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764章 求饶
    “呯!呯!”

    两道可怕的神通,在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轰然相撞。撞击的瞬间,惊雷一般的声音便是疯狂的传出。血魔鬼爪与那只巨拳在空中不断的释放着狂暴的波动,试图将对方给摧毁,不过,让人有些诧异的是,此时的双方,显然是旗鼓相当,因此,不论那等波动是如何的狂暴,两人的攻势,都未能取得太过明

    显的效果。

    “血魔鬼爪虽然凶狠,不过,它那魔音对秦逸尘而言却没有什么效果,他可不仅仅是一个圣级高级的武者……”

    在广场外,雷云幽原本有些紧张的俏脸,在见到僵持下来的两道攻势,在其心中也是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这血魔鬼爪之所以凶狠,不仅因为其破坏力的强大,更为关键的是,在其中,还有着摄人心神的魔音!

    这也是血狰一族独有的一种攻击方式,在这一招下,不知道有多少大能含恨陨落。

    不过,这一招对于秦逸尘而言,却并没有太过特殊,那种让人忌惮不已的魔音,根本就未能动摇他的心神,所以,他仅仅是动用了七层诛魔劲力的真元与血脉之力的结合,便是将其抵挡了下来。

    “被挡下来了吗?”

    在广场中,五长老仿若是听见了众多的嘲笑之声一般,在其眼中,有着一抹冷芒闪烁,其嘴角边,却是突然的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小辈,想看老夫的手段,就要做出付出生命的惨痛代价……”

    五长老的目光远远的盯着秦逸尘,随着一道低喃之声的响起,他突然的左掌突然在其右手上一划,一抹妖异的鲜血,陡然自其右手手心处流淌而出。

    随着这一缕鲜血的流出,这片天地间的凶煞之气陡然沸腾了起来,滔天的血气陡然自其苍老的身躯之中涌荡而出,猛的对着那只血魔鬼爪之后汇聚而去。

    “嗡……”

    随着这滔天血气的汇聚,在那只血色的鬼爪之后,一道虚影逐渐浮现而出,而随着这一道虚影的出现,这片空间中的空气,仿若都是凝固了起来。

    “这是什么手段?!”

    望着这突然变故的一幕,无数强者的面色都是猛的一变。

    在周边那些雷妖一族的大能们,脸上更是有着一抹深深的凝重之色。

    从那道虚影之中,他们能够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

    “桀桀,能让老夫动用这招,小辈,你足以自傲了!”

    仿若是感受到那无数目光中的惊惧之色,在五长老嘴角上那一抹诡异的笑容愈发的浓郁,在其脸上,也是多出了一抹狰狞之色。

    随着滔天血气的涌动,那道虚影逐渐的凝视,血魔鬼爪的气势,在此刻也是猛然暴增!

    “呯!呯!”

    伴随着血魔鬼爪的暴涨,其上的威能也是立刻变强,那只鬼爪陡然紧握,可怕的力量释放出来,在那只巨拳之上,顿时便是有着一道道裂纹浮现而出。

    “碎!”

    血狰一族五长老陡然冷喝,旋即,众人便是听见了一道清脆的声响响起,那只凝聚了秦逸尘真元与血脉之力的巨拳,竟然是被生生的抓爆而开。

    “哼。”

    在巨拳被破的瞬间,秦逸尘的喉间也是传出了一道闷哼之声,在其脸上也是闪过一抹苍白之色。

    血脉之力固然强悍,其增幅也远不是一般的神通所能比拟的,不过,任何一道动用血脉之力的神通,都有着极强的后遗症,只要攻击被破,那就相当于损耗了自己的精血!

    “老夫本来打算给你留一条活路,只是打断你四肢带你回去,现在这一切是你自找的,可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五长老一招得势,脸色变得更为狰狞,随着他的冷笑之声响起,那只鬼爪直接是撕裂开空间,而后洞穿虚空,狠狠的对着秦逸尘怒抓而去。

    阴影,几乎在瞬间便是笼罩住了秦逸尘所有的退路,而后,那只巨爪,便是在无数道惊惧的目光中,狠狠的轰在了秦逸尘的身体之上。

    “嘭!”

    低沉的闷声,几乎是让得所有人的心头都是狠狠的一颤,那股可怕的力量倾泻而开,直接是将地面上轰砸出一个巨型深坑,在深坑的四周,一道道狰狞的裂缝更是将坚硬的广场都给贯穿撕裂。

    望着这一幕,原本还有些低声细语讨论的声音,顿时都是变得一片死寂了起来,无数道目光,都是死死的盯着那个深坑。

    随着尘埃的逐渐消散,那深坑中的景象,也是逐渐的暴露了出来。

    在其中,秦逸尘面色苍白,身体之上,也是有着血迹流出,显然是被伤得不轻。

    不过,即便是如此狼狈的模样,他的脸色依旧是那般的淡然,他的目光,依旧是望着对面的五长老,那般模样,仿若是在嘲笑后者一般。

    “哼,看不出来你倒是挺抗揍的!”

    五长老森冷的看了一眼被其打伤的秦逸尘,森冷一笑,随着他功法催动,在天际之上的那道身影再度一动,一只与之前一般大小的血爪也是再度凝聚而出。

    看其模样,显然是想要下杀手!

    “用血脉之力来凝聚虚魂,呵呵,血狰一族的手段,真是让人惊讶啊。”

    在那只血爪凝聚间,秦逸尘吐了一口污血,淡淡的声音也是响起。

    “现在才后悔求饶,已经太晚了,敢挑衅老夫,你就应该有这种觉悟!”

    五长老冷笑一声,那只血爪凝聚得更为快速,很显然,他根本就不打算给秦逸尘半点机会。

    “求饶?老东西,你未免也看得起自己了,你以为,就你们会这招吗?”

    在五长老森冷的目光中,秦逸尘的头猛的抬了起来,在其身上,赤色的光芒如若一轮烈阳一般暴涌而出,一道冷笑之声,也是在天地间响彻而起。

    “轰!”

    这一瞬,天地仿佛都是被掀翻,整片天地间的真元,都是疯狂的沸腾了起来,无数的强者,甚至都是隐隐的感觉到,一股奇特的压力,直接是无视了那层屏障的阻拦,陡然笼罩而来。当下,无数的强者都是满脸的骇然,这究竟是什么手段,竟然强横到了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