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218章 张衡的告诫
    第1218章 张衡的告诫

    “君姐姐,这么急着回去干嘛?那东西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嘛?”

    “难道君姐姐是想送我们离开吗?”

    待到出了那座城市的范围,云音的小嘴便是嘟了起来,不时的便是有着一道道小声的抱怨响起。

    在一旁的云岚虽然没说话,不过,显然也是对云君的此举有所不理解。

    “这赵血屠,是在故意震慑你们。”

    云君冷冷的扫视了一眼身后的城市,清冷的冷哼之声也是响起。

    “就凭他?”

    云音美眸之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在她看来,圣级强者,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她每次离开族中,至少都有两三个圣级强者暗中保护,而且,那些圣级强者,可不是赵血屠能够相提并论的。

    “云音,这里是万族战域!”

    云岚皱了皱眉头,小心的提醒道,不过,在她的眼中,也是极为的疑惑。

    赵血屠,是因为她们云灵一族的恩赐,方才能够突破到圣级的,他的这片地域和这座城市,乃至现在的地位,都少不了云灵一族的身影。

    后者对于她们,即便没有夸张的感恩戴德,至少也不会有什么恶意吧?

    为何他会来震慑自己?是不是云君想得太多了?

    “哼,当初跪伏在几位师姐面前,求得一味地宝灵药才得以突破,现在都敢直言我的名讳,还叫我师妹!”

    云君俏脸显得有些冰冷,美眸之中,更是有着一些寒芒闪烁。

    “君姐姐,那他还会不会去啊?”

    云音似有所悟的撑着小脑袋,好奇的问道。

    “他还没有胆量敢公然脱离我们,肯定会来,不过,到时候他是真出力,还是做做样子,就不好说了。”

    一旁的云岚显然懂得比云音要多少不上,她的面色也是微微的变冷了起来。

    “城主,她们几个走了。”

    在那城市之中的一间殿宇中,一个探子装扮的强者走入其中,对着正在惬意的喝着茶水的赵血屠道。

    “嗯。”

    赵血屠挥了挥手,淡淡的道。

    “城主,这次你还要去那地方吗?”

    在赵血屠对面,血离问道,此时,两人脸上完全没有了因为赵血泣魂灯熄灭的愤怒和焦急。

    “去还是要去的。”

    赵血屠冷笑一声,声音有些阴沉的说道:“不过,想来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云灵一族也是越来越不济了,这三个小妮子,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在万族战域的五个城主,如今也只剩您和那高路了。”

    血离一脸讨好的附在赵血屠身前,低声道:“城主,是时候您自己来主宰命运了,再多的恩情,那么多次,也算还请了。”

    “不可乱说,这东西我心中自然有数。”

    赵血屠淡淡的点了点头,制止后者说下去,旋即道:“你带几个兄弟,去查下赵血泣死的原因。”

    “给我查,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弟弟,打狗都得看主人,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对我的人动手!”

    随着赵血屠话音的落下,有着一种仿若连空气都要凝固的冰冷杀意涌动。

    朱泉峰,仿若还沉浸在之前那般可怕的大战余波的震慑之下,连一丝兽吼都没有响起。

    一道身影如若流光一般,从上方飞掠而下,这道身影,赫然是秦逸尘!

    “小兄弟,请止步!”

    而就在秦逸尘刚来到朱泉峰下方,一道带着几分恭维之声的声音,突然响起,旋即,便是见得张衡与几个尊级强者出现在天际上。

    “怎么?张兄也打算来试试运气吗?”

    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张衡的实力比起赵血泣而言,虽然要弱上一些,但是绝对也相差不多。不过,他虽然看上去显得有些狼狈,但是,若是收拾一个张衡,那绝对绰绰有余。

    张衡的目光在秦逸尘身上扫视着,要说他不在乎秦逸尘所得到的兽核与圣气果,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在端详一番,沉吟少许之后,张衡还是收回了目光,笑着说道:“小兄弟误会了,我并无恶意。”

    “小兄弟真是真人不露相,之前是我走眼了,有所冒犯,还望小兄弟海涵。”

    张衡的目光看向秦逸尘,望着后者眉宇间升起的一抹不耐之色,连忙是打住废话,问道:“小兄弟,不知道山腰上那些人你都解决掉没有?”

    秦逸尘微微沉吟,摇了摇头。

    虽然他下手也极为狠辣,不过,他并非嗜杀之人。

    赵血泣是不能放虎归山,所以他才下死手,而另外一些强者,他并没有斩尽杀绝。

    “看来小兄弟还有着仁慈之心,不过,这恐怕要给你带来不小的麻烦了。”

    见到秦逸尘的模样,张衡叹道:“小兄弟可知晓赵血泣的来头?”

    “不知。”

    秦逸尘淡淡的说道,一个已死之人,什么来头有关系吗?

    “你可听说过赵血屠?”

    张衡接着问道,不过,看到后者那完全没有动静的面庞,他知晓,后者定然是进入万族战域没多长时间,不然的话,在这片区域中,谁能不知道赵血屠的名头。

    “赵血屠,在五十年前,受到一个顶尖种族的赏赐,得以突破到圣级”

    张衡显然是想讨好秦逸尘,当即将关于赵血屠的讯息都说了出来。

    “当年赵血泣与赵血屠情同手足,虽然这几十年间交往甚少,不过,你杀了他弟弟,以赵血屠的性子,定然不会坐视不理,恐怕,现在已经派出人手来找你了。”

    “多谢,你我的恩怨两清了。”

    听完张衡的话语,秦逸尘点了点头,拱手道谢道。

    不过,在其脸上,却并未有什么担忧之色。

    说罢之后,秦逸尘也没多言语,身形一动,便是对着远方急射而去。

    望着那逐渐消失的身影,张衡嘴角忍不住狠狠的一抽,难道,这个毛小子不知道圣级强者的可怕之处吗?

    或者说,他认为能够逃脱来自赵血屠的追捕?

    只是,张衡完全不知道,秦逸尘这是债多不压身。

    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想要他的性命,即便是至强者,恐怕也有好几尊。

    而且,这还是他没暴露人族身份的情况下,若是暴露了身份,万族之内皆敌人也并非是夸张之词。

    早就摆好了心态的秦逸尘,又岂会在乎多上一个圣级强者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