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796章不可复制的奇迹
    第796章 不可复制的奇迹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看着秦逸尘的背影,那少女嘟囔了两句,也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去琢磨自己的事了。

    就在秦逸尘离开南昊殿片刻……

    “成功了!成功了!……”

    宁立双手捧着一枚丹药,欣喜若狂的叫道。

    “恭喜宁兄!”

    “恭喜宁师弟……”

    他的那几个同伴,在短暂的惊愕后,纷纷朝他道喜。

    竟然真的成功了!

    宁立,成功的将两种不同药性,融为一体,炼制成丹!

    一旁,那个一直准备救走宁立的那位超皇境强者也愣住了。

    虽然他不是炼丹师,但是,却也清楚一个铁律……不同属性的药性,绝对不可能融为一体。

    然而,现在似乎,打破了这个铁律。

    “不会吧,真的成功了?”

    宁立那边的动静,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特别是那些本来就一直关注着宁立那边动态的人,更是直接走了过去。

    “天呐,这家伙真的成功了……”

    在确认了之后,越来越多的惊呼声传出,片刻后,惊动了整个南昊殿。

    一道道不可置信的目光,纷纷是投射了过来,最后,他们的目光都是落在宁立手中那枚圆润的丹药之上。

    但凡是精神力强悍之人,都能够从其中察觉到一种与寻常丹药不同之处,那枚圆润的丹药透着两种不同的丹香,明明很是矛盾,但是却硬生生的出现在一枚丹药之中!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宁立脸上也是充斥着狂喜之色,不知道失败多少次了,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终于成功了!

    “太不可思议了……”

    “这怎么可能,铁律也能被打破?”

    “宁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大殿内,喧哗一片,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何事如此喧哗!”

    在漫天的喧哗声中,突然有着一道威严之声突然在大殿中响彻而起。

    这道声音并不是多么的雄浑,但是,在这种惊天的喧哗声中,却是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听到这道声音,大殿中的喧哗之声缓缓湮灭了下去,旋即,一道道目光,都是带着一抹敬畏之色,对着声音来源之处看了过去。

    只见得在大殿右边的一处高台上,高台之上有着两人站于其中。

    在稍微偏后一点的,乃是一名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此人,外门的炼丹师们都不陌生,因为他乃掌管南昊殿的外门执事……董宇!

    而让得众人更为诧异的是,另外一人,所站之处,竟然比董宇还要靠前几分!

    这人乃是一个一头白发的老者,此时,他正一脸笑意的望着下方的众人。最新最快更新从其身上,众人感觉不到一丝的真元或者精神力波动。

    但是,他就是那般含着笑意站在那里,却犹如一尊巍峨巨山一般,给人一种唯有仰视的感觉。

    在老者胸口,纹有一个丹炉,在丹炉之上,绘着一个红色的“昊”字。

    当众人的目光落于这个老者衣袍胸口上时,他们眼瞳陡然一缩,在敬畏的面色之中,多了几分火热之色。

    “内门丹殿之人!”

    南昊殿中,一时间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之中,一道道目光皆是火热的望着那个老者,眸中尽是尊敬之色。

    内门丹殿,乃是所有外门炼丹师都向往的地方,那里,才是天才横溢的炼丹师聚集之地!

    据说,在丹殿之中,拥有天级丹师坐镇!

    天级丹师,单单是想想这个名头,便是让人心生尊崇!

    难怪连执事董宇都站在其身后,原来这个老者,竟然是内门丹殿之人!

    “禀告执事,方才因为宁立师弟融合的丹药成功了,我等一时没有克制住情绪,方才如此失态,还望执事见谅!”

    在宁立身旁,一位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地级丹师连忙是走了出来,恭敬的对着高台处行了一礼,道。

    “成功了?”

    听到这话,董宇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旋即,他连忙是附在前方老者的耳旁,轻声解释一番。

    “不同的药性,凝结成丹?”

    在董宇前方的老者闻言,眉头也是一皱,旋即,他手掌微微一动,下方的宁立便是感觉手中一空,那枚丹药已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望着手中这枚圆润的丹药,老者眉头一皱,虽然这枚丹药的品阶已经算是不低了,不过,在其眼中还是显得有些不堪入目。

    而吸引老者注意的是,这枚丹药之上,缭绕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丹香!

    在内门丹殿,也有着不少炼丹师在研制这种丹药,但是,哪怕是天赋和实力比起这外门南昊殿的炼丹师要高上许多的他们,也是没有丝毫进展。

    而此时,在南昊殿竟然见到一枚融合了两种截然不同药性的丹药,这让得老者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

    “你叫什么名字?”

    在端祥一番后,老者从高台上缓步走了下来,到了宁立身前,问道。

    “禀告大人,我叫宁立。”

    宁立身躯一颤,连忙是回答道。

    “将你炼制这枚丹药的材料和过程,说给我听听。”老者点了点头,道。

    “是……”

    宁立行了一礼,然后将自己所用的配方,分量,一一说了出来。

    “枯霜草?”

    在听他说完之后,老者眉头一皱,而后对着后方的董宇一挥手。片刻,董宇亲自提着宁立先前所说的材料跑来。

    不过,不管是宁立再如何炼制,甚至是董宇亲自炼制,都是以炸炉而结束,别说成丹了,就连融合,都还差上不少。

    “怎么回事?”

    董宇眉头一皱,有些尴尬的将询问的目光看向身前的老者。

    “宁立,你回想一下之前炼丹的细节,可不要有什么差错!”再又试了两次,依旧是那般结果后,董宇对着宁立道。

    宁立脸色十分的无奈,然后又将整个过程再次说了一次,与先前所说的一般无二。

    “在炼制过程中可出现过什么意外?”

    老者在沉吟少许后,开口问道。

    其实,在研制新的丹药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乃是一些不起眼的意外环节,有时候,一点小意外,不仅不会引起失败,反而是搞出一两种见所未见的新奇丹药。

    当然,这个几率自然是小得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