倒好,还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

    见到这幕,雾菱的手掌一挥,便是示意那几个圣级高级强者撤离,她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那道被血雾吞噬的身影,旋即开口道:“两位长老,快点启动阵法吧,不然我们最后的藏身之处都没有了!”

    听到雾菱的喝声,雾山两人相视一眼,眸中皆是有着一抹复杂之色。

    在察觉到那些血雾之时,他们便是花费巨大的资源,在祭坛之外布置了一个大阵,也是有那个阵法在,这么多年下来,那些血雾方才没有散发出来。

    “我和雾山先阻拦一下,再看看情况。”

    雾扬深吸一口气,袖袍一挥,雄浑的真元便是呼啸而出,化为一个巨大的光罩,将这片空间笼罩而下。

    “嗡……”

    见到他的动作,雾山也没有多说半句,同样是全力催动起真元,将那个光罩给加持得更为稳固。

    在那个如同倒扣而下的巨碗一般的光罩刚形成之际,在那里面的血雾便是猛的翻涌而起,狠狠的冲击在光罩之上。

    “轰!”

    随着一道闷声响起,那个凝结了两尊顶尖巨擘加持的光罩,竟然是微微一颤。

    在这一瞬,雾山和雾扬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变,虽然他们联手所布下的光罩并未就此破灭,不过,他们也是察觉到了那些血雾的可怕之处。

    在刚才接触的一瞬间,那些血雾便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黏在了光罩之上,一种极为恐怖的侵蚀之力猛的自其中传荡而开,而后,那些血雾竟然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快速的侵蚀着光幕。

    “这东西的侵蚀之力太强了,我们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仅仅是一瞬的功夫,雾山和雾扬心中便是涌起了一抹不安之色,他们知道,如果让那些邪恶的血雾弥漫出来,那这地下巢穴,恐怕就会真的毁了!水雾皇族虽然辽阔,但是,如果离开了这里,恐怕也没有他们雾之门千余强者的藏身之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