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045章事变
    第1045章 事变

    “怎么了?老祖宗不答应让你带我们走吗?”

    虽然夫妻之间分多聚少,但是吕伶菡却敏锐的察觉到了秦逸尘的异样,她有些担忧的望着自己的男人,试探性的问道。

    面对吕伶菡关心的询问,秦逸尘心中升起一抹暖意,只是,小灵儿的事情,却是如同一块巨石一般悬在他的心头。

    “如果不方便说,也没事。”

    吕伶菡嫣然一笑,并没有去为难秦逸尘追问什么,她知道,自己的男人好强,她就是不想拖后腿,才来到这广寒宫。

    以她现在的实力,不说抗衡圣人,但是,一旦将她的天生阴脉爆发出来,绝对能够横扫一大片尊级强者!

    可是,即便如此,似乎秦逸尘也没有想要告诉自己的意思。

    想到这里,吕伶菡虽然没表现出来什么异样,但是在其心中,却是有些委屈涌出。

    “伶菡……”

    望着吕伶菡的样子,秦逸尘忍不住轻叹一声。

    最后,在沉吟少许之后,他还是将小灵儿的事情告诉了吕伶菡。

    虽然他不想吕伶菡过多的操心,但是,她是孩子的母亲,有权利知道这个事情!

    “什么?小灵儿……”

    听完秦逸尘的解释,吕伶菡心中一片震惊。

    即便她知晓自己女儿不凡,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小灵儿会和精灵族扯上关系,最为关键的是,如果没有那什么生命宝典,小灵儿体内始终如同存放着一个炸弹一般!

    生命宝典,看秦逸尘的反应,吕伶菡也不难知晓,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想要让小灵儿得到生命宝典,绝非什么普通之事。

    望着在殿外开心的玩耍的小灵儿,不知不觉,吕伶菡的美眸之中,弥漫了一层水雾。

    “伶菡,过些时日,我带小灵儿出去一趟,岳父他们都在太昊圣地的别院中,你去那里等我回来。”

    秦逸尘双手搂着吕伶菡,轻轻的附在后者耳边,柔声说道,声音之中,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质疑的味道。

    听到秦逸尘的话语,吕伶菡的娇躯一颤,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一头栽在其怀中,微微抽泣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吕伶菡方才是醒悟过来,原来,以前并非她实力不够,而是,这个男人想为她撑起一片天,不想让她受半点伤害。

    虽然这种大男人主义,原本以吕伶菡的性子,是断然不会接受的。

    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她除了感受到满满的爱意之外,却没有半分怨言。

    ……

    在出了广寒宫之后,秦逸尘让吕伶菡和小灵儿暂时先去圣天城中太昊圣地的别院。而他自己,则是回到了圣天府。

    他很想与亲人团聚,也想快点带小灵儿前去精灵族,但是,在这之外,他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查出那个内鬼!

    如果没有找到那个内鬼,他如何能安心的离开这里?

    如果让那个内鬼知晓他离开的消息,恐怕,将会有更加巨大的阴谋在等着他!

    他的亲人、兄弟们,都在圣天府中,一旦他出事,恐怕这些人,都无法逃过那内鬼的手段!

    这一切,都是他不能够接受的!

    之前的意外,与人族三大顶尖势力……广寒宫、剑羽门,天武,都似乎有嫌疑,这让得他根本无法分辨出,真正的内鬼,究竟是属于哪一方势力的,究竟是谁。

    “天武,季厚德……”

    秦逸尘低喃着这个名字,眼眸之中,有着凌厉的寒光闪烁。

    既然打算要查,那就必须要从源头处查起。

    能够让命令摩柯的,并不多,除了剑羽门的长老之外,恐怕,唯有这将其驯服的季厚德长老了!

    如果那内鬼真是剑羽门的高层,恐怕他不会蠢到这么直接,虽然不排除这有可能是故意欲盖弥彰。

    在思索一番之后,秦逸尘还是决定先去一趟天武,见见这个季长老!

    “咻!”

    在秦逸尘正准备离开圣天府时,一道流光一闪而过,化为一个白袍老者。

    “演长老!”

    在看到这个老者时,秦逸尘眼眸微微一眯,出声叫道。

    “秦小友,你出关了?”

    听到这道声音,老者脚下一顿,见到是秦逸尘时,他微微点头道。

    此人,正是天武的一名长老,在前些时日中,秦逸尘在圣天府中见到过他。

    “嗯,不知演长老如此匆忙是有何事?”

    秦逸尘随口问道,后者如此火急火燎,定然是有着什么急事。

    “唉,说来惭愧,我们天武驻扎在人族最外围,一向是人族的壁垒……”

    演长老叹息一声,面色有些愧意的说道:“可是,在前不久,我们天武的一名长老,竟然不明不白的死了!”

    “死了?”

    秦逸尘眉头一皱,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安之感。

    天武的长老,至少是圣人修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陨落了?一尊圣人,乃是掌握了一种法则之道的存在,想要击杀这等存在,何其艰难?!

    “嗯……恐怕是有外族大能降临过,我等实力不够,竟然没有发现。”

    演长老苦笑一声,随后对着秦逸尘一拱手,道:“此事我还需亲自向长老院汇报,秦小友,日后有机会再聊。”

    说吧,演长老便是快步对着圣天府长老院的位置行去。

    “对了,演长老,是哪位长老遭此不测了?”

    在演长老即将消失在视线中时,秦逸尘突然开口问道。

    “季长老,季厚德!”

    演长老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秦逸尘的视线中,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回响而起。

    “季厚德?!”

    听到这个名字,秦逸尘的身躯猛然一颤,心中陡然有着浓烈的不安涌上心头。

    季厚德,是他想要去调查之人,秦逸尘在心中更是将他列为了重点怀疑的对象。

    可是,这么一个身居高位,势力通天的圣人长老,就如同演长老口中那般,无缘无故的死在了天武门之中?!

    难道真是外族大能者将其击杀的?!

    但是,即便是大能,也不可能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击杀一个圣级长老啊!

    更何况,天武之中,也定然有着如同广寒宫那个老妪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有外族降临都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