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丹道宗师 > 第661章 龙凤呈祥
    “啊!”

    被如此霸气的抱了起来,风千雪只感觉脑子空白了一瞬,旋即,她便是有些娇羞的想要推开秦逸尘。

    “别动,不好好在床上呆着,谁让你起来的!”

    “身体都没养好,万一落下什么毛病怎么办?”

    而在风千雪正准备挣扎间,略微有着一丝怒意的关切声音传来,让得风千雪娇躯微僵,这一瞬,她终于是不再反抗,螓首依偎在那张坚实的臂膀上,一种浓浓的安全感,当即充斥了她的整个心中。

    望着这一张比起两年前成熟坚毅了许多的年轻面庞,风千雪眸中不知不觉的升起了一丝心痛之色。

    她知道,想要从一个小王国,进入风族的视线,是有多么的困难,而且,听风问天所说,他为了救自己,还签订了共生契,甚至,进入了传说中无人能够生还的陨神深渊!

    想着秦逸尘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知不觉中,一行心疼的清泪,从那双琉璃般的眸子中流淌而出,浸湿了秦逸尘身上的衣裳。

    “傻瓜……”

    感受到怀中微微抽搐哭泣的风千雪,秦逸尘轻声叫道。

    此时,已经走到了床前,他才是有些恋恋不舍的将其放在床榻之上。手掌,轻轻拂过遮住眉头的青丝,替自己心爱的人,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秦逸尘……”

    感受到秦逸尘手掌的触摸,风千雪的娇躯一颤,在顿了顿后,一句带有无限委屈,却又让后者心里极为满足的话语,犹如细蚊一般响起:“我……想你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中多了一个人的影子。

    或许,是在极炎之域当中,那道挡在她身前背影吸引了她,又或许,是他那磅礴霸气的身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自小生活在风族,对于关心她的人,都有一种特殊的依赖。

    比如,当初欧阳昊天……

    但是,自从上次极炎之域之后,欧阳昊天的身影,慢慢的退出了她的视线,她甚至,不想与之相处。

    或许,一直以来,她都是将欧阳昊天当成一个大哥哥,没有情,也没有爱。

    但是秦逸尘不同。

    他一直在为自己遮风挡雨,为了自己,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甚至,连凤卵那种神物,他都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给自己。

    望着那柔情似水的眸子,秦逸尘的眼神被彻底的吸引住了,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

    两人静静的相视着,这一刻,仿若是天地间的时间都停止了运转,两人之间的世界,定格在了这一秒中。

    在下一瞬,风千雪只感觉一双火热的双唇,覆盖在了自己的娇嫩的唇瓣之上,当即,她的脑袋又是陷入了一阵的短路,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异性这么亲密的接触,接吻也是第一次。

    在秦逸尘一吻上来时,风千雪只感觉娇躯一颤,一种异样的阳刚气息从前者嘴中吐出,当即,她浑身酸麻得厉害,身子很快火烫了起来,呼吸,也是变得急促。

    这种热吻,尚未经人事的风千雪如何受得了,不过片刻,便已经是全身瘫软,分不清东西了。

    对于秦逸尘的认知,从第一次见面的厌恶,到在得到凤卵中的感动,回到风族之后,不知何时,他的身影,已经深深的种在了自己心底。

    随着时光的流逝,风千雪对于秦逸尘的这份思念也是与日俱增,此刻,她实在是拒绝不了秦逸尘,当然,她也不想拒绝……

    在这种忘我的热吻中,秦逸尘与风千雪两人都没察觉到,他们身躯所散发出来的真元,隐隐有着相溶的趋势。

    在他们头顶上方,似乎有着两道真元虚影浮现,隐约间,一龙一凤交融在一起。

    秦逸尘此时心神全部放在了风千雪身上,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但是,他隐约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玉露洗礼了一般,全身的毛孔都舒畅的张开而来。

    秦逸尘身上成千上万个毛孔,都在贪婪的吸允着风千雪身上流露而出的火凤气息,这股气息,在秦逸尘体内流转,有着千万种变化一般,无穷无尽。

    两人的真元交融间,在风族之中,天地都是有些色变,无数的真元,仿若是被什么所牵引一般,都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对着风问天的小院中汇聚而去。

    这个时刻,而始作俑者的两人却是浑然不觉,依旧沉迷在爱河之中。

    而他们的身体,却是在这种交融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秦逸尘的丹田之中,天地灵珠之上,真龙之影缓缓浮现,在风千雪丹田之中,真凤之影也是缓缓浮现而出。

    而此刻,在忘我热吻的两人,周身充斥的真元,已经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真元漩涡,而且,这个真元漩涡,还在不断的增长着。

    而在漩涡的中心,一道虚龙之影与一道虚凤之影交缠在一起,一古奇奥的波动,如同涟漪一般,不断的荡漾而开,从两人的身体中穿过,就如同在洗涤着两者的身体一般。

    在外界,这种异动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过,在察觉到异动的来源之处时,众人眼中都是闪过一抹浓浓的敬意,并未深究。

    在小院之外,原本准备放松去钓下鱼的风问天,察觉到这般异动,立即又回到了院子,如同护法一般,直接盘坐在小院前方。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看这般动静,显然不会对风千雪有什么害处。

    只不过,若是他知道,自己未经人事的女儿,此时正与秦逸尘那小子在热吻,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这一次,异动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约莫是茶盏功夫,便是缓缓消散。

    而此时,在小院房中,热吻的两人仿若是因为呼吸都是有些困难,才是恋恋不舍的松开,一丝晶莹的涎沫掉落而下。

    “啊!”

    这个时候,风千雪方才是慢知慢觉的回过神来,顿时,一阵羞意袭来,她的俏脸如同一个红苹果一般,脑袋微微垂下,不敢直视秦逸尘,一双小手不断的互相纠缠着,心中,却是充满了甜蜜之色。