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718章 不祥之物?
    “嘭!”

    前后不到数个呼吸间功夫,随着一道轰然巨响,这个皇境强者的身躯直接是带起一阵血雨,爆裂开来。

    见到这幕,在门口的管事和众多高层,面色都是难看了起来,这个事情,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守护这间大殿的护卫们,心中都是一阵发寒,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一个活生生的皇境强者便是如此陨落!

    最为主要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对于未知的恐惧,逐渐蔓延在众人的心中。

    而另外三名皇境强者,则是险险的掠出那片被特殊能量所笼罩的区域。

    不过,他们三人面色极其的难看,气息,也显得极为的紊乱,显然,他们也被那种特殊的能量给侵蚀了!

    而在看到自己同伴的下场后,他们三人面色更是变得苍白无比,因为,他们也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似乎也在缓缓的膨胀!

    “都退开一点!”

    而就在众人有些手足无措之时,秦逸尘的声音突然响起。旋即,在一双双惊愕的目光中,他缓步从那片被特殊能量所笼罩的区域中走了出来。

    随后,秦逸尘直接走到三名皇境强者身旁,逐一的将后者们身体中的那种特殊能量给驱逐掉。

    “多谢大师!”

    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三名皇境强者,在感受到不过片刻功夫,那种让他们绝望的能量便是被驱逐,心中也是惊喜万分。

    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是知道,为何管事和众多高层,会同意这个少年进入这里。

    其他人殊然不知这三个皇境强者已经从死门关走了一趟。

    但是,看到秦逸尘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他们心中,也是隐隐将秦逸尘看高了不少。

    随着秦逸尘话语的落音,众人原本就只在门口的身形,更是再度退后几步,已经到达了楼梯之前。

    一道道目光,皆是死死的盯着那尊九足巨鼎,此时,在它不远处的那个黑色箱子,如同之前的那个一般,缓缓破裂开来。

    见到这幕,聚空晶坊的管事嘴角一抽。

    这个黑色的箱子,可是他们花费大代价打造的,每一个都价值不菲。

    平日里,甚至可以用来封印皇境巅峰的强者,足以想象这黑色箱子有多大的作用。

    可是在短短的一天之中,却已经损坏了两个!就算他们这个主城的聚空楼分部,也仅仅只有三具啊!

    不过,显然现在还不是他们考虑损失的时候!

    因为那始作俑者……九足巨鼎,依旧还在那里!这场劫难,恐怕尚未结束!

    “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一道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众人侧目看去,只见得面色依旧苍白的聚陵刃从楼梯间走了上来。

    显然,上面发生的动静,哪怕经过特殊材质的大殿隔绝,也是让得这个皇境巅峰的强者察觉到了。

    还不待众人回答,聚陵刃的目光落在大殿之中,一抹骇然之色,便是迅速的攀爬上了他的面庞之上。

    “快撤!这种能量不是我们所能抗拒得了的!”

    见到那蔓延在大殿深处的特殊能量,聚陵刃当即大喝道。

    这个时候,他甚至没有去疑惑大殿之中为何会少了一大半的飞星灵晶!

    由此可见,他对那种特殊的能量,是有多么的忌惮!

    听到分部楼主的命令,在大殿中的几十名皇境护卫也连忙是退了出来,一时间,原本宽敞的楼梯间,变得有些拥挤了起来。

    “秦大师,快点离开!”

    这时,聚陵刃的眼瞳陡然一缩,他发现秦逸尘竟然还在其中,当即忍不住叫道。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秦逸尘并没有回应他,甚至,后者还对着那片特殊能量所笼罩的范围行了过去。

    “秦大师……”

    聚陵刃眼中闪过一抹焦急之色,若是这小子死了,他体内的那些能量,谁帮他驱逐啊?!

    “楼……楼主,刚才他从那里面走出来的……”

    见到楼主焦急的模样,聚空晶坊的管事咽了咽口水,轻声提醒道。

    “什么?!”

    听到这话,聚陵刃身躯陡然一颤,双眸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那道进入了特殊能量笼罩范围中的修长身影。

    让得聚陵刃目瞪口呆的是,秦逸尘走进那片特殊能量之中后,仿若没有一丝的不适,甚至,他还在对着更深处走去。

    “这究竟是什么怪东西,这个秦大师,又是什么怪胎?!”

    聚陵刃面色震惊,口中更是忍不住喃喃道。

    “楼主,那块飞星灵晶中,出现了一尊九足巨鼎……”

    管事在一旁低声说道。

    “鼎?九足?!”

    听到这话,聚陵刃眉头陡然皱了起来。

    一般来说,鼎非三足便是四足,九足之鼎从来没有见到过。

    但是,聚陵刃心中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曾经偶然的在一本古籍中见到过关于九足之鼎的说法。

    九为天之极,在远古时期,九足之鼎,乃是用于祭祀天地之物……

    “果真是不祥之物!”

    想到这里,聚陵刃的面色变得极其的沉重,看来,自己拼着陨落得回来之物,并非什么好东西。

    凡是和远古祭祀沾边的东西,无一不是凶神恶煞,甚至是超越他们认知之物!

    “嗒!”

    而就在他们交谈间,秦逸尘已经是走到了九足巨鼎之前。

    此时,透过那些特殊的能量,聚陵刃已经看到了那尊九足巨鼎的模样,这个时候,他没有再出声叫秦逸尘,而是屏住呼吸,紧紧的望着后者与那尊巨鼎。

    “咔嚓!”

    在这种寂静之中,陡然有着一道晦涩的声音响起。

    而后,在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中,那尊巨鼎的鼎口,完全打开。

    “嗡……”

    随着鼎口的开启,一种荒古的气息,陡然席卷开来,大殿之中,那种生人勿近的特殊能量,也是在霎那间浓郁了数倍。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大气都敢喘,一双双目光,死死的看着那个黝黑的鼎口处。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一只不过巴掌大小的生物,从其中探出一个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