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427章 可有可无的规矩
    第1427章 可有可无的规矩

    “如果不想再那般丢人,我奉劝两位还是不要再来自讨苦吃了。”

    而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秦逸尘仿若是背后长眼了一般,一道淡淡的声音,悄然在大厅中响彻而起。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在这一道声音之下,满脸怒意的药文和药夜,却是脚下一顿,竟然是楞在了原地。

    见到这幕,众人的眼中都是有着一抹诧异之色闪过。

    这可不像他们认识的药文、药夜啊!

    而两人在微微一顿之后,脸上也是一阵火辣,他们两人,竟然被一个外族之人的一句话语给吓到了!

    从这小动作上,便是不难看出,他们两人的内心深处,对于秦逸尘还是显得很是忌惮。

    他们见过两次,但是这两次,信心满满的他们都是莫名其妙的败给了后者。

    “哼,装神弄鬼,凭借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和运气,让你侥幸占了点便宜,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旋即,药文冷哼一声,讥讽道。

    然而,对于他的话语,秦逸尘连头都没回,只是坐在椅子上,悠闲的望着窗外那如火如荼一般进行着的药典大会。

    “小子,在我们面前摆架子,我看你是不想参加药典大会了!”

    药夜也是冷哼一声,声音有些阴沉的喝道。

    听到这话,不少人的眼睛也是微微一眯。

    虽然在以前,羞辱药重长老身后家族之人,他们早已见惯不鲜了,但是,像这种打算让后者连药典大会都参加不了的事情,到还没有发生过。

    毕竟,如果在那属于药重长老家族的位置上空缺了,恐怕会引起不小的议论。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并没有人出来劝和的意思。

    在他们看来,药重长老身后的家族已经到了末路,或许,他们也是知道自己的处境,并不想那般丢人,所以这一次才找了个外人。

    即便是秦逸尘在这里被药文他们欺凌得无法参加药典大会,或许也不会引起什么轰动。

    毕竟,药重他们家族前两次的战绩也是丢人至极,而且,在他们家族中,也并没有太过出众的年轻一辈,想来即便不参加,别人也会将其当成是自己放弃了。

    “你可以来试试。”

    在一道道异样的目光中,秦逸尘却依旧是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仿若,对于药夜两人的威胁,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一般。

    听到这话,药文和药夜的面色也是猛的一沉。

    但是,让人有些惊愕的是,即便是秦逸尘如此的无视态度,药文两人却没有立即动怒。

    “真是够狂,不过,在我族之中,还轮不到你来嚣张!”

    而在众人还在惊疑间,一道微怒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旋即,便是见得一直没有开口的药杰,终于是忍不住站了出来。

    见到药杰开口,众人的神色皆是猛的一凛。

    在药文和药夜的脸上,更是有着一抹异样的神色闪烁。

    药杰也挺正直,即便是药重长老家族落魄,后者也没有参与到欺凌的行列中来过。

    但是,在药杰心中,种族观念却是极强。

    他平日里和善,但是,那仅仅是对于自己的族人!

    而像秦逸尘这种人,即便是挂着药寻女婿的名头,在其心中也只是一个外人罢了!

    一个外人在炼丹师总工会,当着他的面,如此目中无人,自然是让得他心中有些不悦。

    “是吗?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仿若也是听到药杰开口,那一直没有半点反应的秦逸尘,也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微微的转身。

    “问吧。”

    药杰微微挥了挥手,在其周身已经有着浩瀚的精神力波动而起,仿若,他已经有些忍不住想要出手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小子了。

    “在这里,可以动手吗?”

    秦逸尘微微转过身,在其脸上却并没有什么紧张之色,反而是笑着对着药杰问道。

    那般模样,仿若根本不惧怕药杰,甚至,有着一种挑衅的味道。

    听到这句问话,众人的眼中都是有着一抹讥讽之色闪过。

    炼丹师工会中,自然是不允许任何出现强行动手的行为,不过,对于这些天之骄子而言,这条规定却是可有可无。

    规矩,本来就是强者制定的,他们,将会是药族日后的大能!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便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但是,出手对付一个外人,即便是当真将后者废了,以他们的身份,还是能将此事给压下来的。

    不过,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对于如此简单的问题,药杰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更让人诧异的是,在看到后者时,那股充斥在大厅中的压抑波动,竟然是缓缓的消散了开来!

    “能吗?”

    而秦逸尘仿若是没有察觉到这些一般,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面上没有半点惧意,甚至有些逼迫性的问道。

    “不能!”

    然而,在众人以为药杰会直接暴起,以雷霆之势将后者精神力给摧毁之际,一道有些颓废的声音,却是从药杰的口中传出,在这道声音之中,颇有着一种无奈之色。

    听到药杰的回答,众人都是微微一愣,眼中有着一抹疑惑之色升起。

    这种规矩,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啊,药杰为何会这般回答?

    难道他不想动手惩戒下这个狂妄的家伙?

    而药文和药夜,在听到药杰的回答时,面色也是陡然阴沉了起来。

    他们也想不通,为什么在上一刻还是要替他们出头的药杰,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是收敛了起来?

    “这规矩是先辈流传下来的,以杰哥的性子,想来也是因为尊重先人才如此说的吧?”

    “嗯,那小子口舌功夫还真不错,凭借三言两语,竟然化解了一场危机。”

    “难怪药文会被他气得吐血……”

    见到这幕,大厅中的众人心中也是忍不住感叹道。

    而在听到这个答案时,秦逸尘却仿若没有半点意外,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药杰一眼,再度坐回椅子之上,一脸惬意的看着外面的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