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852章 想耍赖吗
    水雾皇城最中央的殿宇之中。

    水晶龙等大能静坐其中,在他们的脸上,都是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不过,这种笑容,却是随着大殿中央一片景象中的变化,陡然凝固。

    “废物,竟然故意输给这小辈!”

    望着景象中那一块散发着夺目光芒的五色玄石,水景龙忍不住冷哼一声,一股暴戾的波动,也是自其身躯之中散发而开。

    “嗡……”

    随着这股气息的传开,在大殿中央的那片景象都是微微一颤,差点就此消散。

    在大殿左右,水径华等大能也是一脸的阴沉,这种变故,他们谁也没有料到。

    ……

    雾雨晶坊,解石大厅之中。

    随着那块五色玄石的出现,整个大厅之中顿时有着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原本,即便秦逸尘再开出一块五色玄石,对最后的结局也不会有着太大的变化,但是,让人惊骇的是,那块五色玄石,竟然比起秦逸尘之前开的那块还要大出一倍有余!

    仅仅是粗略的看去,便能够看出,这块五色玄石,至少有两公斤!

    一块土属性的变异灵种,还有一块一公斤重的五色玄石,再加上这一块五色玄石,其价值至少已经达到了三十三万灵液左右!

    而药井虽然开出了三块五色玄石,但是都只有一公斤甚至还不到,其总价值,连三十万灵液都没达到。

    原本已经足以碾压了秦逸尘的形势,在这最后一刻,却是出现了逆天的反转。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一道道目光,都是有些僵硬的看向了药井。

    这块飞星灵晶,可是药井故意算计秦逸尘,让他购买下来的啊!

    而就是这块飞星灵晶,竟然开出了一块足有两公斤重的五色玄石,成功的将局势给逆转!

    药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帮”秦逸尘所挑选的一块飞星灵晶,竟然真的帮助后者成功的完成了逆袭!

    “怎么会这样,就这么一点没看透的地方,怎么可能隐藏着这大一块五色玄石?!”

    药井在心中不断的咆哮着,面色更是扭曲不已。

    “哈哈,多谢药井前辈想让!”

    而此时,秦逸尘也是突然站了起来,大笑之声,在安静的大厅之中响彻而起。

    听得这句话,药井差点就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在大厅中的无数强者,面色更是显得精彩不已。

    这种戏剧性一般的结局,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不过,他们知道的是,这次赌石之事,将会成为一个传说级别的笑话,在万族大陆上流传而开。

    堂堂水雾皇族第一神鉴大师,竟然帮助自己的对手,挑选了两块藏有五色玄石的飞星灵晶,甚至,其中一块,还是足以起到碾压作用的!

    “两位大人,最后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根据我们晶坊的评估,药井供奉大人挑选出的飞星灵晶,最后开出的总价值是二十九万灵液。”

    在半响之后,雾寇与几个雾雨晶坊的高层轻轻的商议一番,他也是硬着头皮说道。

    以三万灵液,开出了价值二十九万灵液的东西,这种事情,放在平时,已经是足以让人震惊了。

    不过,在眼前,这二十九万灵液的三块五色玄石,却并未能帮助药井取得这场赌石的胜利。

    “秦逸尘大人所挑选的飞星灵晶,最后总价值是三十三万灵液……”

    在微微顿了顿之后,在药井阴沉的目光中,雾寇的声音也是缓缓响起。

    眼前这两人,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但是,身为这场赌石的见证人,他必须要如此的将最后的结果公布出来。

    其实,即便是他不说,众人也能够清楚的看到最后的结果。

    随着药井声音的落下,整个大厅之中都是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一道道目光,都是不住的在秦逸尘与药井身上转动着。

    “药井前辈,赌石结果已经出来了,不知道那赌注……”

    秦逸尘此时的面色,已经是一扫之前的阴霾,布满了笑容,那充满了喜色的声音,也是在大厅之中响彻而起。

    “小辈,你好意思说自己赢了吗?”

    药井板着一张脸,阴沉的声音也是响起。

    “怎么不好意思?这结果不是明摆着吗?怎么,难道前辈想耍赖不成?”

    秦逸尘眉头一挑,声音之中夹杂着不少的戏谑之色。

    听到这话,药井顿时感觉胸口一阵气闷,这三块飞星灵晶,秦逸尘明明就只挑选了一块,其他两块,都是抢了自己的。

    “唉,你们家族之人怎么都这么喜欢耍赖?当初药央在输了之后,也是装疯卖傻,最后愣是把赌注从你们的全部家产,变成了四分之一的产业。”

    见到药井没有开口,秦逸尘不由的轻叹一声,道:“所以在一开始你要与我赌石的时候,我才会拒绝,现在看来,唉……”

    望着秦逸尘一脸不屑的面色,在大厅之中顿时响起了一片低笑之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秦逸尘挑选飞星灵晶的模样,他们恐怕还真会觉得秦逸尘是如何的委屈,不过,这些话语,肯定也会被添油加醋的传出去。

    如果药井真的耍赖,那他与药寂家族的名声,也算是彻底的毁了!

    日后,这也将会成为他们家族的一个笑柄,什么无名小辈,都敢拿出来嘲笑了。

    听着秦逸尘的这番话语,药井的面色变得更为的难看,这家伙的嘴未免也太过狠毒了吧,凭这一番话语,他就算想耍赖,也丢不起这人啊!

    “小辈,你记住,我药井还不屑与一个不要脸的小辈耍赖!”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之下,药井的面色变得铁青了起来,不过,在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怒声喝道。

    旋即,药井袖袍一挥,满脸阴沉的对着外面走去。

    在大厅中拥挤的人群,见到这幕,都是连忙让出了一条通道。

    “药井前辈,等下我会去问水景龙前辈的,你这些年的供奉数量还有赌石赚的钱,可不能少了啊!”

    而在药井正要离开之际,秦逸尘戏谑的声音却是再度响起。听到这话,药井的身形都是不由的一个踉跄,其面色一阵胀红,差点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