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248章 变故
    第1248章 变故

    “哗啦啦!”

    巨大的旋涡疯狂的肆虐着,那可怕的水旋之中,蕴藏着极为可怕的力量,足以轻易的将尊级巅峰的强者给撕裂成碎片!

    “唰!”

    在这种越来越强大的吸力之下,最终,秦逸尘脚下微微一颤,身形一个踉跄间,直接是被那种可怕的吸力拉扯而去。

    “糟糕!”

    在这一瞬间,秦逸尘连忙是催动无上霸体,不过,饶是如此,在落入那个巨大的旋涡之中时,水旋之中强悍的撕扯之力,还是在其肉 体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该死的!”

    在这种撕扯之力下,秦逸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飞快的下潜着,为了抵挡那种撕扯之力,他已经将无上霸体催动到了极致,他的整个身体,就犹如一轮小型曜日一般刺眼。

    不过,即便如此,那种四面八方的挤压之力,依旧是让其极为狼狈。

    虽然秦逸尘已经快速的恢复了,在最开始的措不及防被割出的一道道伤口,但是,在其的身体表面,依旧能够清晰的看到鲜血从中渗透而出,这是他肉 身无法承受那种可怕压迫之力的表现。

    现在他的肉 体,即便是寻常圣级强者都难以抗衡,可是在这水旋之中,依旧有着要承受不住了的迹象,由此可见,这里面的撕裂和压迫之力是如何的恐怖。

    而且,在水旋之中,他的身体也在飞快的旋转,秦逸尘的意识,都是随着眩晕之感的出现,逐渐的开始沉沦。

    ……

    而此时,在祭坛之外,古老的气息席卷了整个空间。

    在光圈的左右,金先煅和凌老各自占据一方,与那些苏醒的圣级战魂们厮杀在一起。

    在天地间的圣级战魂,至少有着三四十道气息之多,不过,它们似乎是极为的忌惮最中间的那个光圈一般,敢闯入进来的,不过寥寥数尊。

    而金先煅和凌老,对付这些战魂,显然是经验极其丰富,他们每一次出手,都是带着强悍无比的攻势,或以刁钻的角度,或以强横的姿态,将那些圣级战魂给摧毁。

    而每一尊圣级战魂被轰杀,都有着一团极为经营的白光浮现,这些白光消融的速度极快,不过也是被金先煅和凌老给拿下,交给了金然与云君三女吸收。

    这些白光之中,蕴含着突破圣级的奥义,吸收这等精华,对于金然这些半圣强者而言,无疑是有着巨大的好处。

    这也是为何莫起、钟年他们不惜引起金炎一族的不满,也想要带两人进来的缘故!

    虽然圣级战魂众多,不过,每次飞掠而来的也不过一两尊,凌老将圣级中级的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硬是没有一头能够穿过他的防线。

    而在他身后,赵血屠与另外一尊圣级强者的中间,云君三女不断的炼化着一团团圣级战魂所消亡时留下的白光。

    不过,这种震动天地的厮杀并未持续太久,随着凌老再次将一尊圣级战魂轰杀,一时间,在他周围再无一尊战魂敢靠近。

    “这些战魂,怎么回事?”

    在停下来之后,凌老不仅没有半点放松,反而,在其眉宇间,有着一抹浓浓的担忧之色浮现而出。

    这片空间,对于他们两族而言,是一个能够快速制造圣级强者的福地!

    因为祭坛的存在,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着这片区域,让得这些圣级战魂发挥受限,而且,它们无法远离这片区域。

    但是,这一次,云君她们在极远之处便是遇见了圣级战魂,由此可见,这里面绝对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而且,在以往,那些圣级战魂一旦苏醒,便会不停的攻击,他们每一次,都是战的精疲力竭,最后都是躲在祭坛的范围之中,等待这些战魂再度沉睡,方才能够离开。

    可是,这一次,这些战魂却并未如同赴死一般,一两个上前厮杀,它们仿若是不受祭坛的影响,极为理智停留在了极远之处。

    “都小心一点!”

    望着那些聚在一起的战魂,不知为何,凌老心中涌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身为驻在万族战域的顶级强者,凌老和金先煅都知晓,在祭坛之下,封印着一种特殊的东西,或许,这片诞生出战魂的空间,都是因为它的缘故。

    也是因为祭坛的存在,他们才敢带着自己族中的优秀之辈进来这里获取机缘,但是,眼下这般情况,分明是那东西出现了什么问题!

    “如果有异动,立刻回到祭坛边上,这些战魂定然不敢靠近那里!”

    在另外一边,金先煅面色也是一片凝重,显然也是察觉到了这些不对劲的情况。

    而在他们警惕间,两股强悍的气息,却是逐渐的弥漫开来,让得整片天地,都是为之颤粟!

    “圣级中级?!”

    “这怎么可能?”

    感受到这股气息,凌老和金先煅的面色都是大变。

    ……

    在光圈之中,这片狭小的空间之中充斥着狂暴的气息,巨大的旋涡已经遍布了整个巨潭,仿若是大地上的一只巨嘴一般,疯狂的吞噬着源源不断注入而进的磅礴真元。

    而与这般狂暴相比,在巨潭的深处,那个旋涡的尽头,却是显得异常的安静。

    在那里,黑暗涌动,那些狂暴的真元,仿若根本没有引起一点异动一般。

    而在黑暗的某处,一道身影静静的漂浮在其中,在其周身,被暗红色的血痂所包裹,而此时,从黑暗的潭水之中,有着极为精纯的能量,不断的注入那个血痂之中。

    在这种能量的注入之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在某一刻,那个被血痂包裹的人影终于是颤抖了一下。

    随即,血痂崩裂,逐渐的脱落,露出了其中的身影。

    “这是哪里?”

    这道身影,正是秦逸尘,在之前那可怕的水旋之中,近乎崩溃的肉体,再加上那种可怕的眩晕之感,直接是让得他失去了意识!

    在意识回归之后,他的双眸立刻的扫视而开,但是,入眼之处一片漆黑,而且,他发现,在这里似乎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压制着他的精神力一般,让其精神力根本散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