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663章 黔驴技穷
    残阳如血,印照在这片天地间,空气中的气氛,也是凝重至极。

    一尊尊在各大种族中深处高位的大能,此时却是在拼死厮杀着,各种很辣的手段层出不穷。

    “轰!”

    随着鹏罗飞的一道怒喝,他的身影便是对着秦逸尘暴射而去,那强横的真元,更是将空气都撕裂开来。

    “小心!”

    见到鹏罗飞动手,正在与一尊顶尖巨擘战斗的青正毅面色也是陡然大便,他拼力将那尊顶尖巨擘逼退一丝,身形猛的对着秦逸尘支援而去。

    虽然秦逸尘有能力抗衡寻常圣级巅峰的巨擘,但是,鹏罗飞可是一尊不折不扣的顶尖巨擘,那完全不是乌鹏一族三长老与虎兼所能比拟的。

    没人认为,秦逸尘能够去与鹏罗飞这尊成名已久的大能抗衡。

    “老苟,想要小爷的命,你还不够资格!”

    然而,在这个时候,秦逸尘仿若也是失去了理智一般,随着一声怒喝的响起,他竟然没有半点躲闪的意思。

    “轰!”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秦逸尘身躯一震,体内的真元催动到了极致,而且,敏锐之辈便可发现,他的这些真元,如同海浪一般迅速的叠加着,那种恐怖的波动,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圣级中级强者的极限。

    “又是这招吗?”

    感受着秦逸尘身上传来的波动,鹏罗飞眼中却并未有什么意外之色,反而,在其脸上的那抹狰狞之色变得更为的浓郁了起来。

    “小辈,老夫要一击将你的信心给击溃,然后再慢慢的折磨你!”鹏罗飞狞笑一声,眼中也是有着一抹狠辣之色闪过,下一瞬,他的手臂一震,原本强横无匹的真元,更是变得恐怖不已,最后,竟然如同一只冲满了灵性的鹏鸟一般,带着无所不破的气势,对着秦逸尘狠

    狠的镇压而去。

    “鹏罗飞,对晚辈出手都动用全力,你还要脸不!”

    见到鹏罗飞的动作,青正毅也是知晓,后者今日是铁了心要将秦逸尘斩杀在此了,他怒喝一声,一道丝毫不弱的真元匹练,猛的对着鹏罗飞的攻势轰击而去。

    “青正毅,他们的事情,可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不过,那道真元匹练尚未轰至,一道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其前方,赫然是与青正毅对战的那尊顶尖巨擘!虽然青正毅是顶尖巨擘,不过,在与同等级强者对战之时,后者根本不会给他去支援的机会,反而,青正毅的这般动作,让得他俩的战场更为接近了秦逸尘两人,只要一个不慎,他们交战的余波便会波及

    到秦逸尘,让得后者处境更为我危险。

    “小辈,这便是得罪我族的后果!”

    鹏罗飞丝毫没有因为青正毅的喝声而留手,那只真元所化的乌鹏,已经是夹杂着可怕的波动轰然而至。

    在这个时候,鹏罗飞似乎已经看到了秦逸尘脸上的惶恐和绝望了。

    “给小爷破!”

    然而,让得他有些意外的是,在这个时候,秦逸尘脸上完全没有他预料中的那种神色,反而是充满了火热的战意。

    “轰!”

    随着其喝声的落下,原本在秦逸尘身上缭绕的那种金黄色的真元,猛的一颤,竟然是变成了赤红之色,与此同时,他的气息,也是诡异的变得强大了几分。

    “嘭!”

    下一瞬,两道可怕的真元在半空中轰然相撞,这一刻,天地都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在众多震撼的目光个下,身为顶尖巨擘鹏罗飞的那一道攻势,竟然并未如同众人所预料的那般取得摧枯拉朽的优势,反而,是被那一道赤红色的真元给抵挡了下来。

    “这个家伙,真的是圣级中级吗?”

    “难怪老祖他们都说此子不能留,若是任由其成长下去,日后恐怕老祖他们都拿他没办法了!”

    “这等手段,应该是动用了什么秘术吧?”

    “哼,即便他手段再多,在鹏罗飞手中,他也唯有落败一途!”

    见到那两道攻势竟然僵持了下来,所有人眼中都是有着一道诧异之色涌现,旋即,一道道低叹之声也是不由的在空中响起。

    “倒是有点本事!”

    鹏罗飞眼中同样是掠过一抹诧异之色,他的这一击,即便是圣级巅峰的巨擘,都要暂避锋芒,但是,区区一个圣级中级的小辈,竟然凭借自己的手段,将其抵挡了下来!

    “不过,这就是你所依仗的狂傲资本,那就到此为止吧!”

    随着一道冷笑之声的响起,一波波强大的真元,源源不断的从鹏罗飞的体内弥漫而出,直接是对着那只被当下来的乌鹏注入而去。

    在这般注入之下,秦逸尘所轰出的那道赤色真元,终于是被缓缓的撕裂开来。

    “去!”

    在这个时候,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袖袍中的手掌微微一颤,一道金色的刀气陡然一闪而过。

    “小辈,你是终于技穷了吗?这种低劣的偷袭手段,对老夫可无效!”

    然而,在其刚动作之际,鹏罗飞的冷笑便是突然响起。

    “呯!”

    下一瞬,鹏罗飞后背仿若长了眼睛一般,他的袖袍微微一抖,在其身后不过丈许之处,一道金色的刀芒如若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给抓住了一般,在半空中不住的颤动着。

    “好阴险的小辈!”

    “他的杀招,竟然是潜藏在这里!”

    “哼,鹏罗飞的经验是何其的老辣,若是在这种小辈手中栽了,那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

    随着那道金色刀气的颤动,在其周围的空间都是不住的被撕裂开来,诸多的巨擘见到这幕,心中都是忍不住微微一颤。

    如果换成他们,一个不慎,恐怕就会吃上不小的亏。

    不过,这种攻击,在鹏罗飞手中,却是无法再往前刺出一分。

    “就是这种低劣的手段,将老三杀了……”鹏罗飞的眼中闪过一抹心痛之色,旋即,他的面色猛的一沉,手掌微微虚握,那道金黄的刀气,顿时被凭空捏爆开来,与此同时,那道僵持的赤红色真元,也是被彻底的撕裂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