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973章丑恶嘴脸
    第973章 丑恶嘴脸

    群虎门大厅之中。

    聚集着群虎门所有顶尖的强者,两个尊级强者和十余名皇境强者!

    此时,因为囚龙坡传来的消息,整个大厅之中,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老二呀,外面传的那个消息,可是真的?”

    而就在大厅之中人心各异,二爷正在沉吟少了陈辉,该去哪里再找一个这样抗揍的打手时,一道有些惊慌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旋即,一个年迈的老妇颤颤巍巍的从外面走进群虎门的大厅。

    这个年迈的老妇,正是陈辉的母亲!

    不过,在看到这个老妇时,二爷眉宇间却是有着一抹不加掩饰的厌恶之色。

    这些年来,为了陈辉能够心甘情愿的被他利用,他可没少伺候他母亲。

    不过现在,陈辉都已经死了,他大可不必故作姿态再去讨好。

    “老二,你说话呀?到底是不是真的,外面的传辉子已经……”

    老妇泪眼婆娑,完全没有看出后者眼中的厌烦之色,反而是走到二爷身旁,拉住后者的手臂,激动的问道。

    “死了,那个傻愣子已经死了!尸骨无存!”

    被一再喝问,二爷眉头一皱,袖袍一挥,呵斥道。

    那个老妇不过是个普通之人,就算是有着陈辉不余心力的用天才地宝给其服用,身体也只能算是一般。

    而二爷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尊级强者,这一拂袖之下,哪怕没有动用什么大力,老妇也是被摔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老……老二?”

    摔倒在地的老妇,足足过了半响的功夫,方才是喘过气来,此时的她,望着大厅首位上坐着的二爷,眼眸之中充斥着不可置信之色。

    然而,在大厅之中,除了两个皇境的强者之外,其余的人仿若对此早就有所预料,神色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老不死的东西,赶紧给我滚下去,别来烦我!”

    二爷唾了一口,怒声呵斥道。

    这一口一个老二,放在平时,碍于陈辉那个二愣子的面上,他也就忍了。可是放在现在,这种看似亲近的称呼,却是让得他如同芒刺在背,难受至极!

    “二爷……”

    见到这幕,在大厅之中,唯一有所不忍的两个皇境强者忍不住轻声叫唤道。

    他们两人进入群虎门的时间不长,显然还不知晓,群虎门的陈辉,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一个傻愣的打手而已。

    而一旦陈辉出了事情,他老母的死活,自然没有人再去关心了。

    “你们两个滚蛋!”

    然而,出乎人意料的是,这两个皇境强者刚一开口,二爷便是怒声呵斥道,话语之中,没有半点留情之色。

    闻言,那两个皇境强者面色一变,很是尴尬,但是,碍于二爷的凶名,他们也不敢违背,只能是从座椅上站起来,准备去搀扶老妇。

    “我是让你们滚蛋,这个老东西可轮不到你们来插手!”

    而就在两人正要碰到瘫痪在地的老妇时,二爷的声音却是再度响起:“老不死的东西,老子伺候了你这么多年,现在你的傻儿子死了,那就让你来还债吧!”

    “别说我不照顾你,以后,我们山门,就由你来扫地了,做好了,一日可以赏赐你一餐!”

    二爷冷哼一声,语气之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见到这个平日里亲密叫着自己母亲的干儿子,现在这般丑恶的嘴脸,老妇的面色一阵的苍白。

    而且其他平日里对自己也是无微不至的那些人,此时一个个冷漠至极,仿若都是变了个人一般。

    这个时候,老妇终于是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整个大厅之中,唯有那两个站在大厅中的皇境强者面色有所不忍。

    老妇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年纪也不小了,让她一个人打扫群虎门的山门,那岂不是要将其活活累死?

    “二爷,还望您看在辉哥的功劳上,放过伯母……”

    两个皇境强者相视一眼,面色上有些挣扎之色闪过,最后,左边那人轻叹一声,一咬牙,求情道。

    “哼!”

    面对两人的求情,二爷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尊级强者的威压笼罩而去。

    在这股威压之下,两个皇境强者浑身冷汗如雨,但是他们两个倒也还有心,即便如此,依旧挡在老妇的身前,否则的话,单单是这种威压,已经足以让老妇毙命了。

    可是,不过是皇境的他们,如何抗得住尊级强者的威压?

    而且,他们隐约的感受到,二爷有着一种要杀人立威的迹象!

    “全子郝,你敢!”

    而就在两个皇境强者心中绝望之际,一道愤怒至极的大喝之声,犹如炸雷一般,响彻而起。

    “陈辉?!”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时,大厅之中所有人的面色皆是一变。

    二爷更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声音来源之处,在门口,随着一道破风声响,一道魁梧的身影,遮蔽了倾洒的阳光,出现在了那里。

    这人,他们都不陌生,赫然正是陈辉!

    只不过,此时的陈辉面色没有以往了以往的那种憨愣,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熊熊的怒意,这甚至让得他的面庞都有些扭曲了起来。

    “该死的,这愣子不是死了吗?”

    见到陈辉,二爷心中忍不住怒骂一声,他差点被气的口喷鲜血。

    为什么陈辉没有死?不是说所有进入那里的人都死了吗?

    如果早知道陈辉没有死的话,他就不用露出这种嘴脸,可以依旧将后者当成打手一般来利用啊!

    可是,眼下这幕被陈辉撞个正着,恐怕想要再弥补,已经不太可能了。

    “哼,陈辉,你居然没死!”

    事已至此,二爷也不想再做解释,那种伺候人的事情,他也不想再做了!在群虎门中,早就是以他为首了,就算是陈辉回来了,他也未然不惧!

    “母亲……”

    陈辉快步走到老妇身前,将其搀扶起来,轻声叫道。

    “辉……辉子?”

    见到陈辉的出现,老妇眼中迸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喜之色,随即,她眼皮一合,在这种惊喜的刺激之下,直接是昏死了过去。

    “全子郝,今天老子要宰了你这畜生!”

    陈辉怒视向大厅首位上的二爷,怒声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