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826章应允
    第826章 应允

    “手法?”

    听到这话,秦逸尘算是知道为何这个老人会亲自屈身叫自己来,还奉上一片精灵茶了!

    “殿主好眼力,只不过,不是晚辈藏拙,几位长老痴迷丹道,并未提及这事,小子也一下将这事忘了。

    秦逸尘拱了拱手,面色有些歉意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在这位老者面前忽悠什么,显然,他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见到秦逸尘的模样,老者眉头微微一挑,这种事情都能忘记?恐怕没人和你说,是你自己压根不想说出来吧。

    不过,老者也没有点透这一点,而是从药田的一侧抓来一个丈许大小的丹炉,带着一抹笑意看着秦逸尘。

    见到人家都早已准备好了,秦逸尘也是干咳一声,而后也不多话,随着意念一动,丹炉之中火焰骤然升腾而起。

    而后,他的双手微微抬起,在半空中舞动一下,带着一抹隐晦的痕迹,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拍在丹炉之上。

    “熊……”

    随着他手掌的落下,丹炉之中火焰陡然一缩,但是,丹炉内的温度,不降反升,散发出灼人的热度。

    见到这一幕,丹殿殿主眼瞳一缩,眸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有很多药材,所需要的温度极高,但是,却又不能用烈火炙烤,一般而言,他们都只能用小火慢慢炼化。

    可是秦逸尘这简单的一掌,却是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时,原本以为只是一套稍微好点手法的他,不再有半点轻视,磅礴到恐怖的精神力,也隐隐的散发出来一丝,以端详秦逸尘的每一掌印和精神力波动。

    “提炼不同的药材和炼丹的各个步骤,都有着不同的手法,小子这一套粗糙的手法,还望殿主指点一二。”

    对于后者的反应,秦逸尘仿若早就料到了一般,他轻笑一声,手掌也是再度抬起,带着一道不同于正常,却又让人看上去觉得心神舒畅的弧度落下。

    “熊……熊……”

    随着秦逸尘双手的舞动,在丹炉之中,火焰或升或降,那一簇火焰,仿若犹如秦逸尘的手掌一般,随着他的意念而随意的变幻着。

    不过多时,一套手法施展下来,秦逸尘的双掌也是缩了回去。

    而此时,丹殿殿主却是一直没有开口,反而是随着秦逸尘的停止动作,双眸缓缓闭上。

    对此,秦逸尘并未出言打扰,只是在静静的等待着,他知道,后者这是在回忆那套手法,钻研其中的玄奥。

    良久,丹殿殿主方才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眸缓缓的睁开。在其深邃的眸子中,有着一抹难以遮掩的震惊和兴奋之色。

    捡到宝了!

    天武者的身份,一种将会给整个炼丹界带来一场有力冲击的复合丹,现在,还有这么一套连他都自愧不如的手法!

    任何一样,放在任何一个圣地中,都会引起绝对的重视!

    而现在,这样一个只存在想象中的家伙,竟然就摆在了自己面前!

    在回思手法之余,丹殿殿主的目光不断的在秦逸尘身上扫视着,他真想知道,这个少年,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最后,丹殿殿主还是没有问出口,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而这个小家伙,能够不吝啬的拿出了这些东西,已经让他很是满足了。

    可以说,凭借这复合丹和手法,以丹殿之势,他们太昊圣地都有可能在圣地中的排名,上升几位!

    而只要秦逸尘留在太昊圣地中,不难想象,以后他绝对会成为圣地的一根中流砥柱!

    看来,圣主舍得拿出一片精灵茶来拉拢,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殿主,小子有一事相求。”

    在老者沉吟间,秦逸尘微微抱拳,道。

    “说来听听。”

    丹殿殿主目光一扫,道。

    “小子想推荐一人进入圣地。”

    秦逸尘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脑海中,满满的都是对风千雪的思念之情。

    “哈哈,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当然没问题!”

    丹殿殿主大笑一声,一口答应了下来,一个名额而已,就算是不能修炼之人,给他十个名额,只要能够留住秦逸尘,那又何妨?

    “多谢殿主!”

    闻言,秦逸尘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

    不惜抛出复合丹,引起太昊圣地高层的注意,他为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这次分离,已经有数月之余了,也不知道风千雪现在过得还好不好。每当一想到吕伶菡最后连一面都没见到,便被带走了,他心中便是一阵的不是滋味。

    他不能再让吕伶菡的事情,发生在风千雪的身上了。

    而且,连夺舍武魂的幕后主使都没有揪出来,万一要是被发现了,风千雪一被带走,可与吕伶菡不同,那就有着生命危险!

    “殿主,那晚辈先行告退了。”

    秦逸尘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说道。

    “急什么?你还想一路走回去不成?”

    丹殿殿主轻笑一声,摇了摇头,笑道:“叫上董宇,带你去众圣城,从那里有通往各大皇朝地域的传送阵。”

    “多谢殿主!”

    秦逸尘点了点头,而后身形犹如风一般,闪掠而出。

    “这小子……”

    望着平时表现得稳重的秦逸尘,居然还有如此毛躁的一面,老者眼中也是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旋即,他意念一动,丹炉之中火焰升腾,一边回忆着先前秦逸尘的手法,一边自行施展了起来。

    他也不愧是一方圣地丹殿的殿主,仅仅是秦逸尘教导一次,便是将这套手法,掌握了七八分。

    而越是熟练的掌握,他心中便是越为震惊。这一套简单的手法中,有着数种不同的效果。

    对于火温的控制,施展起这套手法来,更为得心应手,施展自如。

    “先前他说不同的步骤有着不同的手法,难不成,这小子身上还有别的手法?”

    突然间,老者仿若是想起了秦逸尘之前所说的话语,其身躯陡然一颤,眼中的激动之色再度涌现而出。

    在稍微收拾了下激动的心情之后,老者便是匆忙的对着圣地中央的山峰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