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392章 无视
    第1392章 无视

    “想在你们这办个工会徽章还是真难。”

    对于那一道道震撼的目光,秦逸尘却仿若没有察觉到一般,他耸了耸肩,无奈的苦笑道。

    听到这话,那个绿衣侍女俏脸猛的变得苍白了起来。

    从第一眼,她觉得秦逸尘有些不凡,但是,简短的交流却是让她觉得这个家伙不过是个什么多不懂的土包子。

    她何尝想到,后者会有这么大的来头?

    而且,一般来说,连药溪这等人物都称为先生之人,哪里还用得着自己来炼丹师工会?

    那些所谓的程序,药溪完全可以轻松帮他解决了啊。

    “先生,是有人为难你吗?”

    闻言,药溪的俏脸微微一寒,轻灵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些温怒之色响彻而起。

    “药溪大人……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按照惯例,并没有任何为难这位大人的意思。”

    听到这话,那个绿衣侍女连忙是开口道歉道。

    她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侍女,若不是因为有些姿色,又懂得察言观色,她连这炼丹师工会的大门都没资格踏入。

    如果得罪了药溪,那根本不用后者动手,炼丹师工会将马上把她踢出去。

    “先生,是那家伙冒犯了你吗?”

    药溪淡淡的看了那个侍女一眼,旋即,目光落在凌洛身上,一道有些怒意的声音也是轻轻响起。

    药重在离开之际,特意交代药溪要好生对待秦逸尘,可是,这还不到短短一天的时间,竟然有人敢在炼丹师工会中冒犯秦逸尘。

    对于药溪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虽然她们家族从丹城中被排挤了出来,但是,药重的长老身份仍在,身为十大长老之一的家族,她们的贵宾居然被个来自外族的炼丹师冒犯了……

    在药溪眼中,有着冷冽的寒芒闪烁。

    “小姐,那人是药孟的弟子凌洛。”

    在一旁,一个侍卫轻声对着药溪说道。

    “敢冒犯先生,就算是药孟来了也没用!”

    然而,药溪却是冷哼一声,一点面子都没留。

    听到这话,大厅中的众人都是忍不住悻悻的缩了缩脖子,不少的目光都偷偷的看向秦逸尘,此时,没有人怀疑,如果他点点头的话,凌洛今日绝对走不去炼丹师工会!

    “走吧,帮我弄个徽章先。”

    然而,让人有些意外的是,秦逸尘却连看都没看凌洛,直接是说道。

    那般模样,没人觉得他是不敢得罪凌洛,反而,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在他的眼中,或许根本就没把凌洛当过一回事!

    “先生,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好了。”

    闻言,药溪方才是收回目光,轻声道。

    至此,大厅中笼罩的那股压抑的气场方才是缓缓消散。

    而从药溪一出现,至始至终都未曾说过一句话的凌洛,直接是铁青着一张脸,快步离开,那般模样,仿若是生怕秦逸尘会突然将矛头对准他一般。

    自从拜在药孟门下之后,在药族之中凌洛就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侮辱,被人这般轻蔑的无视,这简直要比当面辱骂他一番还要难受。

    而更为关键的是,有药溪撑腰,他根本就不敢蹦跶!

    别人不知道药溪的身份,但是,他可是十分的清楚。

    药溪身后的乃是药重长老!

    虽然传言说,这个提前召开的药典大会,便是为了罢免其长老之职,但是,他现在依旧还挂着长老的名头。

    而药族之中,虽然有些不弱的家族,很是看不起药重身后的家族,但是,这也绝不是他一个外人能够招惹得起的。

    他平时仗着药孟的名头作威作福也罢,但是,在药族高层眼中,他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对于凌洛的离去,秦逸尘也没有去搭理,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他连收拾的欲望都没有。

    而在药溪的带领之下,秦逸尘甚至都没有经过任何测试,便是获得了一个地级徽章。

    对此,秦逸尘倒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他之前展露出来的精神力也不过是地级,而且,这也比较符合他低调的作风。

    毕竟,在他这个年纪的天级丹师,也唯有药族最为顶尖的年轻一辈有着这等实力了。

    在从炼丹师工会出来之后,秦逸尘有些尴尬的发现,无论他走在哪里,都是吸引着无数的目光,他知道,这一切皆是因为他身边那个毕恭毕敬的药溪!

    药溪的身份,在这座城市中,不少人都听说过,而见到她竟然如此敬意的对待一个青年,这自然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

    感受着无数目光的注视,秦逸尘也是无奈的对药溪提了下,后者也是识趣的先退开了,不过,药溪依旧有些不放心的,让一个尊级强者跟随在其身后。

    对此,秦逸尘倒也没有去拒绝,毕竟,在炼丹师工会中遇到的麻烦让他知道,在这城市中,有药溪这重身份在,还是能够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而有了炼丹师工会颁发的徽章,秦逸尘也是随意的在琳琅满目的商铺之中购买着一些人族中难以见到的材料。

    所幸极品灵液在这里也是通用,身怀巨款的他,根本不用担心不够花。

    跟随在秦逸尘身后的那个强者,每次在秦逸尘进入商铺后,便是老实的在外面等待,脸上没有半分不耐。

    甚至,望着每次空手出来的秦逸尘,他也没有去过问。

    当然,他并不知晓,秦逸尘只是在购买了之后,便是将东西放到戒指之中了。

    在闲逛了约莫个把时辰的功夫,秦逸尘也是满载而归,在那个强者的带领下,对着药溪家族的府邸走去。

    不过,在刚刚走到那条街道时,秦逸尘的眉头却是忍不住微微皱起。

    从远处,他能够看到,在那座府邸之前,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发生什么事了?”

    秦逸尘随手拉住一个路过之人,指着前方问道。

    “那个府邸中的人遇见麻烦了!”

    那个路人怒视了秦逸尘一眼,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后者胸口上,那象征着地级丹师身份的徽章时,他面色微微一变,当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