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393章 婚姻之事
    第1393章 婚姻之事

    “麻烦?在这里还有人敢找药溪她们的麻烦?”

    听到那个路人的话语,秦逸尘的眉头也是忍不住微微一皱。

    虽然说因为药重这些年的不管事,他身后的家族已经被从丹城里排挤了出来,但是,再如何说,药重也是身为药族十大长老之一。

    有着这一重身份在,敢找他们家族麻烦的,恐怕整个药族中都找不出几个。

    不过,秦逸尘也知道,如果真的有人敢来找他们的麻烦,那他们背后,定然也是有着地位不下与药重的人物在撑腰!

    “敢来找他们麻烦的,自然不是一般势力,据说,这次又是城主府下的炼丹师过来了。”

    那个路人见到秦逸尘面色的疑惑,当即便是说道,仿若他是无所不知一般。

    “又是?他们以前也来过?”

    闻言,秦逸尘不由的更为诧异了。

    “当然,前几天药溪便是被药孟大人的弟子所伤。”

    听到这话,秦逸尘的眉头不由的紧皱了起来,如果他们猜错的话,这人口中的药孟,应该便是凌洛的师尊。

    似乎,药溪她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啊,在被排挤出了丹城之后,这种城市中,居然还有人不愿就此罢休。

    “走!”

    秦逸尘将那个路人松开,对着身旁一脸担忧的护卫喝道。

    此时,在前方被团团包围的府邸之前,已经被分隔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处阵营。

    靠近府邸前院的,自然是药溪等人,而另外一边,则是一批穿着炼丹师衣袍的身影,他们的身子站得笔直,颇有几分盛气凌人的姿态。

    在望向药溪她们一群人马的目光中,也没有丝毫的忌惮之色。

    在这一群人马的最前方,有着一个白袍青年凌然而立,在其身上有着一股强大的隐晦波动,显然是一个精神力不弱之辈,其袖袍上纹路的金鼎,更是让人知晓他那尊贵的身份。

    而在这个青年的身侧,正是在炼丹师工会与秦逸尘有过过节的凌洛!

    在炼丹师工会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无视得犹如垃圾一般的他,此时,脸上也是挂满了冷笑之色,森冷的望着药溪等人。

    而最惹人注意的,是那个白袍青年面前,一个身穿灰色袍子的老者。

    这个灰袍老者看上去年纪颇大了,在其脸上满脸皱纹,但是,他能够站在最前方,任谁都知晓,他的身份不凡。

    而精神力稍微敏锐一点之人便是不难发现,虽然这个老者身上没有什么磅礴的精神力波动弥漫而出,但是在其身上隐隐透露而出的隐晦波动,却是他身后那些人都遥不可及的。

    在其胸口,佩戴着一个炼丹师工会颁发的徽章,那徽章之上,一个闪烁着璀璨金光的“天”字极为耀眼。

    天级丹师!

    “药孟,你又这般大张旗鼓的过来,不知又是为了何事?”

    在药溪的身前,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此时,他的面色显得有些难看的望着身前的那个老者,沉声问道。

    “呵呵,药寻,你不会是跟我在装糊涂吧?”

    那个老者的目光扫视一圈,冷笑道。

    “药孟,七天前你们过来之时,我们家族便是收回了当初的约定,那日溪儿也被你们所伤,难道,你们还不肯就此罢休?”

    那个中年男子冷喝一声,脸庞之上也是有着愤怒之色浮现。

    “药寻,身为药族之人,说话要算数,你既然答应了将药溪嫁于药铭,就应该履行这个承诺,出尔反尔的事情,可是会让我族蒙羞的!”

    药孟淡笑一声,语气之中颇有几分威胁之色。

    “药孟,当初是你先承诺我们会帮我们的,但是,我们如今已经不在丹城了,更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们自然也不需要履行我们的承诺!”

    药寻面色也是微微一沉,喝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收回约定也是你们自己家族的单方面决策,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药孟冷笑一声,话语间,一股隐晦的波动隐隐的荡漾而开,让得无数人为之侧目。

    “强词夺理,药孟,谁不知道你们和药寂他们是一伙的?无非就是想吞下我们家族,何必还故作姿态找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个时候,药溪俏脸也是一片铁青,忍不住怒斥道。

    “溪儿,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未婚夫,你这般对我师傅说话,也太没礼貌了些吧,等日后进我家门后,我会教你一些礼数的。”

    在灰袍老者身后,那个叫药铭的白袍青年微微一笑,道。

    “溪儿不会嫁给你,这门亲事本来就是你们设计的一场阴谋,我们根本就未曾正面答应过你们,所以,此事我们有权收回!”

    药寻眉头一皱,道。

    “药寻叔,你这样有些不太好吧?你以为在这座城市,如果没有我们的暗中保护,你们能够过得如此惬意?”

    药铭眼眸微微一眯,淡淡的说道,在那声音之中,一些明眼之人却是能够听出些许威胁的味道。

    “莫非药寻叔,还将你们家族当成是药重刚成为长老时候的盛期?待到这次药典大会后,你们连那个唯一吓人的名头都将失去!”

    药铭说到后面,话语之中明显多了几分森然之色。

    听到他如此直白的话语,药寻等人的面色也是变得阴沉了起来。

    但是,他们却也知晓,此事极有可能会发生,虽然药溪说药重回来了,但是,他们连人都没见过,凭借他们这些天赋一般的族人,如何能撑起身为十大长老之一的家族?

    “咳,药寻啊,有些事情你还是要看开一些,而且当初既然你们默认了他们之间的婚事,再收回也让得我们太过蒙羞了,而且,药溪嫁给药铭,对于你们家族也有不错的好处,至少,你们不用担心彻底失去那个身份之后,居无定处。”

    药孟抬了抬头,笑道:“今日我们是奉了城主大人之命,药溪,我们是肯定要带走的。”

    闻言,药寻面色一变,在其身后的护卫们,更是忍不住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武器,一时间,府邸之前的气氛都是变得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