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900章魔威滔天
    第900章 魔威滔天

    这一刻,所有人都无法用笔墨来形容自己心中的震撼。

    甚至,他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双双目光,都是集中在了秦逸尘身上。

    秦逸尘身上黑气缭绕,散发着杀戮与戾气,与他对面圣光环绕的凌途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此时,众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秦逸尘的手上。

    那乏着黑气的手掌上,握着一柄圣光璀璨的长剑,不过此时,那璀璨的光芒,却黯淡了下去,在那一丝丝黑气的侵蚀下,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沧澜圣剑?”

    秦逸尘把玩着手中长剑,口中吐出玩味的嘲讽声,“不过是烂铜破铁而已。”

    在场的人都不能理解这是为何,而只有他知道黑气的可怕。

    要知道,这些黑气,可是连鲁班大师的万道神甲都能侵蚀的恐怖能量,区区一位圣者的圣兵,怎么可能能够抵挡住黑气侵蚀?!

    若不是黑气已经被净化许多,只怕是一接触,沧澜圣剑就会被直接腐蚀干净。

    “混蛋,还我圣剑!”

    看着那迅速黯淡下去的沧澜圣剑,凌途崖眦睚欲裂,想要过来抢,却非常忌惮秦逸尘双手之上升腾的黑气。

    “急!”

    突然,他口咬舌尖,手指沾上精血,混合着圣威,虚空画出一个奇妙的符号。

    随着这符号的成型,被秦逸尘握住的沧澜圣剑开始剧烈的颤栗了起来,似乎想要脱离他的掌控。

    显然,沧澜圣剑已经认凌途崖为主。

    “可惜了。”

    秦逸尘心中叹息一声,本来,他还想将沧澜圣剑占为己有。

    虽然这只是圣者之兵,但是,毕竟也是圣兵,就算他有万道神甲护臂用不着,总可以拿来送人啊。

    不过现在,他这想法破灭了。

    “那就只能毁掉!”

    他脸庞上闪过一抹狰狞,接着,手臂上,黑气迅速蔓延而出,将沧澜圣剑整个包裹在内。

    接着,沧澜圣剑挣扎的更加剧烈。

    “咚!……”

    陡然,一股磅礴的能量波动从剑身荡漾而出,秦逸尘整个人被震飞了出去,沧澜圣剑脱手而出。

    “法则之力!”

    看着流血的手掌,秦逸尘眼眸内闪过一抹凝重。

    他还是小觑的圣兵之威!

    原本以为凭借黑气的诡异之处,能够将其吞噬破坏,不过,他也没想到,在这柄圣兵之中的法则之力,竟然能够暂时抵挡住,并且将他的手给伤了!

    而在另外一边,虽然沧澜圣剑被夺了回来,但是,看着眼前乏着黑气的沧澜圣剑,凌途崖却不敢伸手去接。

    在沧澜圣剑之上,黑气缭绕,连那种璀璨的圣光都是被遮掩了起来。

    对于这种黑气,他无比的忌惮,因为无法摆脱这种黑气的侵蚀,他才砍断了自己的手掌,此时,他哪里还敢再去接住沧澜圣兵?

    “结束了……”

    秦逸尘低喃一声,微微摇了摇头,那双犹如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眸子,冷漠的盯着面色铁青的凌途崖。

    旋即,他脚下猛然一跺,黑气肆虐而开,而他的身影,竟然是凭空消失。

    在这一瞬,凌途崖只感觉浑身发寒,他知道,这是速度快到了极致,就连视线和气息都无法锁定!

    凌途崖根本来不及去考虑,为何秦逸尘在即将精疲力竭之时,才能突然爆发出这么可怕的实力,一种致命的危险之感传递而来,他瞳孔一缩,身形暴退。

    “啪!”

    然而,就在他身形刚开始后退之时,一只黑气缭绕的手臂却是仿若洞穿了空间一般冒了出来,一把抓住他的脖子。

    从秦逸尘身形消失,到那只手掌犹如铁夹一般落在凌途崖脖子上时,也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的功夫,甚至,还有许多人的目光,还停留在秦逸尘身体消失的地方,再紧接着,便是看到了眼前这让人惊骇的一幕。

    秦逸尘凌然而立,单手握着凌途崖的脖子,将后者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先前圣威浩瀚,气势滔天的凌途崖,此时在他手中,犹如一只待宰的羊羔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这震撼人心的一幕,令得满场寂静,没有一人发出声音。

    谁都没想到,这一场战斗之中,局面会反转变换得这么快。

    先前风头一时无两,圣威滔天,将秦逸尘彻底的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凌途崖,在得意了短短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是发生了巨大的反转,彻底的被碾压。

    更让人惊骇的是,原本已经可以抗衡皇境巅峰的秦逸尘,此时的实力,显然是达到了一种更为可怕的程度,甚至,连凌途崖在他手中,都显得极其的苍白。

    这倒是是怎么回事?!

    在无数道震惊的目光注视之中,凌途崖的整张面庞都憋得赤红,也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喘不过气来的缘故。

    他疯狂的挣扎着,眼中有着浓浓的屈辱和疯狂的狰狞之色涌现。

    被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少年,如同捏小鸡一般提着,这个姿势,差点没让他当场被气炸,自从得到圣贤传承以来,他所向披靡,同辈之中,难有一合之将!

    然而,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在他底牌尽出,全力以赴之下,竟然会沦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这让得心高气傲的凌途崖完全无法接受,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比直接杀了他更痛苦!

    “混账,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凌途崖疯狂的咆哮着,磅礴的真元犹如狂潮一般席卷开来,犹如千丈海浪一般,对着秦逸尘拍击而去。

    然而,面对这种极端惊人的攻势,秦逸尘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右手拧着凌途崖,左手对着那可怕的攻势一拳轰击而去。

    “嘭!”

    那拍击而来的可怕攻势,仅仅是在一瞬间便是被轰成了虚无。

    “咻!”

    这时,凌途崖眼中闪过一抹怨毒的狠色,残存的右手带着诡异的弧度,对着秦逸尘的双目暴刺而去。

    “咔嚓!”

    然而,还不待他指风落下,秦逸尘的一拳已经率先轰击在他手掌之上,当即,一道骨骼断裂之声和凌途崖尖锐的痛吼声响彻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