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765章 血魔之身
    从异象看来,秦逸尘所动用的神通,比起那个血狰一族的五长老都要强横。

    这也是不由的让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圣级高级的家伙,竟然能够有如此恐怖的底牌。

    而最为震惊的,却还是血狰一族的三尊长老,此时,他们同在屏障之中,那股可怕的压力他们才是最为清楚。

    而且,他们都能感觉到,这股压力,是来自血脉上的威压!

    身为血狰一族的大能,他们还是第一次从外族身上,感受到了这种压力,这如何让得他们不震惊!

    天地间真元沸腾,刺眼的血红光芒疯狂的凝聚,直接是在秦逸尘上空凝聚出了一个庞大的旋涡,远远看去,这个旋涡遮天蔽日,几乎密布了整个广场的上空。

    秦逸尘的身形仿若是被一股奇特的力量给拖着一般,缓缓的从那个深坑之中漂浮而出,那俊朗的面庞上一片淡漠,从其身躯之中,有着一股奇特的威压散发而出。

    “哼,装神弄鬼!”

    见到这幕,五长老冷哼一声,那血气凝聚的血爪已经再度凝实,而且,似乎也是有些忌惮秦逸尘的这一招,那血魔鬼爪上的波动比起之前更为狂暴。

    “咻!”

    随着一道破空之声的响起,那只鬼爪一闪之下,直接是将空间都撕裂开来,再度对着秦逸尘怒抓而去,看那般架势,仿若是要弥补第一次没有将秦逸尘轰杀的遗憾。

    而面对这一击,秦逸尘那淡漠的面庞依旧没有什么变化,随着其身躯之中暴涌而出的能量涌入,在其上方的那个旋涡也是猛烈的颤抖了起来。

    最后,在无数道惊惧的目光中,一只庞大的爪子撕裂开旋涡,从其中显露而出。

    从那只利爪之上,即便是圣级巅峰的巨擘级别强者,都是感觉到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波动。

    “真龙之爪!”

    秦逸尘心中怒喝一声,顿时那只庞大的巨爪彻底的撕裂开漩涡,降临在了这片天地间。

    在那巨爪之上,布满了血色的鳞甲,一种威严之气,立刻涌荡天际。

    随着这只巨爪的出现,这天地间的真元沸腾程度更是变得疯狂了起来,那只巨爪悬浮天际,如同灭世之爪一般,随时都会爆发出毁灭般的力量。

    “好可怕的神通!”

    无数道目光皆是惊骇无比的望着天际上那一只巨爪,在他们心中,无不是惊骇得亡魂皆冒,这等神通,比起血狰一族五长老所施展的“血魔鬼爪”还要强横霸道!

    “今日我便让你们血狰一族之人看看,何谓正统的血脉之力!”

    秦逸尘的身形一动,出现在了那只巨爪之后,他目光凌厉,望着那急射而来的血爪,而后心神一动,顿时天地动荡,那只充满了威严之气的巨爪直接是破空而出,带着无穷的毁灭之力,怒抓而去。

    “轰!”

    巨爪尚未临近,即便是在远处的五长老,浑身的衣衫都是被震得猎猎作响,一丝丝气劲如若刀锋一样不断的在其周身刮过,那坚硬的地面上,都是被划出了一道道极深的痕迹。五长老的目光,也是死死的盯着那呼啸而来的巨爪,在他布满了血线的眸子之中,红芒闪烁,而后,他深吸一口气,森冷道:“口出狂言,今日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凭什么勇气,敢在老夫面前提正统血脉之

    力四字!”

    “咻!”

    随着喝声的落下,五长老的身躯一震,一口精血从其口中喷出,如若一道血箭一般,直接是落在了他身前那一道虚影之上。

    随着这道精血的融入,五长老低喝一声,那道虚影便是疯狂的蠕动了起来,顿时间,一股同样强横的波动,也是自其中席卷而开。滔天血气蠕动,最后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那到虚影彻底的凝实了起来,那尊庞大的身影,看上去就如同是一尊浴血魔神一般,在其身上涌荡的那些血气弥漫而开,如若要将这片天地都化为修罗炼狱

    一般。

    “轰!”

    在那等气息之下,原本席卷到五长老周身的那种狂猛波动,顿时变得安静了起来,仿佛是被那道身影给生生压制下来了一般。

    由此可见,五长老的这道神通,也是相当的强悍。

    如若魔神一般的身影凝实,五长老的眼神也是陡然变得森然了起来,他盯着那呼啸而来的巨爪,猛的一把探出,沉喝之声,响彻天际。

    “血魔之身,屠戮炼狱!”

    中央广场之上,那道浴血魔神的身影猛然一颤,而后直接是穿过了天际,与那只血爪融合,而后狠狠的对着那一只散发着无尽威严的巨爪怒轰而去。

    “嘭!”

    在无数道震撼的目光注视之下,两道皆是惊世一般的神通,终于是在广场的半空中轰然相撞,在那一瞬间,天地颤抖,一股股可怕至极的狂猛风暴,疯狂的席卷而开。

    在那等风暴之中,浴血魔神的身影与那只巨爪相撞,不断的侵蚀着彼此,血脉之力交融间,爆发出了道道巨大的爆炸之声。

    然而,让人有些惊愕的是,两者虽然暂时僵持了下来,但是,谁都看得出来,那只充满了威严的巨爪,在这个时候,竟然还隐隐的占据了一丝上风。

    在两者的僵持之下,这只巨爪所波荡出的那种威严之气,仿若是能够克制后者一般,任由后者如何的侵蚀,却也没未被其所动。

    反观那道魔神身影,虽然其波动丝毫不逊色于后者,但是,也不知是何故,那种充满了戾气的血气,却是在不断的被剥离着,仿若是被克制了一般。

    “这怎么可能!”

    在远处的五长老,显然也是察觉到了这幕,他的心中也是一片的惊骇。

    因为他知道,这根本就不是神通之间的差距,而是源自于血脉之力的差距!能够成为血狰一族的顶尖巨擘,在成长之路上,他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血脉之力强大的强者,按理来说,除了族中那几个存在之外,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