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744章 新的发现
    “嗡……”

    随着秦逸尘的动作,从二统领胸口的血洞之处,一缕缕鲜红的血液缓缓的涌动而出。在这些血液出现之际,一股煞气陡然在天地间弥漫而开。

    “这些东西,似乎有些不太寻常啊。”

    望着从那些血液中不断涌荡而出的血气,秦逸尘的眉头也是忍不住微微一皱。

    他知道,血狰一族的秘密,便是在他们的血脉之力中!

    在微微沉吟之后,他意念一动,一缕心神直接是对着悬浮在面前的那些血液之中潜去。

    “嗡……”

    随着这缕心神的潜入,那无边的血气顿时对着秦逸尘暴涌而来,从那黑袍之下,也是有着一股惊人的煞气涌荡而出。

    在这一瞬,秦逸尘的脸上也是有着一条条赤红的血线浮现而出,那般模样,就如同是着魔了一般,看上去极为的渗人。

    “这东西!”

    秦逸尘低骂一声,心神一动,便是将那股暴戾之气驱赶了出去,在其周身,也是被淡淡的真元所包裹,那些血气虽然来势汹汹,却也无法渗透进来。

    而在这般观察之下,秦逸尘有些意外的发现,这个二统领的血脉之力似乎极为的奇特,即便他已经身死了,但是在这些血液之中,依旧有着一种隐隐的吞噬之力。

    或许,这便是血狰一族吞噬别的种族强者血脉的特殊之法。

    但是,虽然感觉到了这种异样,秦逸尘却也无法看透他们是如何吞噬的。过了好半响,依旧是没有新的发现,他也只能无奈的将那抹心神给收了回来。

    “血狰一族的血脉之力虽然不弱,不过与那些皇级种族的血脉之力相比,肯定还有些差距,他们是怎么做到吞噬别的种族血脉之力,来提升自己的呢?”

    望着眼前不住翻腾的血液,秦逸尘的眉头也是不由的紧皱了起来。

    “看来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在微微沉吟后,秦逸尘一咬牙,原本包裹在其周身的那股真元顿时消散而去。

    “嗡……”

    随着阻拦的真元消散,那些血气顿时疯狂的涌荡而来,在他面前悬浮着的那些血液,也是呼啸而来,将他的身影包裹在其中,一丝丝鲜红的鲜血,也是顺着秦逸尘的毛孔涌入体内。

    在这一刻,秦逸尘的面色微微一变,他的心神也是快速的潜入体内。

    在其内视之下,却是惊愕的发现,那已经失去了躯体的血液,在进入他体内后却是如若具备了灵性一般,化为了一条条血蛇,将其体内的真元给尽数的吞噬!

    “咦?”

    见到这幕,秦逸尘也是不由的轻咦一声,他的意念一动,一道真元从经脉中涌荡而出,刺在一道狰在吞噬其真元的血蛇之上。

    “嘶……”

    然而,让秦逸尘有些意外的是,那一条血蛇却并未就此被轰散,反而,在受到攻击之时,那条血蛇竟然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这种音波在秦逸尘体内扩散而开,直接是令得其五脏六腑都是震动了起来,甚至,连其体内经脉中流淌的血液都是受到了阻碍。

    “噗嗤!”

    在这种音波之下,秦逸尘的面色一白,一口鲜血也是自其口中喷出,在其脸庞之上,青筋攀爬着,看上去极为的狰狞。

    那种声音,犹如将他的身躯都撕裂了一般。

    秦逸尘捂着胸口,强忍着那种撕心裂肺一般的剧痛,在喘息了半响之后,体内终于是平复了下来。

    “血脉之力,竟然还有这种能力?”

    虽然那种感觉极为的难受,但是,在秦逸尘眼中,却是有着一抹欣喜之色。

    他这个时候方才是发现,血脉之力,并非他所理解的那般,只能增幅自己的实力,像这种音波,便是他以前完全没有想到过的。

    在这个时候,他心中仿若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一条全新的道路,也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连血狰一族的血脉之力都能如此,那我的……”

    想到这里,秦逸尘的面色陡然一凝,他的心神也是注视着那些在他体内作威作福的血蛇。

    “嗡……”

    在下一瞬,随着心神一动,那潜伏在体内的血脉之力猛的奔涌而出。

    “轰!”

    在这股庞大的血脉之力下,那些原本正在肆意吞噬所遇见一切的血蛇,几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顷刻间便是被摧毁。

    不过短短片刻的功夫,秦逸尘体内的血脉之力如若咆哮的怒龙一般在其经脉中流淌一周,而原本那些肆虐的血蛇,已经是被尽数的轰散。

    秦逸尘并没有去吸收这些血脉之力,而是将它们给尽数逼出体内。

    因为他感觉得到,这个二统领的血脉之力虽然强大,但是太过杂乱了,对于他的血脉之力,没有任何好处。

    而且,领悟到血脉之力的这种作用时,他简直比获得万傀皇族遗迹时更为惊喜!

    “吞噬外族的血脉之力,终究只是邪门歪道,只有精炼自己的血脉之力,方才是正统!”

    望着眼前还漂浮着的一些血液,秦逸尘低喃一声,手掌一握,一股血色的真元呼啸而出,一抓之下,那片空间直接是塌陷了进去,其中的血液,也是被彻底的碾灭。

    “血狰一族,还真得感谢你们啊。”

    秦逸尘望了望自己的手掌,在其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咻!”

    旋即,他的身形一动,站在一尊傀儡的肩膀上,下一瞬,傀儡的脚下一踏,飞掠而起,直接是对着潜龙寨的方向暴掠去。

    在二统领身死之际,血狰一族之中肯定会有所感应,毕竟,一尊顶尖巨擘,在他们族中肯定有着类似于魂灯的东西。

    一旦让血狰一族发现此事,肯定会有大能过来查探,如果还只是顶尖巨擘级别的强者,那也还好,但是,如果至强者亲自查探,那麻烦就大了。

    虽然自傲,不过秦逸尘可不认为,自己能够与至强者抗衡。所以,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在血诸之地中作过多的停留,而是要快点回去,解决掉那里的麻烦,带着潜龙寨的人族逃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