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948章识海端倪
    第948章 识海端倪

    “如此,那就有劳小兄弟了。”

    中年美妇听说秦逸尘是沫颜锋的师弟,对他欠了欠身,声音有些沙哑。

    秦逸尘走向床榻,在诊断之前,他拿出一枚丹药,递给沫颜倩,道,“这丹药,给你大伯母用热水服用下去。”

    “咦?七品丹药?不对……是八品丹!”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丹药,但是,闻到那丹香,沫修永瞳孔忍不住一扩。

    中年美妇,不过是因为伤心过度,有些劳累,竟然就拿出一枚八品丹来,简直是太奢侈了!

    “不愧是圣地出来的人啊。”

    沫修永也只能这样感叹了。

    那丹药,至少是六级。

    他晋升地级巅峰丹师多年,炼制出最高品阶的六级丹药,也不过是五品。

    五品和八品的差距,说是云泥之差也不为过。

    在沫颜倩扶着那美妇走到一旁椅子上坐下后,秦逸尘才来到床边。

    他伸出两根手指,为其把脉。

    片刻后,他眉头蹙起,口中道,“奇怪,怎么会这样……”

    眼前之人,气息萎靡,明明是有重伤在身,但是,就把脉来看,其体内并无什么大碍。

    “我大哥本是有伤在身的,在服用了诸多疗伤丹药之后,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但是,却迟迟醒不来……”

    沫修永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说道。

    “哦。”

    秦逸尘收回手指,眉头浅皱。

    这就有点奇怪了,明明伤势已好,为什么看起来却像是个垂死之人呢?

    这显然不太正常。

    稍稍犹豫,他精神力蔓延而出,渗入其识海。

    识海,是一个人灵魂所在之所,正常人识海,本应灵魂如日当空,一片清明,但是,沫家家主识海,却一片浑浊,灵魂黯淡无光,似有阴云笼罩。

    “原来如此,被人暗算了啊。”

    秦逸尘只是看了一眼,那将沫家家主灵魂笼罩的阴云一眼,就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即,精神力从其识海退了出来。

    “沫前辈,沫家主受伤后,沫前辈可有请天级丹师来看过?”

    他没头没尾的问话,让沫修永一怔,然后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原本对秦逸尘并没有抱有多大期望,毕竟,后者实在太年轻了,但是此时,秦逸尘的表现也太神乎其神了。

    怎么就凭看了一眼,就知道他请天级丹师来看过呢?

    “请问沫前辈,那天级丹师现在何处?”

    秦逸尘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这种小手段,蒙蔽如沫修永这些地级丹师还差不多,甚至,连沫颜锋也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他一看就清楚了。

    按理说,身为尊者境高阶强者的沫家家主,在有防备的情况下,是不会被一个天级丹师暗算的。

    但是,如果是重伤昏迷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听到秦逸尘的话语,沫修永面色陡然一沉,他仿若是想到了关键之处一般。

    “实不相瞒,小兄弟,那个天级丹师是游历至此,正好被我们沫家一名族人遇见,特意请来治疗的……”

    沫修永手掌忍不住握了握,真是担心则乱。

    若是放在平时,一个天级丹师这么恰巧的出现,他定然会有些怀疑,但是,那个时候他们也没想得那么深,还误以为人家是看在沐颜锋的面子上,特意来帮忙的。

    “奇怪了,这片地域中,能够让一个天级丹师不顾身份,这般行事的势力应该不多啊。”

    秦逸尘皱了皱眉头,即便是沐家堡,只要沐颜锋没有出面,想要让一个天级丹师偷偷摸摸的去做这种事情,恐怕也不可能。

    那飞天堡虽然强盛,不过也不会超过沐家堡太多,按理来说耶没有这个实力才对。

    “小兄弟有所不知, 那飞天堡的飞云松乃是七星圣地丹殿的长老……”

    沫修永面色很是难看的说道。

    如果是一个天级丹师暗中捣鬼,那即便他们知晓了,在短时间中,他们也无法去找一个天级丹师来帮忙解决啊。

    更何况,这里是七星圣地的地盘,谁会在这里冒着得罪一个七星圣地丹殿长老,来帮助沐家堡呢。

    只要拖上一些时日,沐家家主,沐恩雄的精神都会彻底的被那天级丹师留下的精神力给折腾崩溃,到时候,会彻底的失去神智。

    只要沐家失去这唯一一尊能够震慑四方的尊级高级强者,那么,恐怕他们接下来的命运,会极其的悲惨。

    虽然看在沐颜锋的面子上,暂时不会有着灭族之危,但是,绝对会让得他们元气大伤,甚至连所有领地都将失去。

    “这可如何是好!”

    在探查一番后,沐修永也是发现了沐恩雄识海中那一缕隐晦的怪异之处,但是,即便是地级丹师巅峰的他,也束手无策。

    想要解开一个天级丹师留下的手段,哪怕拼尽他们这一群地级丹师的力气,也无法做到啊。

    而且,若是传出去沐恩雄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一个天级丹师暗中捣鬼,恐怕除了几个沐家供奉的地级丹师之外,其他人都会权衡利弊,到时候会不会帮忙,还是一个问题。

    “咯噔!”

    在一侧,一直听着他们交谈的中年美妇,眸中升起一抹茫然之色,身躯无力的躺在椅子之上,差点昏厥了过去。

    “小兄弟,你一定要帮帮忙啊!”

    中年美妇在沐颜倩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若不是后者扶着,恐怕她已经跪拜下去了。

    见着这幕,沐修永眼中也是有着黯然之色,这都怪他们大意了,如果他们不轻信天级丹师,那人怎么会有机会下次毒手?

    浓浓的自责情绪,充斥在沐修永的心头。蓦然,他的身躯陡然一颤,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秦逸尘的发现,若不是他的提醒,自己都未曾发现的事情,这个家伙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察觉到?

    “小,小兄弟……”

    沐修永望着秦逸尘,犹如抓着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一般,眼神之中充满了希翼之色。

    虽然他也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了,毕竟,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面对连他都无能为力的手段,能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