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793章武斗是粗活
    第793章 武斗是粗活

    “轰!”

    前后不过两个呼吸间的功夫,还不待易不罪反应过来,那道赤色光柱已经是轰然爆裂开来,而那柄巨锤却依旧是去势不减,呼啸而过,所过之处,赤色光芒尽皆崩碎。

    望着那势如破竹一般暴射而来的巨锤,易不罪的面色变得极度难看了起来,这一锤,将他的自信给彻底的击溃了!

    随着巨锤的临近,易不罪的眼瞳之中,惊骇之色愈发的浓郁,在最后时刻,他只来得及调动所有的真元,加持在炽火鹰之中。

    “嘭!”

    巨锤如同流星一般狠狠的轰击在炽火鹰的身躯之上,在撞击的霎那,整个武斗台仿若都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唳!”

    而在那一锤之下,炽火鹰也是发出一道凄厉的悲鸣之声,而后,赤色光芒碎裂,爆破开来,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如同炮弹一般,从炽火鹰武魂之中倒射而出。

    那道身影在半空之中,口中就喷出鲜血,原本雄浑的真元波动,此时也是变得虚弱和紊乱不堪。

    “嘭!”

    最后,还不待那几个外门弟子反应过来,易不罪的身影径直砸在地面之上,翻滚了好几次,顿时变得灰头土脸。

    半响后,他才爬了起来。

    此时,只见得易不罪衣衫破裂,披头散发,他双眼有些惊惧的望着李元霸,这个明明境界比他要低的家伙,竟然一锤便是将其挫败!

    能够进入圣地之人,哪个不拥有一些越级作战的手段,但是,即便如此,后者依旧是一锤将超他一个境界的易不罪击溃!

    而只有秦逸尘知道,李元霸,这还是没尽全力,不然,刚才那一击,易不罪就不是简单的吐口血就完事了。

    “啧,真是没劲。”

    在那些老生惊愕的目光下,李元霸再次扛着巨锤从武斗台中走了出来,拿走了那四百贡献值。

    “多谢师兄馈赠!”

    “师兄还真是慷慨,知道师弟我没有贡献值,煞费苦心送我三百……”

    之后,随便李元霸怎么挑衅,易不罪等那几个老生,都无动于衷。

    易不罪两次,连一招都接不下来,他们可没有人觉得自己会比易不罪好到哪去。

    “奶奶 的,难道是我下手太重了?”

    李元霸有些懊恼。

    “小子,你给我等着!”

    易不罪放下狠话,灰溜溜的走了。

    他们走了之后,那三个新人走了过来。

    “多谢兄弟解围!”

    他们清楚,若没有李元霸出头,他们估计要露宿野外了。

    他们有些后悔,没有听执事之言,若是在房间休息,那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当然,他们也没有想到,圣地竞争竟然如此残酷。

    易不罪之所以能光明正大的勒索他们,这说明,圣地是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新人实力低,且手中握有贡献值,很多老生都乐的这么做,易不罪,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李元霸没有居功,朝他们咧嘴一笑,扛着巨锤,继续搞事。

    秦逸尘不放心他,要了他两百贡献值,才放他离去。

    圣地天才何其之多,每一个,放在皇朝地域,那都是千百年难得一出的超级天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

    李元霸是强,但是,若输一局,他们可就要露宿野外了。

    拿了两百贡献值,秦逸尘离开了北昊殿。

    武斗,虽然能快速获取贡献值,但是,却需要实力。

    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和那些皇境巅峰的强者,却还有很长一段差距。

    如易不罪这种人,也只是在新人面前耀武扬威,圣地外门那些真正强大的存在,可不屑做欺负新人这种事情。

    武斗,是粗活!

    秦逸尘可是炼丹师,怎么能做这种粗活呢?

    出了北昊殿,他就朝着南昊殿走去。

    南昊殿,掌管圣地丹药。

    行至南昊殿附近,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遥遥传来,让的人不由精神一振。

    放眼看去,是一块块药田。

    药田中,灵气浓郁,甚至凝聚成雾。

    扫了一眼之后,秦逸尘初略估计,这一大片药田中,最少有上千种不同灵药。

    在药田中,有不少人影走动,看那装扮,应该都是外门弟子。

    在药田打杂,也能获得贡献值。

    这是一些新人,和实力平平无奇的人的首选。

    特别是新人,打杂,是他们贡献值的主要来源。

    秦逸尘顺着路,来到了南昊殿。

    殿内,人虽然不少,但是,却不像北昊殿那般喧闹。

    经过他观察,发现,在殿内的人,大多精神力波动较强,甚至在他之上。

    显然,是以炼丹师居多。

    精神力比他强,证明是地级丹师!

    在皇朝地域,地级丹师都是年近古稀,白发苍苍,然而,这里那些地级丹师,却都很年轻。

    而且,秦逸尘初略估计,此时在殿内就有十几位地级丹师!

    此时,那些炼丹师们都在互相交流着什么,有些显得很平静,有些,却争的脸红脖子粗。

    炼丹师互相交流,是非常有必要的。

    每一个炼丹师,都有自己的长项,同时,也会有短处,取他人之长出,补自己之短,才有希望获得更高的成就。

    在他们身上,秦逸尘似乎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四处,也有人在炼丹,不时就传出浓浓药香,一枚枚丹药被炼制出来。

    “砰!……”

    突然,一道炸响传出,只见,一个丹炉就地爆炸,而周围那几个炼丹师,却被突如其来的圣地强者带离爆炸处,毫发无损。

    显然,那几个炼丹师,在炼制新药,却引起炸炉。

    太昊圣地当然不会对这些炼丹师的安危坐视不管,相反,这南昊殿内,四处都站有强者,甚至,还有不少道在皇境以上的气息。

    炼丹师对于任何圣地来说,都是宝贵的存在,太昊圣地安排了这么多强者庇护这些炼丹师,也是正常现象。

    而且,研制新药,炸炉几乎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炸炉,在南昊殿内,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 乱。

    “又是宁立他们几个,这短短半个月,他们炸炉估计已经上百次了吧?”

    “可不是吗,他们竟然妄想将不同药性融为一体,这怎么可能……”

    “唉,圣地也不管管,就由着宁立他们几个胡闹。”

    周围,一些议论声,传入了秦逸尘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