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1037章 逃出生天
    “嗡嗡……”

    空间陡然变得昏暗了下来,那弥漫在天地中能量,也是变得紊乱了起来,淡淡的雾气缭绕而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也是升腾而起。

    这等变故,让得秦逸尘面色一变,他有些凝重的望着这一幕,心中猛然戒备了起来。

    他的这点实力,放在外面还算不错,可是,若是面对圣级强者,或者是更上的存在,恐怕连蝼蚁都不如。

    虽然这里面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圣级强者,但是,那等留下万棺之阵的存在,随便遗留下的一些东西,足以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

    在这般动静之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兽,不知何时已经从秦逸尘肩膀上钻到他怀中了。

    在秦逸尘身前的那口棺椁,或许是因为灵魂之力被这两个家伙吸取,而变得有些黯淡了起来,其上的神辉纹路,也是变得有些失去色彩。

    而伴随着这种异动,这具棺椁突然猛的颤抖了起来,而后,一道道道道光线从棺椁表面的纹路之上激射而出。

    那些光线在这巨大的空间之中交织勾勒,光芒弥漫间,竟然是将黑暗都尽数驱除开来。

    “糟糕……”

    见到这座万棺之阵的阵眼棺椁出现异动,秦逸尘忍不住心头一跳。

    随即,他便是惊愕的发现,那些光线交织间,似乎是组建成了一只巨大的眼睛轮廓。

    “逃!”

    见到这只巨大的眼睛即将勾勒完成,秦逸尘想都没想,拔腿便跑。

    “轰!”

    在秦逸尘逃掠了不过几百丈的距离,半空之上,那漫天光线汇聚之处,一只巨眼已经构建完成。

    在其成形的瞬间,天地间的能量都是因此而暴动,无尽的阴寒之气疯狂的涌动着,一种让天地都位置颤粟的威压,弥漫而开。

    在这种威压之下,秦逸尘顿时举步维艰,若不是小兽身上依旧有着淡淡的光芒将他笼罩在其中,恐怕连移动都做不到。

    那般模样,就犹如这天地,皆是被那一只巨眼所掌控一般。

    “究竟是何等存在,竟然在这里布下这等手段!”

    感受到这种威压,秦逸尘心中都是有着一些惶恐,若是那只巨眼要对付他的话,恐怕他根本来不及躲避!

    “咿呀!”

    就在秦逸尘有些走投无路时,怀中的小兽突然伸出一只爪子来,指了指万棺最中央的那具棺椁。

    “那里?”

    秦逸尘目光僵硬的看去,眼瞳却是陡然一缩。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在这具棺椁之下,空间犹如传送阵一般有些扭曲。

    “拼了!”

    这个时候,秦逸尘根本来不及思考为何这里会有传送阵的波动,更没时间去想,那是不是传送阵。

    他一咬牙,提起精神,脚下猛的连踏数步,对着那具棺椁跑去。

    天空中的那只巨眼,陡然一睁,目光对着秦逸尘看了过去,眼眸之中,出了漠然之外,没有一丝的异色。

    “咻!”

    陡然,随着一道破空之声响起,一道丈许大小的银色光束,陡然飞射而出,对着秦逸尘的后*射而去。

    “近了,还差一百米!”

    秦逸尘飞速的狂奔,蓦然,他的头皮一阵发麻,从身后,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当即,他没有半点犹豫,心神一动,万道神甲护腿上光芒闪烁,他已经是出现在了棺椁的下方。

    前方的亮光,如同水纹一般荡漾,秦逸尘一头扎入其中,蓦然,他感觉眼前一花,四周的景象陡然变化。

    “这是?”

    秦逸尘抬头一看,只见得自己身前一片碧波荡漾,赫然是在一座湖底深处,透过那清澈的湖水,隐约可见蓝天白云。

    这是一座湖泊,但是诡异的是,他所在的位置,湖水漂浮在上空,并未落下,被一个个玄奥的纹路所阻拦着。

    “这种纹路,似乎和那里面的神纹有些相似。”

    望着眼前流转的神纹,秦逸尘蓦然想起在那至邪之地中,鸿钧老祖留下的神纹,虽然有所不同,但是,隐约的可以看出两者间有着一些相似之处。

    秦逸尘心悸的看了看身后,却是愕然的发现,自己所出来之处,原本有些传送阵光芒流动的空间,竟然是恢复了正常!

    “难道是那只眼睛毁灭了传送阵吗?”

    秦逸尘嘴角一抽,心中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自己逃得及时,那眼睛的攻击到身上的话,那他绝对是十死无生!

    在确定那只巨眼不会追杀过来之后,一连串的疑惑也是涌上了秦逸尘的心头。

    “刚才那万棺之阵,究竟是什么人留下来的?吸收幽魂的意义,又是什么?”

    “那棺椁中,到底是不是存在有活物?”

    “这一线生机的传送阵,难道是鸿钧老祖所留?”

    “难道鸿钧老祖知晓那下面的东西?”

    秦逸尘皱着眉头苦思着,越想却是觉得疑团之大,根本不是现在的他所触及得了的。

    “嗷吼!”

    仿若是察觉到那种可怕的气息消散了,怀中的小兽也是爬了出来,站在秦逸尘肩膀上,示威一般的对着后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空间低吼几声,仿若是在耀武扬威一般。

    半响,小兽方才是转过身,一脸人性化的看着秦逸尘,似乎是在说,自己是如何的英明神武,才将你带出来的一般。

    对此,秦逸尘直接是将其抓住,一把塞入怀中。这个时候,他连是谁想要害自己都不知道,可没心情去考虑这厮。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免得再有什么变故。”

    在沉吟许久,苦思无果之后,秦逸尘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玄奥的纹路。

    只见得那些纹路在不断的流转,并没有固定的形态,上空无尽的湖水,便是被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纹路给挡在了外面。

    “这些纹路也松动了不少,若是再过上几万年,恐怕将会彻底消散开来。”

    秦逸尘心中低喃一声,身形一动,闪掠而出,一头钻入了湖水之中。

    这次出去,他定然会被那设计谋害他的人发现,既然他敢设计害他一次,接下来,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定然还会有不少的阴谋在等着他。

    “不论是谁,想要害我,我会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秦逸尘奋力向着上方游去,眼神逐渐的变得坚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